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0章 金板/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这个时候我心里完全没想我干死了一条恐龙的壮举,而且还是一条变异、加强版的,不出意外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强悍的恐龙,我唯一想的是,终于能不用变成一坨粑粑了。

生活平淡的人都在羡慕我们这些一生浪迹漂泊,整日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认为那样的人生才是完美的,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殊不知。那些历险的故事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都是最痛苦不堪的回忆,真正幸福的,其实是生活在平和中的人。

比如我,我就怀念从前的生活,当活下来的这一刻,丝毫不觉得热血沸腾,有的,只是彻骨的疲惫。

活着,对于我们这些脑袋拎在裤腰带上的人来说就是最美好不过的事情了,最起码是这样想的。

我和花木兰之间有着奇特的感应,所以,她很快就找到了我,然后,我被他从满是血腥的恐龙腹中拖了出去,当我终于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我整个人终于放松了下来。

迎着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带来的明亮,再看着花木兰如空谷幽兰一般的清丽容颜,我抬起手非常费劲的擦了把眼睛附近的血,然后就像是神经质一样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可能就是从恐龙肚子里出来了,情不自禁的想笑吧!

啪嗒!

这时,一滴冷冰冰的水珠儿落下砸在了我的脸颊上,于是我停下了笑,定定的看着花木兰,她那双犹如寒星一样、当我第一眼看到就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的眼睛这个时候正有成串儿的泪珠落下,而且越来越多,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噼里啪啦的不断落在我脸上,触感冰凉冰凉的。

一时间,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花木兰会这样!

她是坚强的,最起码我心目中的她是坚强的,犹如战神,坚不可摧。

可是,接下来她做出了更加让我吃惊的举动!

花木兰,这个思维里尽是男女大防、忠义礼孝仁勇的女子,竟然当着青衣他们的面一下子抱紧了我,整个人伏在我的身上大声哭泣着,我能感觉得到她玲珑的身躯,也能感觉得到她皮肤的冰凉,我还能感觉得到她不断在轻轻颤抖的身体。

她的哭声愈来愈大,分明是精神已经崩溃了的样子……

她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女神,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可是在经过片刻的错愕后,渐渐也就释然了。

人有千面,花有百样。

她,从始至终就不是一个坚强的犹如长刀一样无坚不摧的人,只是她将所有的痛苦和悲伤全都掩藏在了面具之下,所以才给了别人那样的错觉。

有时,她也需要怜惜。

再强悍的女人,她所有的强悍终究是给外人看的,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她永远脆弱到不堪一击。

或许,当我被诸城暴龙吞进嘴里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防就已经破碎了吧,所有的坚强都成过眼烟云。

我心里轻轻叹息着,有些恨自己的木讷,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了这一点。然后,我有些费力的抬起手臂,轻轻抱住了她。

因为我是躺在下面的,我能看得到青衣他们几个人怪异的神色,但我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是抱着她,这个时候,或许只有我的体温才能让她平静下来吧!

我不惧长刀烈火,但是我心疼她的眼泪。

仅此而已。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花木兰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罗莎在一旁才有些局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你们劫后重逢,本来我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断你们的,但是,小天伤的太重了,需要赶紧进行包扎!”

这话一出口,花木兰才如梦初醒,然后“嗖”的一下从我身上弹了起来,脸上的泪水一干,又恢复了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然后对着罗莎点了点头说道:“拜托了!”

罗莎笑了笑,直接招呼了胖子和青衣上来帮忙,抬着我强行给我翻了个身。

我的伤口主要全在背上,他们这一翻我的身子,当时就牵扯到了伤口,疼的我情不自禁的闷哼了一声,然后罗莎拽住我的衣领一发力,“嗤啦”一声,直接就把我的上衣撕裂了,登时,我听到了一大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卧槽!”

扶着我脑袋的胖子更是情不自禁的爆了粗口,然后对着我梳了个大拇指,跟我说:“小天哥,我胖子这辈子服气的人不多,一个是青衣,另外一个就是你,这话真不是我在瞎掰,我是打心眼儿里服气,伤成这样你是咋抗住的?”

我苦笑一声,不用看也知道我的背上是彻底开了花了,当时那诸城暴龙舌苔上的倒刺可没少在我背上剐肉,怕是伤的很重,要不然他们也不能是这么一个神情!

罗莎从背包里面取了医用酒精,然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往我背上浇,疼的当时没忍住就狠狠一口咬在了胖子的大腿上,咬的胖子“嗷呜”一下就惨叫了起来,不过没挣脱我,是愣在硬着头皮扛,脑门子上冷汗涔涔的。说到底,他是怕我咬了舌头!

疼痛、失血过多……

在罗莎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的意识在一点点的昏沉,我知道自己挺不住了,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竟然忽然响起了诸城暴龙胃里的那块金板,然后我强打着精神就和胖子说道:“恐龙肚子,有金板,一定要取出来!”

说完这句话,我就陷入挺不住了。在陷入昏迷前只听罗莎在一边说道:“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都受了伤,粗略估计,伤口至少有上千道,肉几乎都碎了,只不过伤的不是特别深。不再要害,所以他才挺到现在的!这伤要是放在大医院里面,缝合以后,再加上各种营养液的维持,假以时日不要命,可是咱们现在却困在这个鸟地方里,条件有限,我能做的只是帮他缝合伤口,加上失血过多,小天这一次……怕真的是悬了!能不能扛过这一关。得看他自己!”

听完这最后一句,我就彻底陷入了昏迷。

我仿佛陷入了一场冗长的梦境,这里只有黑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非常难受,在这样的梦境中我不知道挣扎徘徊了多久,然后才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整躺在一片阴森森的树林里。

“哥,你终于醒了!”

坐在我身边的周敬一看到我睁开了眼睛。当时兴奋的就蹦了起来,然后掉头就跑,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浑身酸疼,几次想尝试着爬起来都没成功,这才终于放弃了。

不一会儿。周敬领着林青和青衣他们就过来了,他们这些人一看我醒了,顿时大大松了口气。

我就问他我们现在在哪里。

“当然还是在墓地里了,你小子一昏迷,咱们的行动只能暂缓,不过原来那块地方要啥没啥,咱总得找水什么的吧?于是就把墓地找了一遍,还别说,真就找到了这么一片洞天福地!”

胖子咧嘴笑道:“你小子足足昏迷了四天了,中间又是高烧。又是打摆子,我们都以为你扛不住了,没想到你小子倒是命硬,竟然又从阎王爷的手里面逃了出来!”

我说么昏迷中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原来是在发高烧!

我苦笑一声,又一次响起了诸城暴龙胃里的那块儿金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惦记上那块儿金板了,总觉得那玩意能帮我们大忙,于是我当时就问胖子那块金板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只不过上面写的那些东西我们几个不认识。”

胖子挠了挠头,说:“你要是身体能受的了想瞧瞧的话,我这就给你找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