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6章 杀气的秘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

四处都是淡水!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我们是欢欣的。恰如久旱逢甘霖,哪怕乘坐的棺材里面尸臭缭绕也影响不了我们的心情。

干这行的,哪个娇气?谁没见过个粽子,没闻过尸臭?除非是像那具玄尸一样臭的特别逆天的,否则这股子味道还真影响不了我们太多。

只等棺材一离开那浅滩,往前漂了不到一里地,胖子他们那边就不消停了,只听胖子欢呼了一声,然后取出我们已经空了很久的水壶就从河里舀水,水刚盛上来就在后面“咕咚、咕咚”开喝了,末了还得大喊一声“痛快”。以此来宣泄这段时间断水断粮的苦闷。

“都少喝点!”

青衣对着后面的胖子他们说道:“这水里阴气重,喝多了散不出去,会拉肚子,都悠着点。”

说完,他自己取了腰间的水壶,从河里舀了一壶清冽的喝水,不过他喝水的样子就斯文了许多,小口喝着,不急不躁,慢条斯理,便是在眼下这种环境中,也仍旧当得上风度翩翩四个字!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在看他,青衣喝了几口水便停下了,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用衣袖轻轻擦拭了几下嘴,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小天,大概你现在有许多问题想要问我吧?”

犹豫了一下,我点了点头。

“有关于你们葛家的杀气,我也所知不多。”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葛家的杀气,相门的相气,这是咱们这一行里最难解、也是最神秘的两门,杀气有干天和、逆天而为,相气玄奥莫测、重演万道!相较之下,我对相门的了解都要远胜于对你们葛家的了解,最起码我知道相门始祖为商末周初的姜子牙所开,无论是八卦六爻,亦或是观测天象,还是相气,皆出自姜太公之手,后姜太公年终之时,四处讲学,曾将自己一生所学教授四方,最终形成了几门神相世家,周敬家就是其中之一,而姜太公的观测天象之术甚至传到了西方,衍生出了西方的占星术。

但是,你们葛家的话,我甚至不知道家学源于何方,只知东汉末年第一任发丘中郎将自立门户,留下了你们这一脉,将看山寻龙、奇门遁甲之术传于后代,也就是你手里的那本《发丘秘术》,其实那个时候,葛家的手艺还是传族中女子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第一任发丘中郎将只传下了看山寻龙、奇门遁甲之术,也就是说,他并不是葛家杀气的开山鼻祖!

葛家杀气出现的时期,不出意外应该是在魏晋南北朝时,可惜那个时候天下大乱,五胡乱华,汉家史记经载遭到了巨大的破坏,所以。首创杀气之人未能在书籍上留名。不过我想,真正创出杀气的人,应该就是那个时期的葛家族人,也就是在那个时期开始,葛家才留下了手艺传男不传女这么个规矩,估计也是因为创出杀气的人意识到了葛家杀气的可怕,所以才不肯将手艺传给女子的,因为女子外向,一旦嫁人了,就是他家之妇,很有可能会把葛家杀气教给外人,引得天下大乱!

总而言之,我对你们葛家的杀气了解很少,能回答你的其实很有限,只能尽力为你解惑。”

我点了点头,咬了咬牙问青衣:“那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狂化、疯魔!”

青衣咬了咬牙,嘴里吐出了这么两个词儿,长长呼出一口气。问我:“你修炼葛家的杀气也有一段时间了,想必已经发现杀气的一些问题了吧?葛家的杀气……其实很邪!修炼的时间久了,性子甚至会大变,变得阴沉难测,凶戾暴虐!”

这一点,我无法否认,所以很干脆的就承认了下来,自从修炼了杀气之后,我越来越感觉自己心里那头野兽难以控制了,有好几次,如果不是有佛祖舍利镇压着,我差点就因此走上歧途!

我能感觉得到。一旦将心里的那头野兽释放出来,我就会一脚踏进深渊,万劫不复!

“这就是了,咱们这一行的修炼者,绝大多数都是以天地精气为食,走的是正道!可是你们葛家的杀气却是剑走偏锋。吸的是阴气、邪气、秽气,这些天地恶气入体,久而久之人的性子发生变化也是情理之中!”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们葛家的杀气尽头,并不是成圣,而是成魔!道家、佛家。修的都是清心寡欲,心如止水,可是你们葛家的杀气却是一团烈火,杀气杀气,便是为了屠戮生灵而存在,暴怒。怨恨等等负面情绪恰恰是点燃杀气的最佳药引!”

听完青衣说的,我似懂非懂,犹豫了一下就问他:“你是说,我是因为愤怒、怨恨等负面情绪才激发了磅礴的杀气?”

青衣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复杂的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忌惮你们葛家的杀气?”

我试探性的问道:“难道是因为杀气一旦爆发,不可控制?”

“这只是一点原因。第二点原因,就是因为可怕,你们葛家的赫赫威名是打出来的,不是发疯发出来的,这一点你要明白!”

青衣沉声道:“现在你修为尚浅,葛家杀气的威力还没有表现出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葛家杀气的威力远远不止你所表现出来的这一点,因为你现在的修为还没有走到杀气的爆发期!你们葛家的杀气,七段以下时,不显山不露水,以实质化的杀气锋芒伤人。可是一到七段,就会迎来一个可怕的质变,杀气透体而出,犹如洪水喷发,挥刀可斩百步之外的目标,不光杀邪物。杀人亦是如探囊取物,跨阶斗法不在话下!”

说到这里,青衣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我:“也就是说,你一到七段,如果正面斗法的话,就是我这个天师,都未必是你的对手!而且,假如你心中有恨怒,饮恨而狂的话,实力会短时间内大幅度暴涨,你的负面情绪会轻轻松松把你的潜力释放出来,你刚才就是疯魔了。实力在一瞬间迎来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爆发,我初步估计……刚才的你,实力怕是在短时间内达到了七段的程度。所以,刚才不是我不拦你,而是……拦不住!!这也是为什么你姐姐不让你在七段以下时伤人命的原因,因为这个时候的你对杀气的控制力本身就弱,如果伤了人命,心中邪念丛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会走上邪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的!”

激发潜能?

我面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那么,用了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力量,一定有代价的吧?”

“阳寿!”

青衣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道:“小天,不到万不得已,你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你的阳寿已经伤的太厉害了,再折腾。我怕你是没几年好活了!”

说此一顿,青衣问我:“你通读天下史学,想必应该知道维京人的狂战士。修了你们葛家的杀气,你其实和维京人的狂战士差不多!”

维京人的狂战士?我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维京,想必对西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这群生活在西方海盗时代初期的劫掠者,准确的说,应该是最大的海上劫掠者,他们劫掠的不仅仅是商船,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国家。这是一个盛产战士的国家,每一个成年男子都会成为战士,在浸染着祖祖辈辈鲜血的甲板上去战斗,去劫掠。曾经一度让整个欧洲狼烟四起,最后干脆抵达过北美洲!

每一次战斗中,第一批冲上敌人舰船的,就是维京人里的狂战士,也就是最生猛的勇士,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是狂野的,不用盾牌,支持利剑战斧杀人,彻底释放兽性和潜力去厮杀,往往冲上敌人舰船的狂战士能在第一时间撕碎敌人的防线!

说白了吧,维京狂战士,就是一群不断压榨潜能去战斗的人,这些人因为年轻的时候释放潜能过大,往往活不了太久,身体的潜能全都被释放完了,说白了就是阳寿尽了,所以,很少有能活过三十岁的维京狂战士,不战死,也会病死、老死,无人能逃脱这个命运!

青衣把我比作了维京狂战士,已经说明白了我的处境,每一次我狂怒中爆发力量,都会损耗阳寿。看青衣的脸色,损耗的怕是还不少,说不好再用不了几次我就会挂掉了,可能是下一次,也可能是下下一次,因为这一路走来,我损耗的阳寿真的是太多了,别的不说,光是当初为了救花木兰,我就一下子献出了半世阳寿!

哪怕没有镜子,我也知道这一刻我的脸色是非常难看的,犹豫了一下我就问青衣:“我父亲和我爷爷有没有像我一样……发狂?”

“他们过的并不压抑。”

青衣叹了口气:“他们还在的时候,葛家极尽强大,处处受人尊敬,他们的心里没有怨、也没有恨,更没有刻骨铭心的仇!”

青衣没有直接说明白,但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的父亲和爷爷并没有像我一样背负那么多的仇恨,他们人生还算美满,哪里会饮恨而狂?迄今为止,只有我一个人出现了这种情况!

“总之,多自珍重,千万不要摘下佛骨舍利!”

青衣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要不然再来几次这种情况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你还能活多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