第0420章 耳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我真的是不敢多停留片刻,这西玛圣女深浅不知,不过闭着眼睛想也能猜到必然不简单,我这五段杀气的微末道行肯定是不够看的,真要被扑了脸,挡不住几个回合就得被干了,肉身被夺,那热闹才是真的大了!

我这边玩命跑,老疯子也给力,拎着打神鞭就跳了起来,吼道:“一直往前跑,千万别让它抓住你,逗它玩,让它愤怒,我先帮你挡一会儿……”

结果话还没说完呢。我就听到“啪嚓”的一声巨响,同时还夹杂着老疯子一声哀嚎惨叫。

这惨叫声有些过去凄厉了,吓了我一跳,心说老疯子该不是玩完了吧?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老疯子正趴在地上哀嚎。在他身边站着的是拿着一根锈迹斑驳的铁条正在大吼“圣战必胜”的胖子,显然老疯子刚才是被胖子偷袭了,胖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根铁条,一下子拍翻了老疯子!

这还不算!!

胖子这头刚刚偷袭把老疯子干倒,紧随其后张金牙就上了。就跟条疯狗似得,扑上去就咬老疯子的大腿,咧着大嘴,脸上肌肉崩的……那叫一个紧,光是瞅着就知道肯定用了老大劲了,而且咬的地方还是大腿根,疼的老疯子“嗷呜、嗷呜”一边惨叫一边大骂“龟孙子”。

我觉得老疯子其实应该感谢我的,要不是我进来的时候一屁股把张金牙满嘴的俩大门牙都给坐掉了的话,就冲着张金牙这会儿的那股子疯狂劲儿,我估摸着非得从他身上撕下块儿肉来!

至于那西玛圣女。则漂浮在半空中直接就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犹如浮光掠影,速度特别快,白袍翩翩,长发飘飘,姿态是够美,但再加上一张骷髅脸看起来就着实是有些诡异与阴森了。

而且,它的速度特别快!

我一边跑一边掉头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心说我肯定是逃不掉了,对方的速度太快了,最起码都是我的三倍,就跟一辆疾驰而来的轿车一样,哪怕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怕也是无济于事!

走不掉,就只能拼了!

我一边跑右手一边就已经放在了百辟刀的刀柄上,青白玉温润清凉,让我躁动的心绪也渐渐平静下来了,杀气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在体内加速游动,我已经开始在调整身体的状态了,每一块肌肉不松不紧。恰恰是最好的状态。

过松,则反应迟滞;过紧,则肌肉僵硬,力量不畅。

现下这状态就是爆发力最强的状态,一旦动手,力量如洪水倾泻,一发不可收拾!

跟着花木兰与林青习武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致力于调整控制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肌肉,如今虽说不能炉火纯青,但是借着这逃跑的机会基本上是完成蓄力了。

这时候,我已经冲到了门口,而西玛圣女也追了上来,就在我身后约莫两米左右的地方!

两米,已经是我的最佳攻击距离!

我目光微凝,咬了咬牙。在冲到门口的瞬间直接将沉在腹部的一口气提到胸腔之间,整个人借着前冲之势陡然跃起,然后双脚在门口右侧狠狠一蹬,整个人当时就跃起一米开外,肾上腺素也在这一瞬间疯狂分泌着,我整个人都因为过分激动在不可抑制的轻轻颤抖着,然后在半空中就拧腰转过了身!

哐!

腰间百辟刀在这一刻出鞘,一泓湛蓝的刀光撩破这里昏暗的欢迎,刀锋上顷刻间就已经喷吐出长达七十公分的实质化杀气!

这一切说来长,其实就在电光石火之间,眨眼功夫我就已经迎上了那西玛圣女,这个时候的我因为腾跃,是直接出现在它斜上方的,当下我举刀就朝着它脑门子上劈砍了过去,百辟刀虽是腰刀,但是分量不轻,比草原人的马刀要沉得多,而且战刃长且直,非常适合劈砍,所以我这一刀可以说得上是势大力沉。有开山之势,最起码长刀撩破虚空的时候,隐隐发出了呼啸声,我的吼腔间也是情不自禁的爆发出了一声战吼:“杀!”

语出,刀落!

异变。也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只见那西玛圣女身上当时就冒出了浓厚的阴气,竟然在脑门子上撑开了一层薄薄的、散发着微光的防御罩,完全是由阴气凝聚成的,就像是在脑门子上顶了一把伞一样!

然后,我手中的刀就和西玛圣女撑起的那罩子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铿!

霎时。百辟刀轻鸣,我的手掌也是为之一阵发麻,只听“咔嚓”一声,西玛圣女头顶上的防御罩就被我击破了,它也被我直接击飞!

然后。我直接落地了,厚重的军靴踩在地上的瞬间,脚掌都是一阵发麻,可想而知这落地瞬间的冲击力多么的强劲!

我没有磨叽,方才那一击是出其不意一个转身回马枪才杀了西玛圣女一个措手不及,要不然我根本没机会,现在正是趁它病要它命的时候,我是坚决不可能让它拉开距离干我的,当下我一个箭步就再一次黏了上去,话不多说,抬起刀就朝着它的胸口刺了过去!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

这个时候我提起了勇气,敢悍然一战,我怕过了这个坎儿见识了对方的手段以后就提不起心气儿了,所以下手特别果决!

结果,西玛圣女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直等我手中的百辟刀刀尖儿距离胸膛不足十公分的时候,才忽然张口吐出了一个字!

这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预言,音节特别的古老,也非常厚重,就显示殄文一样,我怀疑这种音节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声带所能发出来的,但是却蕴含着一种神秘难测的力量,当这一个字刚刚响起,就如一颗闷雷在我耳边炸响,顷刻之间我头晕目眩,整个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失神状态,浑身无力,百辟刀也从手中脱落。

这样的状态约莫持续了三四秒钟的时间,紧接着我发现自己胸口的佛祖舍利发出了阵阵清凉,让我登时浑身一个激灵,这才从那种诡异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涣散的视线重新凝聚起的那一刻,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双烂眼珠子!

没错,西玛圣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站在了我面前,而且离得特别近,那张骷髅脸几乎完全顶在了我脸上,冷冰冰的。就像是冰块一样。它身材很高,几乎和我差不多了,视线也是完全与我持平的,我这一睁眼可不就是仔细把它那烂眼珠子看的清清楚楚?我当时差点没直接吐出来,那双烂眼珠子的玻璃体全都烂掉了,里面涌动的是乳白色的脓水,说不出的恶心!

不过,更加诡异的是,它的眼睛里面竟然带着一丝疑惑,很难想象。那双烂眼珠子里带上了疑惑神色看起来是多么的诡异!

约莫是西玛圣女还不知道我已经清醒了吧,所以一直都在围着我转,最后目光竟然落在了我腰间的发丘印上!

然后,它的鬼脸顺着我的身子一路向下滑,一转眼就贴在了我的胸膛上。伸出鬼爪子去摘我腰间的发丘印!

我悚然一惊,也终于明白它刚才为什么贴着我没有下一步行动了--它是想上我的身,离开七关火炽局,可惜我有发丘印护身,它没有得逞!

我浑身鸡皮疙瘩直冒,这回可算是发丘印救了我一命,哪里敢让它摘掉发丘印?当下我就准备反抗,没成想我还没来得及运起杀气,一道冷冰冰的女声就忽然在这教堂里响起了,声音很冷,冷的就像是迸冰碴子一样--“哼,丑八怪,敢和我抢男人?”

这句话一落,一只白皙袖长的玉手忽然从我胸口上伸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着西玛圣女的脸上抽了去,西玛圣女的鬼脸正贴在我胸口上,哪里能躲得过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结结实实就被抽了一耳光,力道特别猛,西玛圣女直接就被这一记耳光给扇飞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