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5章 烟斗勺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座堪培拉大帝的金字塔,绝对是大西国诸多君主的栖息之地里面工程最为庞大的一座了,光是山高就足足有一千多米,去掉封土,我估计这下面的金字塔少说也有千米之高,占地有多广阔更是无法估算了,这样的工程我估计也就只有大西国这个史前超文明才能做到了,远远超越了古埃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光是往上爬就好悬没给我和胖子累断腰,都上气不接下气了才堪堪爬上了这座大山约莫三分之二的高度!

“行了,胖子,停下吧!”

我拄着工兵铲气喘吁吁的和胖子说道:“如果大西国建造的金字塔结构和古埃及金字塔的结构差不多的话,那么通风口的位置就是在三分之二左右的地方,正南面中间。十二点钟方向,准没错!”

“听你的,我对老外的这些玩意不太懂。”

胖子的体能也到了一个极限了,虽说我们休息了一段时间,看上去一个个脸上有了红光了,但其实都是强弩之末,就跟人死之前的最后回光返照一样。全是虚的,说白了就是纸老虎,眼下爬个山就差点把我们两个折腾废了,胖子把上衣都脱了,白花花的肚皮上汗水跟下雨似得,在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白色光罩的照射下,油光锃亮的,他瞅着自个儿的肚皮一个劲儿的苦笑:“这人胖就是不行,你说哥哥我都断水两天了,咋的身上这臭汗却没个停下的时候呢?看着这水淋淋的,要是能够得着,我都想舔肚皮了。”

说此一顿,他也不嫌臊得慌,还舔着个脸调戏上了我:“要不小天哥你来?我瞅着这汗哗啦啦的流。太可惜啊!”

“滚犊子,老子还憋着一泡尿呢,你喝不喝?”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取出罗盘看了看方向,直接朝着正南面走去:“行了,别磨叽了,干活儿吧,只要进了堪培拉的金字塔里,到底儿了就能找到那条神圣之河了,咱哥几个就能喝个痛快了!”

胖子“咕咚”一下吞了口口水,一听有水眼睛都绿了,就连脚步都加快了许多,看的我在一边暗笑不已,心说曹操“望梅止渴”这招果然是好使的,别说是胖子,就算是我都心里头有些期待的。

阴河嘛,就是阴气重了点,也不是不能喝,就是喝完以后浑身发冷比较酸爽,就跟喝了黄泉水似得,浑身哆嗦,普通人喝不得,但我们这些人喝得,毕竟一天到晚和鬼东西打交道,还能怕的了阴气?

想想那条地下河,我的心里又有了期待,不禁加快了脚步,和胖子循着山兜了一圈,大概找到了通风口的位置,然后“铿”的一下就把手里的工兵铲插在了地上,大概化了一块约莫八九个平方大小的区域,然后和胖子说:“地皮子剔的大一点,毕竟是个只容一人通过的通道,不好确定具体位置!”

“没问题!”

胖子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就和我动手了。

这座金字塔外面的封土不厚,只有一米厚,而且土质也不是特别硬,里面很少有石头,拿工兵铲往下铲个七八十公分厚,然后卯足了劲一下子就能插到下面的金字塔墓墙上,顶着墓墙一推,土皮子“哗啦啦”的就全都被推掉了。相当省力,我和胖子一上手,没多大功夫就把土皮全都清理掉了,下面就是沾染了黑乎乎的土壤的墓墙!

早就听说金字塔是个奇迹,用一块块巨石堆起来,中间没有钢筋水泥混凝土,但是这些巨石和巨石的缝隙间却连一张扑克牌都塞不进去。如今真的挖出了一个这么一座金字塔,我也是好奇的很,于是就凑上去研究了一下,这一研究才知道金字塔是名不虚传,果然密封的特别好,基本上看不见缝隙,心里也是暗暗称奇,这些堆砌金字塔用的石头全都是青石料子,也就是天然石料,能把天然石料切割的这么平整,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最重要的是,这个奇迹是发生在史前的,这就很惊人了,难怪号称世界八大奇迹之一。

“他娘的。好像这些青石中间灌过铁水啊!”

胖子在一边嘀咕道:“这劳什子的金字塔整个就一乌龟王八壳子,不找着那通风道,咱们想在这乌龟王八壳子上面打个盗洞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能不能找到不得看你的手艺?”

我斜睨了胖子一眼,说:“看山寻龙听发丘,探穴进墓靠摸金,咱俩各司其职,大概的位置给你找着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盗洞就得靠你了!”

这话我可不是捧胖子,是真事儿!

地下倒斗有四派,发丘摸金搬山卸岭,搬山卸岭都是民盗,手段前面就说过,真要说个具体的我也再说不出个门道了。但是发丘和摸金全是官盗,我那位老祖宗可没少提点这摸金一门的功夫,我对他们这一门了解到了骨子里!

看山寻龙,天下谁能超越发丘一门?我们这一门,一首撼山寻龙决能挑翻天下龙脉!而下墓,那就是摸金的功夫了,他们这一门,最厉害的人站在墓顶上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主墓室或者是配室,一个盗洞直抵放着值钱物件儿的地方,要说打盗洞,谁能玩的过摸金校尉?

我一句话点穿,胖子也嘿嘿笑了起来,坐在金字塔的墓墙上就开始在背包里面翻找了起来,不一会儿就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古铜色的物件儿!

我一瞧这物件儿。当时就眼睛一亮,撂下工兵铲就捶了胖子一下,笑骂道:“行啊你,有这好东西还怕找不着那通风道?你挨着在这金字塔上敲一遍,这塔里的门门道道你什么听不出来啊?”

胖子手里拿的这古铜色的物件儿名字叫做“烟斗勺子”,顾名思义,长得就跟旧事满清老爷常用的那种弯把儿的烟斗一样。长二尺一寸,不过铜斗比一般的烟斗要大,斗把儿也比一般的烟斗长,纯黄铜打的,是摸金一门的独门“神器”。

这烟斗勺子是用来干嘛的?

仨字儿,听声音!

效果类似于现代医生用的听诊器,能放大声音!摸金校尉拿着这东西,手捏着烟斗勺子的把儿,然后把铜斗捂在耳朵上,趴在古墓外面轻轻那么一敲打,里面是需是实听的是明明白白,据说铜斗的回声闷,那墓墙后面就是什么都没有,都是石头,如果铜斗里面回声脆,那就意味着墓墙后面是空的,可以打盗洞!

只不过这烟斗勺子的制作手艺早就已经失传了,没成想胖子的手里倒是有这么个神器,而且用在这里那也是相得益彰,他趴在这外面轻轻一敲打,哪块儿墓墙厚、哪块儿墓墙薄,那还不是一目了然?

“嘿嘿,跟着三清道人的步伐走咱哥几个也不是头一遭了,也有经验了,哥哥进来前就知道这次准要命,所以把家伙事儿都带来了!”

胖子咧嘴一笑,然后拿着烟斗勺子整个人趴在我们剔掉土的墓墙上就忙活了起来,左敲敲。右敲敲,最后在一个左手边的地方停了下来,用烟斗勺子“咚咚咚咚”敲个没完,脸上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了,过了片刻才爬了起来,排掉了肚皮上的泥巴,跟我说道:“找到地方了,就在这里!墓墙厚一尺,能砸开,不过用工兵铲肯定是不行了,得靠你了小天哥!”

靠我?

我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胖子应该是让我开了杀气抄着百辟刀上手,我的杀气无坚不摧,劈开一块青石还不是玩?

“我试试。”

我说了一句,歇了这一会儿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站起来活络了几下筋骨,“哐”一下子抽出了百辟刀,身上杀气霎时狂涌,刀尖上也喷吐出了长达七十公分的实质化杀气!

喝!

我当时就大吼一声,然后卯足了力气抡起百辟刀就朝胖子指的地方劈了去,实质化的杀气落到青石上的瞬间,直接就切了进去,而后刀锋上也是爆出“铿”一声巨响,我手掌发麻,虎口也是隐隐生疼,不过眼睛却愈发的亮了,眼里面只剩下了那块青石!

有用!

我也不含糊。从青石里面抽出百辟刀举起又一次猛劈了过去,就跟开罐头似得,和上一刀在青石上留下的刀痕呈“十字”又一次落下一刀。

喀拉!

这回,那青石上已经有石块碎裂了,露出了后面黑黢黢的通风道!

“果然在这里!”

胖子大笑了起来,舔了舔嘴唇在旁边催促道:“小天哥,继续。别停啊!”

我斜睨了他一眼,真他娘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刚才那两刀我几乎是卯足了劲儿落下去的,现在正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哪里还能再使得上劲儿?真当老子是金刚葫芦娃啊,浑身都是力气?

没搭理胖子,缓了一会儿,我才再一次挥刀忙活了起来,朝着那块青石一连猛劈了四五刀,那块青石才终于是被我劈了个稀巴烂。霎时,一条斜着向下蔓延的甬道进入眼帘,全都是大理石扑的,上面有水汽,甬道里外黑黢黢的,一眼看不到尽头,只能闻到有一股子霉味!

只不过,这条甬道未免也太窄了吧?我这体格子钻进去倒是空间还比较富裕,只不过胖子就悬乎了!

胖子看到这条通风道以后也是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长长呼出一口气,没说话,直接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个火折子,然后一下子丢进了甬道里,火折子“啪嗒啪嗒”就顺着通风道斜向下滚了进去,一直也没见火苗子熄灭,但是这条通风道却是长的很,我们只看见那火折子距离我们越来越远,最后干脆消失不见了!

“通风是通风……只不过这通风道未免也修建的太丧心病狂了吧?简直就是故意针对哥哥的啊!”

胖子歪了歪嘴,倒抽冷子,然后一会儿和我说道:“算了,不管了,没进去试试啥都不知道呢,你去喊青衣他们!”

我点了点头,然后去把半山腰休息的青衣他们招呼了上来,张金牙嘴最欠,一看那条通风道,立马在一旁嘲笑胖子:“我说胖哥啊,你这头猪可钻不了这老鼠洞啊?”

“没钻呢你咋知道的?”

胖子没好气的瞪了张金牙一眼,然后有些不放心的扭头看了我一眼,跟我说道:“小天哥,一会儿我头一个下去,你在后面跟着,万一卡住了你在后面也拉哥一把?”

我琢磨了一下。现在这情况确实是胖子最适合打头阵,卡住了后面的人还能帮一把,要是他跟在后面,卡住了可真就只能等死了,于是我就点了点头说行。

然后,胖子就跟要就义似得,一脸大无畏的神色,把背包抱在怀里就躺着钻进了通风道,一下子把个通风道给塞满了,而且这通风道似乎挺滑的,他一躺进去,“哧溜”一下子就滑下去了,瞬间消失没影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