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4章 堪培拉金字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养伤的日子是非常艰苦的,尤其是在这种断水的情况下养伤,更是艰苦异常,绝境中求生,是一门学问,或者应该说是一门考验人的意志力的学问。

有时候回头想想,其实觉得我也是幸运的。

最起码我的队友都是值得信任的生死兄弟,我为他们出生入死,屠了暴龙,他们也没有弃我于不顾。情义深与不深在这个时候尤为明显,哪怕是天性凉薄的张金牙这段时间也是不离不弃的照顾着我,虽说嘴巴不太好,也经常憋不出什么好话,但在出力上却一直尽心尽力,让我这心里头一直都是热乎乎的。

我甚至在想,若是换了旁人,怕是这个时候早就把我丢下离开了吧?

这不是我夸张,这一路走来,我见识的人性诡诈还少吗?大难临头之际。夫妻各自飞,甚至易子而食,同乡相残食肉,人性之丑恶可见一斑,若说脏。天底下什么东西能脏的过人?我的这些朋友能做到这一步,足见情义!须知,在这断水断粮的绝境里,再拖着我这么一个重伤员,简直就是拖累整个队伍!

食物,其实我们是不缺的,有那条诸城暴龙的尸体在那,有的是肉,虽说这东西的肉不太好吃,压根儿没什么肉味儿。又老又硬,而且还发酸味儿,更是膻骚异常,倒是有点类似于狼肉了,绝对当不上肥美二字,但好歹也是肉,能填饱肚子不是?到了后来,罗莎担心这东西的肉腐坏,于是干脆把暴龙腿部、腰脊补位的肉分解了下来,割成一条条的,把我们随身带着的盐巴、各种调料抹在上面简单腌制了一下,然后从那些个封土下面埋着金字塔的坟头看了树,大火点着把肉挂上面简单熏一下,全都做成了简易版的熏肉和风干肉,那味道……于是就更难吃了,又老又硬,咬起来就跟石头似得,特别废牙口,我们几个还好,可是哭了张金牙了。满嘴的金牙被打掉了一半,吃这东西光嚼就得嚼大半天才能吞得下去。

最缺的,莫过于水源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些鲜嫩多汁的植物叶片,嚼碎了也能从里面摄取一定的水分,最后坟头所有鲜嫩多汁的植物叶片全都被我们啃光了,没办法,最后罗莎他们只能把主意打到了湿润的土壤上!

挖!

青衣他们使劲儿在地上挖了好几天,总算是见到湿润的能捏出水的土壤了。

然后,我们几个人把身上单薄的衣物全都脱了下来,譬如背心什么的,这些透水性比较好的衣服谁都留不下,甚至最后罗莎和林青把胸罩都拆了,把上面的蕾丝拼接在一起,做成了好几个巨大的布兜子,这些布兜子是用来干嘛的?用来装那些含水量比较高的土壤的!

把这些土壤往布兜子里面一塞。然后高高挂起,这样,土壤里面的水就会透过轻薄的布兜子析出来,基本上上百公斤的土里一天能析出十多斤的脏水,我们每个人一天还能保证500ml左右的淡水摄入。

至于这些脏水的滋味,光是想想就知道好不到哪,带着一股子特别浓郁的土腥子味,一口气喝下去嗓子眼儿里都感觉堵住沙子,能咳嗽大半天,但是没招。为了活着,还是得喝,为了这条命能维持下去,别说喝脏水,真到了那万不得已的时候,就算是尿也得喝!

我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养伤的,说起来也真是命大,伤口虽然有感染的现象,但是感染并不严重,发了几天脓最后也就愈合了。这也和海底细菌微生物少有一定的关系,也是天不绝我,就我这伤还是搁外面的话,不光得感染,空怕最后还得生了蛆!

我光是养伤就养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约莫是第十天左右的时候我能勉强下地,后来伤口有了一个大爆发,狠狠痒了三天,那三天我过的可真是生不如死,然后约莫在第二十一天的时候我才感觉没什么大碍了。体能虽说没恢复到巅峰,但已经不影响我的行动了,碰到什么战斗也能有个应付之力。

我知道,我基本上已经恢复了,精神恢复的也差不多了,从外面来看,与进入海地之前的状态差不多,除了……我脸上多出的两道伤痕,一道在左脸颊,一道在额头。因为愈合的不好,疤痕甚至稍稍有些凸起,不长,但看起来也有些狰狞。这些伤痕全都是被诸城暴龙的舌头上的倒刺刮出来的,让我这张勉强还算是白净的脸彻底毁了。有时候擦拭百辟刀我能借着雪亮的刀背看清我的这副尊荣,少了一些书卷气,多了一些凶悍,用胖子的话说就是,现在的我看起来总算是有了一些跑江湖的人的样子了。以前整个就一牛奶小生,弄得我倒是苦笑不得的。

胖子是在安慰我,我懂!

可问题是我一点都不难过,入了这一行,命都不是自个儿的了,啥事儿都得听老天爷的,谁还能顾得上这张脸?更何况原本就是屌丝一个,脸没了也就没了,反正留着也没人看。

伤一好,我就跑去找青衣和老疯子了。略一商量,我们决定直接动身进入墓地深处,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久了,要说休整,早就已经休整好了。早点把事情了了才是正经!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在尝试着和阿大、阿二联系,但结果不如人意--奇迹没有出现,无线电无法跨越万米深海,和地表建立连接!

这事儿是蒙在我们几个心头上一层阴影,我们几个人也不能一直在这耗着。老疯子的意思是赶紧解决事情,找个法子出去,也是迎合了所有人的想法。

说干就干,不迟疑,我们几个简单收拾了一下。带足了肉干,然后就一头扎进了墓地深处。

墓地里阴森森的,而且占地极广,我们在里面翻山越岭,走了将近两天。在体能基本耗尽的时候才总算是见到了那座堪培拉大帝的金字塔!

其实,这座墓不难找,就是这里最为雄壮的一座墓,因为这位堪培拉大帝是整个大西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墓地自然也是建造的极高!

墓找到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和胖子的了。我们两个一合计,还是老想法!

不走下面,走上面!

金字塔这东西不算少,但是内部结构是怎样的,还真是没人真正见过,只是通过一些仪器从外面探照估计过,结果发现它们的内部结构是出奇的一致!

就拿全世界最大的胡夫金字塔来说吧,它一共有三个墓室,上中下各一个墓室,入口在金字塔的塔底。从入口进去是两条分叉的甬道,一条向上,一条向上。向下的甬道直通地下的墓室,那个墓室埋葬的是一些陪葬的人。而向上的甬道是通往中层墓室的,中层墓室埋葬的一般来说都是法老的皇后。在中层墓室里,还有一条继续往上的大回廊,这趟回廊连接着最顶层的墓室,也就是法老王的墓室!

而在法老王的墓室,则各有两条通气的孔道,左右各一条,一直通着金字塔高处的侧面,不宽阔,只够一人通过的!

我和胖子选择的入口,就是那两个通气的孔道!

为什么选择那里?

很简单,金字塔的入口绝对是机关最多的地方,脑残才会走那里!尤其是亚特兰蒂斯这种超文明建起来的金字塔,鬼才知道有什么机关,走入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主意一定,我和胖子就拎了工具冲上了眼前的这座大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