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5章 阴棺渡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需要工具?

一听青衣说的,我都懵了,要的工具是什么不言而喻,自然是船只了,不过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哪找船只啊?

出于好奇,我还是凑到青衣身边把手伸进河水里试了试,彻骨的寒意直接就将我的手掌包裹了,一时间,手掌都麻,那种寒意是往骨头缝里钻的,格外难受。

这么重的阴气?

我眼神变了,这条阴河这是要逆天啊。活人哪能受得了这样的阴气侵蚀?钻到里面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得浑身冻僵,直接沉到底溺亡!

青衣的脸色很不好看,一双眼睛在河岸上来回扫视,最后,目光直接停留在了距离阴河不远的那几具特别大的棺材上,沉声道:“胖子。开棺,把里面的尸体拎出来,咱们就乘坐这棺材渡河!”

“啊?坐棺材渡河?”

胖子的一张脸当时就苦了下来,不用说,那棺材里准有几根大粽子,挨着阴气这么重的阴河,再加上圣甲虫的那一口阳气,里面的粽子怕是已经起尸了,在这种情况下过去开棺其实特别危险,棺盖一撬,一个反应不过来立马就得被掐了脖子。

不过,看看这浅滩附近,好像还真的就只有那几具棺材可以用了。

最后胖子没招了就看了我一眼,和我说:“小天哥,你陪我上!”

又是我?

我有些不满的看了胖子一眼,心说这有这么多高手,你不让老疯子和青衣和你过去,非拉着老子给你垫背!

约莫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胖子“嘿嘿”就乐,说;“小天哥,我发现你才是一尊煞神,这里的大粽子怕你,不怕青衣他们!”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湿尸,一眼扫过去不要紧。那些湿尸就跟遇见了阎罗王似得,当时就低低嘶吼了起来,嘶吼声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恐惧!

明显,它们是怕我的,哪怕我收起百辟刀许久,余威仍在,这些湿尸仍旧本能的畏惧我。也正是因为这种畏惧,这些湿尸不敢再继续进攻我们了。

带着些许疑惑,我陪着胖子一直朝着一具棺材走了过去,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我就问胖子:“哎,胖子,我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你不知道?”

胖子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怪,犹豫了一下才舔了舔嘴唇,有些艰难的说道:“你丫疯了!没错,就是疯了!”

疯了?

我推了推胖子:“仔细说说!”

“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总之,刚才你一下子变的老牛逼了!”

胖子指了指我的眼睛,苦笑道:“刚才你眼睛都是红的,通红通红的,就眼睛里全都是血一样,明白不?整个人就跟他妈的圣斗士一样。浑身上下都冒着白光,刀上的杀气一下子冒出好几米长,一刀劈出去真的应了那句话--‘隐隐有风雷声’啊,杀气铺天盖地的,就跟那种海浪一样,所过之处,就跟收割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往倒削湿尸不说,就连地皮子都得被你足足掀翻一层,反正如果要不是你小子模样没变的话,我都不敢相信你是我兄弟葛天中,我兄弟葛天中是个屌丝,这你不否认吧?”

问这句话的时候,胖子这贱人眸光熠熠的看着我,一下子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强忍着一拳打爆他的冲动,最后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

胖子兴匆匆的拍了我一巴掌,说道:“可是刚刚那个。那是战神啊!真的,那动静,比青衣他们还要牛逼,所过之处,没有一个湿尸是站着的!”

听完胖子说的,我陷入了沉默,可以肯定的是,这遍地的残肢碎体确实是我干的,而且,似乎当我处于那种非常奇妙的状态的时候,我的力量会大幅度的暴涨,达到一个非常惊人的状态。

为什么?

说实话。我也不太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特的状态,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和我修炼的杀气有一定的关系。

杀气,真的是太玄奥诡异了,看着眼前的遍地疮痍,我有些畏惧这种力量。但是,也有些痴迷先前的那种疯狂,总而言之,这一瞬间,我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不过看胖子懵懂的样子,我估计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还是决定回头好好问问青衣去,他和我爷爷、我父亲都有一定的交集,我猜测他或许知道我身上刚才发生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功夫,我和胖子已经来到了一具棺材跟前,这棺材的棺盖上面到处都是成年男子大拇指粗细的孔洞,足足有十多个之多。看样子应该是那些圣甲虫叮出来的。

不知道那些圣甲虫有没有把棺材咬穿?

如果棺材也被咬穿,那事情就比较棘手了,带了洞的棺材哪里能入水?一进去河水就得从孔洞里渗透进来,用不了多久就得沉了!

抱着一种忐忑的心情,我和胖子一点点的把棺材盖子翘了起来。

里面,一具穿着华服的男性尸体安安静静躺在里面。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氧化腐蚀的很厉害了,看起来黑漆漆的就跟烧焦了的木头一样,但是还是能隐隐约约看出衣服模样的,图案丰富,质地和做工都非常精细,明显生前此人的身份不简单,衣服上的图案多猛兽,想必它生前应该是一个将军,或者是武人,因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但凡是武人、军人,都喜欢将猛兽作为膜拜的对象。

这具尸体呢。属于湿尸,因为在棺材里面,它没有被水泡,所以并没有这里其他湿尸那种白白嫩嫩的水肿现象,但是因为这里整体环境比较潮湿的原因,皮肤里的含水量还是比较高的,因为氧化变得黑漆漆的皮肤看上去还有一定的弹性,明显是皮肤底下还有水分,属于湿尸!

最最重要的是,它的眼睛是睁开的!

也就是说,这他娘的是个起了尸的大粽子啊!

哐!

当时我就直接抽出了百辟刀,抬起百辟刀作势就要一刀把这颗大粽子劈了。

结果,出人意料的一幕在这个时候上演了,就在我刚刚举起刀的时候,这跟大粽子竟然一溜烟从棺材里面爬了出去!

没错,这个大粽子在开棺后第一时间不是暴起伤人,而是从棺材里爬出去撒丫子就跑,跑的速度特别快。甚至就连光秃秃的脑门子上仅剩的那几缕黄毛都立了起来,看着说不出的搞笑。

“卧槽,就这么跑了?”

胖子都看得傻眼了,过了良久,才有些艰难的说道:“老子摸金倒斗二十年,开棺起尸见了无数,但,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没出息的一个大粽子,见了人不扑脸居然掉头跑了!”

这时候,那个被吓跑的大粽子已经和那一堆湿尸凑在一起了,然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

天可怜见。它看着我的眼神……竟然让我觉得可怜兮兮的!

它也怕我?

是了,在我刚刚处于那种非常奇怪的状态中四处杀伐的时候,它怕是早就已经起尸了,只不过可能察觉到了危险,所以躲在棺材里面没敢出来,结果最后还是被拎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撒丫子就跑……

那么,它也在怕我?

我摇了摇头,没再多想,弯腰开始仔细检查起了这具腾出来的棺材,里面弥漫着一股子浓郁的尸臭味。我把里面的床褥什么的全都从里面拖了出来,仔仔细细的检查起了棺材底和两侧的棺材板。看看有没有什么孔洞,毕竟一进那条大河,这棺材可是我们保命的家伙事,不得不谨慎一些!

检查了半天,最后没有在里面发现圣甲虫叮破的孔洞我才终于放心了些。

这棺材不小,和南方那边的乌篷船大小差不多。不过也坐不下太多人,于是我和胖子又去折腾其他棺材了。

无一例外,其他棺材里的主人也全都起尸了,不过一开棺全都吓得尥蹶子就跑,最后龟缩在那些湿尸中看着我,眼神里还带着那么一股子“幽怨”。简直成精了。

这是非常奇葩的一幕,一个大活人吓得大粽子退避三舍,看的我都无语了--咱们到底谁是怪物?

不多大一会儿工夫,我和胖子就已经倒腾出了四具棺材,胖子也挺生猛,几个大后生累死累活才能扛得动的棺材,他一个人顶肩膀上就扛了起来,然后直接将之丢进了河里,值得庆幸的是,这棺材的木料质地并不沉重,不像是阴沉木一样,能在水面上漂住。

“一个一个上!”

青衣招呼了一声。然后自己直接跳上了棺材,我紧随其后,然后林青也跟着上来了,我们三个人一上去,棺材的吃水就陡然加大了,棺材沿距离水面不足三十公分了,明显最多就能搭载三个人,不过我和胖子倒腾出了四具棺材,也足够用了!

大家一看此法可行,纷纷钻进了棺材里面,为了不至于在水中飘散,我们用登山绳把四具棺材拴在了一起,然后顺着水势还算平顺的神圣之河漂流,离开浅滩,直奔养尸地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