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9章 屠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这恐龙哪怕钢筋铁骨铜皮,但肚子里仍旧是柔软的,也是脆弱的,我这一刀上去,只听“噗”的一声,这头暴龙的胃部是被我应声切开,那条我瞄上的血管也直接被切断了,滚烫的热血就跟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霎时间劈头盖脸的浇了我一身,温度并不高。但眼下我的精神正是紧张到了极点,神经绷得紧紧的,一下子泼上来淋得我仍旧是不可抑制的哆嗦的一下!

而且,这头暴龙的血真的很足,一切开血管的时候,血水完全是在喷溅的,速度特别快,我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呢,血液就溅进了双目之中,刺激的我的眼球酸疼,视线更是一片血红。

吼!

这一刀切出去,对这头诸城暴龙的伤害还是很足的,我能听得见它在痛苦的嘶吼,声音很大,声带振动不说,甚至还带动了胸腔的振动,在它胃里的我自然而然也是受到了影响,被这一声怒吼震得心神巨颤,而且在胃部的颤动中差点跌倒,好悬才稳住了身子!

背部的情况我没看,但我知道肯定惨不忍睹,八成皮肉全都被暴龙舌头上的倒刺刮烂了,伴随着血流不止,我甚至感觉到自己出现失血过多的症状了。

眼睛,这个时候也是被鲜血溅的生疼。

可是我不敢闭上眼睛,也不敢倒下,更没有资格哀嚎,只有确保能活下去的人才有资格用哀嚎来发宣泄身体上的痛苦。

而我,这个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的人,现在只能瞪着眼睛,忍着伤痛,继续拼!

拼的,是命!

“杀!”

见了红,我也爆出了凶性,一时忘我,吼腔间爆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非是我鲁莽,而是有时人在绝境,身心全不由己。

结果,这一声嘶吼爆出后,我肺里的空气一股脑儿的全泄出去了,好在我发现这头宝龙的胃里是有空气的,不过夹杂着一股恶臭和浓郁的血腥味,顺着我的鼻息一钻进去,我当时就是一阵发自骨髓的恶心!

不过。这时候命都要没了,何惧这个?

我也不管这暴龙如何痛苦哀嚎,在外面它是主宰,在这里面我是刀俎,所以我抡着百辟刀近乎疯狂的朝着它的胃壁上劈砍,这一瞬间,血水飞溅,破碎的胃部组织横飞,我也是浴血而狂!

没错,在死亡的一步步迫近下,这个时候我整个人都达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脑海里早就没有了读了大半辈子书学来的仁义礼孝,只想着杀戮、撕碎眼前的一切!

隐隐约约之间,我感觉自己心里那头被压抑了太久的野兽被释放了出来,但我别无选择。

这一切说起来长。其实不过就是片刻而已,眨眼间,这暴龙的胃部就被我砍的千疮百孔,有一个地方更是直接被我接连几刀砍下去一大片血肉,它的胃部已然被我击穿了!

看到那被我撕裂的口子,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双脚在脚下的那块金板上一踩,整个人借力直接从那道口子上跃了出去!

与其说是跃出去的,不如说是挤出去、撞出去的!

那个地方虽然被我用刀子卸下去一大块皮肉,但开的口子终究是小。我是从那口子上硬生生的撞出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不可抑制的和这头暴龙的胃部发生了接触,触感软趴趴的、稳稳热热,就像是抚摸鼻涕虫时候的那种感觉一样,我的脸上也沾上了一些胃壁上的胃液,登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明显皮肤被烧伤了,好在我撞出去的地方胃液不多,不至于毁容。

然后,我整个人就被一推内脏包裹了,腥臭异常,并且顺着这些肠子啊什么的东西外面粘液一路向下滑,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散去杀气,杀气无坚不摧,再配合着百辟刀,哪是这些脆弱的内脏能扛得住的,所以我这所过之处,内脏纷纷被滑坡,一时间这头暴龙惨叫的愈发的厉害了,在它的腹腔之间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这都不死?

我已经被这头变种诸城暴龙强悍的生命力惊住了,目光也开始在这一团内脏中仔细搜寻起来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足够致命的内脏,可惜百辟刀上的杀气所散发出的微光还是太暗淡了,在加上四处都是肠子,我又在顺着这些肠子一路往下滑,所以根本看不清什么。

我心里暗暗焦急,也不知道青衣他们还能不能坚持住。

就在这时,一团红呼呼的东西忽然从我眼前掠过!

那是什么!

我当时就注意到了那东西,略一想,终于明白那是什么了--心脏!

没错,那是诸城暴龙的心脏!

这菜无心能活,恐龙无心还能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就动它的心脏!

电光石火间,我心里已经有了抉择,奋力收回百辟刀,在这中间又划破了好几根肠子,弄了自己一身肮脏之物,而后我将百辟刀狠狠刺进了一根最为粗壮的肠子里,这才堪堪止住了下滑之势。

然后,我挤开了诸多肠子。这才终于来到了那颗红彤彤的心脏跟前。

噗通、噗通……

这颗心脏一下接着一下子跳动着,不缓不急,特别有节奏感,分明是我刚才给它造成的伤害并不致命,就算是胃部让我砍了个稀巴烂心跳仍旧没有表现出异常,根本不像是将死之物,生命力强悍的让我目瞪口呆!

那么,我就废掉你的心脏,看看你还能不能活!

我心里发了狠了,心沉入腹。一咬牙,在脚底下湿滑的肠子上踮了几下,一直等力量积蓄的差不多了才陡然一声大吼,然后整个人也朝着那颗圆滚滚的心脏撞了上去。贴上去的瞬间,毫不犹豫的就将百辟刀送进了那颗心脏。加了从刀尖上喷出出来的实质性杀气,我这一刀上去,直接将这头暴龙的心脏都捅了个对穿,这一侧下刀,杀气直接就从另一侧喷了出来,当时一股黑血就射在了我脸上,我抓着刀柄,干脆吊在了这颗巨大心脏上!

咚咚咚咚!

这时候,被我一刀捅个对穿的心脏陡然加速跳动了起来,心血顺着刀刃“哗啦啦”的一个劲儿的往出喷涌!

吼吼吼!

暴龙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挂在它心脏上的我被甩来甩去,明显这头暴龙是摇摇晃晃站不稳了,随时会倒下!

想想前不久我差点被它用舌苔上的倒刺“千刀万剐”了,我这心里头也是大恨,双手抓紧百辟刀的刀柄狠狠一拧,插在它心脏里的百辟刀直接换了个个,然后我双臂猛然向前一推,只听“噗”的一声,我直接把它的心脏切成了两半,这心脏的跳动也终于终止了。

终于……又重新落入了内脏之间。

那暴龙的怒吼惨叫终于停下了。然后轰然倒下,就连躺在它肚子里的我都感觉一阵大震动。

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我卯足了劲儿做完这一切后,终于是花光了身上的所有气力,再也站不起来。眼睁睁的躺在这一堆内脏之间,神思恍惚,完全是吊着一口气在坚持着。

我在等青衣他们,我相信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我的。

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我躺在这一片血腥之间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就看到这暴龙被开膛破腹了,花木兰的声音也在外面响起了:“我去找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在被吃掉以后还能在对方腹中完成屠龙壮举。我就不相信他命那么薄,就咱们开膛破腹的这一会儿功夫就能憋死在里面!”

听到了这声音,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老子终于能从这鬼地方出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