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9章 玄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趟大回廊不长,两米宽,不足十米长,整体呈弧形,青石堆砌出来的,其实就是一条连接上下墓室通道,没有台阶,因为这座古墓下面有一条地下河的原因,所以古墓里面的环境特别潮湿,就连大回廊里也全是水珠儿。所以滑的很,我一钻进,顿时就感觉脚底下一滑,当时就一个趔趄坐倒了,人也顺着大回廊“哧溜”一下子滑了下去,整个人直接就钻进了中层的墓室里。

这还不算,一进中层墓室,我是丝毫不停顿,一股脑儿就往墓室中间钻了去!

一时间,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这墓室里面潮湿的很,散发着一股子发霉酸腐的,地上全都是苔藓,不光我倒了,跟在我身后刚刚冲进中层墓室的青衣他们也是一片人仰马翻。摔得特别惨!

至于我……我足足滑出三四十米远,然后“嘭”的一下撞在了一根柱子上,这才终于停了下来,不过这一下子也给我撞的够呛,因为在滑出去的时候我的双腿一直都是张开的,所以卡住的时候,那根柱子不偏不倚的卡在了正中间!

知道那是什么概念么?

反正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小腹中的肠子感觉一下子被拉断了似得,疼的我当时眼睛都直了,下意识的抱住这根卡在我双腿中间的柱子。

这根柱子冷冰冰的。准确的说,就跟冰块似得,上面似乎……缠着布?那布上散发着一股子凛冽的尸臭,臭法儿我熟悉,似乎是干尸的臭味。

这柱子上怎么裹着布,还散发着尸臭呢?

我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这根顶着我的“柱子”,一下子,我脸色难看起来了!

这根“柱子”,只有俩手合掐粗细,在中间的地方有打弯儿的结构,上手一摸就知道,这哪是什么柱子,分明是一条腿!

因为……我摸到了脚丫子,五根脚趾指骨真真切切的,一根挨着一根,长长短短参差不齐,绝对不是猪蹄儿什么的,铁定是人脚!

“小天哥!”

胖子在我身后忽然压低声音说道:“跑啊!”

还用你说?

确定我怀里抱着的是一根大腿以后,我立马挣扎着准备站起来。可是这四处都是湿滑的苔藓,我脚上根本使不上劲儿,蹬一下滑一下,每次刚刚撑起身子,立马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头皮都发麻了,慌乱之下,双手竟然去扯这条大腿上缠着的布带!

这布带都已经在地下埋了一万年了,早就已经糟了,一扯就断,不过多多少少也能借一些力,可算是成了我的救命稻草了,我不断扯这具尸体上裹着的布带,就跟给这具尸体脱衣服似得,伴随着一连串“嗤啦、嗤啦”的声音,撕扯的这具身上的布带漫天飞舞。我也是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啪嗒!

胖子他们几个人这时候一下子全把手里的手电筒朝我这边照了过来,然后借着这些手电筒的光,我终于看清了我抱着的是什么!

是一具木乃伊!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具女性木乃伊,因为它的脸上覆盖着金覆面,这金覆面的形状犹如狗面,上面刻画着一些神秘的符文。

现在上我基本已经确定,古埃及的文明与亚特兰蒂斯文明有一定的关系,丧葬习俗完全传承了亚特兰蒂斯文明。

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参照古埃及的丧葬习俗。来解读这座金字塔。

而在古埃及的丧葬习俗中呢,脸上盖着金覆面的木乃伊只有女性!

至于法老王,其实不会带着金覆面,只会在棺中陪葬权杖。

覆面状如狗头,上镌刻着符文的。在古埃及也只有一种人--当国巫师!

没错,就是巫师!

在古埃及,所有的巫师并不崇拜诸神,他们崇拜的是死亡,膜拜的也是木乃伊之神阿努比斯,而对阿努比斯的崇拜来自于胡狼图腾,后来,狗也成了阿努比斯的化身,于是古埃及的当国大巫师死后脸上就会盖上狗头覆面,将自己献祭给木乃伊之神阿努比斯。这也是一种殊荣,一般的巫师死后脸上可不配带狗头覆面,只不过,如果当国大巫师是男性的话,他们带着的狗头覆面是银质的!

综合这一切。我确定眼前的这具木乃伊,生前应该大西国的当国大巫师,因为她带着狗头覆面,而且覆面是金子打造的,也就是说她是一位女性。再者。她还和堪培拉大帝同葬一墓,霸占着皇后的墓室。也就是说,她不光是一位女性当国大巫师,同时还是皇后,母仪天下!

这位,生前绝对是权势熏天啊!

一时间,我也有些懵,心说这大西国的人精神信仰挺复杂啊,在光明世界万千百姓保持着对猎户座大神奥利恩的信仰,而在黑暗的角落里,一些巫师又独开信仰,保持着对自然界图腾的崇拜!哪怕亚特兰蒂斯文明已经陨落了一万年,我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但也能猜到,当初这个鼎盛的文明还存在的时候,精神信仰冲突就一直都是国内的最大矛盾,恐怕他们一直都没有对外发动战争,也就是因为国内矛盾不断,内战不休,精神信仰冲突过于激烈,所以无暇分身而已!

这一切说起来长,不过其实就是电光石火间在我脑海中闪过的一系列念头而已,我一站起来,只等稍微一站定,然后就开始后退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这木乃伊就有了动静儿了,狗头金覆面上黑洞洞的眼眶里面忽然冒出了绿光!

一瞅这架势,我当时就暗呼不妙,从确定这根西洋参是站着的时候我就知道它八成是被圣甲虫搞得起尸了,如今算是彻底确定了。

这个时候,我刚刚退开两米多,绝对在这根“西洋参”的攻击范围内,跑肯定是跑不了了,于是我干脆“哐”的一声拔出了腰间长刀,浑身杀气爆涌,大喝一声,当即就一刀朝着这具西洋参的脑门子上力劈而下!

没成想,这具西洋参就跟有意识似得,我的刀刚刚落下,它的脖子就发出“嘎嘣”一声脆响。然后脑袋毫无征兆的就偏到了一边,堪堪躲开了我这一刀!

然后,它抬起缠满了纱布的手猛然朝我胸口上砸击了过来,瞬间我瞳孔急剧收缩,这时候我可是空门大开。根本躲不过去的,这要是被砸个解释的怕,怕是我立马就会被打裂胸骨,当场暴毙!

“找死!”

一道冷喝毫无征兆的在墓室中炸响,紧接着。一只白皙的纤纤玉手忽然从我胸口的守节砂位置探了出来,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迎上了这具木乃伊的双手。

是花木兰出手了。

轰!

这一记交锋,真的可以说是彗星撞地球,劲头太猛了,一股沛然力道在他们交锋的地方炸开。

然后。花木兰竟然被击退了!

这一记硬撼,我能感觉到花木兰吃了亏了,因为守节砂里的她竟然发出了一声闷哼,带着点痛苦,明显受创了!

其实也难怪,刚才那一击,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不是最好的机会,说到底花木兰全是为了救我才出手,以她尚未恢复的道行,自然不是这具木乃伊的对手。

而我。夹杂在交锋的火线上,也直接被这股力道拍飞了,人在半空中的时候胸口就一阵气闷,喉咙一天,“哇”的吐出一口血,明显是内脏受了创,好在落地的时候林青截住了我。

花木兰在这时候,也直接从我胸口的守节砂里飘了出来,挡在了我前面,清冷如水、似星空的眸子盯着那木乃伊,沉声说道:“玄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