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7章 水猴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能活,谁想死?

最起码,我肯定是不想的,不光不想,只要有活下去的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拼一把!

所以,当阳寿的阴影笼罩我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不可抑制的受到了影响。

若说后悔,这个倒是谈不上,无论是救花木兰还是在生死绝境中的拼搏。都是命数,老天爷把我推到了那一步,生死抉择也不由我不是?我只是在那种环境下做出了我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仅此而已!

说到底,只是心里不大舒服而已,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我一个大活人?好死不如赖活着,不就是这么个理儿嘛?

“小弟,没事的。”

约莫是看出了我心情滴落,林青坐在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背,说道:“不是还有逆天改命的机会嘛,你走上这一行才多久?不到大半年的功夫!就这短短的几个月,你就已经杀气五段了,这种速度谁能比得上啊?你又佛祖舍利护身,还有小敬这个神相门的真传弟子在身边,要我说啊,你改命成功的几率可比一般人大得多!真到了九段杀气,逆天改命,一个阳寿还能成了条条框框锁着你?”

杀气九段?

何其之难!

我现在也不是最开始刚入门的那个菜鸟了,哪里能不知道个深浅,这条路其实是越来越难走,越到后期越艰难,更何况我还有个六段杀气的瓶颈没有趟过去呢!

瓶颈瓶颈,为什么叫瓶颈?是用来往住卡人的!恰如大浪淘沙,是沙子留下,是土渣子冲走,没有机缘冲不过那一关的,说不好听的,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所以说啊,能不能走到九段杀气那一步我还真不保准儿!

不过林青好歹也是安慰我,索性我就笑了笑表示知道了,结果等我回头看到她的神色的时候,不禁一愣。

林青是漂亮的,甚至可以说漂亮的不像话,别的不说,真要放在演艺圈里头,那也是立马能凸显出来的,反正在我看来她那一身的气质绝对不比任何一个一线明星差的,搁那个圈子里,那也是出淤泥而不染了,濯清涟而不妖了。

虽然,此刻她那张美的有点妖孽的脸蛋儿脏兮兮的,但是,神色间却有一股子我说不上来的坚定!

没错,就是坚定!

她是打心眼儿里相信我能走到那个地步。要不然脸上不至于露出那样的神色!

忽然间,我感觉嗓子眼儿上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咽不下去,吐不出来,非常难受。一直以来我也觉得自个儿算是个坚强的人了,可是这时候我忽然想哭。

有时候,被人信任的感觉,真他妈的好!

“别,你可别这眼神瞅着我,姐姐可以陪着你同生共死,无论是你人还是魔,哪怕是浪迹天涯我也跟着你,但求你别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我,受不了,肉麻!”

结果林青倒好。立马露出的一副特嫌弃的神情,伸出纤长的手指捏了捏我的脸,笑嘻嘻的说道:“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你装逼的样子。”

去你妈的,浪费老子感情!

我狠狠一巴掌拍开了她的手,心情倒是好了许多,心头的许多疑惑也解了,这才发现自个儿身上埋汰的厉害,在斩杀那些湿尸的时候,头上、脸上没少溅上那些脏东西体内的积水。眼下那些夹杂着尸毒的液体基本上已经干巴了,我的头发也被粘成了一缕缕的,散发着一股子恶臭,异常难受。

索性,我就托着棺材沿儿撑起了半个身子。然后把脸探出去撩起冷冰冰的河水扑在了脸上,把脸上的脏东西洗了去。

别说,就一个字儿--爽!

这河水阴气重,所以水温也就低,就跟大夏天深井里打上来的水一样。往脸上一泼,一下子整个人都精神了。

想了想,我就和林青说了一声,让她拽着我的腰带点,然后我憋了口气就把整个脑袋都塞进了水里。顺带着把脑袋也洗了。

结果,就在我刚刚洗完,双手撑着棺材沿儿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忽然有一团冷冰冰的东西一下子缠上了我的脖子!

那东西就像是……一些丝线一样,而且是越勒越紧。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勒进了皮肉里面!

不对劲,这水底下有东西!

我当时整个人就炸毛了,双手撑着棺材沿儿就准备抬起身子,先把脑袋从水里弄出来再说,结果。我双臂刚刚发力,就感觉那缠着我脖子的丝线猛然发力,差点直接把我拽到水里去,好在我及时抓住了棺材沿儿,不过饶是如此。那东西还是扯的我乘坐的这副棺材狠狠倾斜了一下,差点被直接掀翻了,可见,水底下的那东西力气到底有多大!

“哎,小弟。你慢点!”

林青抓着我的裤腰带,一点都没察觉到我其实被水底下的东西缠住了脖子正在往下面拉,还趁着这功夫开玩笑似得在我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说:“多大人了,怎么猴急猴急的,不就是洗个头嘛,至于不?洞房花烛夜也犯不上这么着急吧?真掉水里我看谁捞你去!”

说着,拽着我的裤腰带就往上拉了拉。

她这一拉不要紧,我当即就感觉脖子上勒着的东西一紧,切进皮肉更深了,脖子生疼。

因为疼痛。我下意识的张了一下嘴,立马一口冰凉的喝水就“咕咚”一下灌进了我的嗓子眼儿里,呛得我当时差点咳嗽出来,好悬才忍住,在这水里头,我哪里敢咳嗽?要不非得被呛死不可,为了憋住我可是遭了大罪了,憋得头晕目眩的,心里也开始骂娘了。

这个傻老娘们!

老子这头是洗完了,可现在已经不是洗头的问题了,是有东西想要老子这颗头啊!

现在我是被两头猛拽,林青这头担心我掉到水里,死死往后拉我,水底下那东西缠着我的脖子往谁地下拽,说到底最后受罪的都是我这根脖子。我都担心我的脖子会不会被直接拉断,因为我已经听到脖子在“嘎嘣、嘎嘣”作响了,可惜为了节省电能,胖子他们都没有打开手电,四周黑漆漆的我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拉我,我只能尽力的睁大眼睛,可就是看不清情况!!

我心里也是愈发的着急了,现在我被扯住了脖子,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想活着。就只能靠棺材上的青衣和林青他们!

那么,怎么才能让他们的感觉到我在被东西往下拉?

撒开抓着棺材沿儿的双手吗?

这不可能,下面这东西力气太大了,我一撒手,立马就得被拽到水里去!!也正是因为我双手死死的抓着棺材沿儿,这才和那东西形成了一种强硬牵制的状态,身子反而一动不动了,所以林青才没察觉到异常!

说话,那就更不可能了,我现在是有嘴不能张啊!

想了想,我开始扑腾双脚了,厚重的军靴不断敲打棺材,敲打的棺材“嘭嘭嘭”直作响。

“不对劲!”

万幸,我的异样青衣察觉到了,当时他似乎就从棺材上站了起来,因为我感觉棺材朝他那边沉了一下,然后他的声音就传进了水里:“林青,拉着小天别放手,水里有东西在闹小天,后面的人撑开手电往水里照。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青衣这一开口,我就感觉林青拉着我腰带的手用上了力气,很快,强光手电就照进了水里,我只感觉眼前一亮,然后就看见水里到处都是“黑丝”,就是这些黑色的丝状物缠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努力的睁大自己的眼睛往下看,终于在这些乱舞的黑色丝状物之间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

没错,就是惨白的脸!

这张脸距离我颇远,距离我足足有三四米远,我也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只看见似乎是一张人脸,惨白惨白的,吓了我一大跳。

噗通!

然后,棺材里的青衣就一下子跳进了水里。

不光青衣跳进去了,就连钻在守节砂里的花木兰,和乘坐在后面棺材里的老疯子、陈煜也全都纵身跳进了阴河里。

下面那东西大概是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直接收起那些黑色丝状物沉入了水里,消失的很快,一转眼就无影无踪了。

然后,我就被林青拉了上去。

“大家都别慌!”

林青沉声道:“阴河里活人不能就处,咱们等着接应青衣他们!”

说完,林青就开始检查我的脖子了。

果不其然,我的脖子已经被勒破了,这时候有嫣红的血流出。方才脑袋在水下被冻木了没感觉,眼下着一上来才感觉到疼了。

林青取出纱布帮我把脖子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最后从我脖子后面的伤口里居然拽出了一缕头发!

看来,刚刚拽我的东西就是那张惨白人脸的主子的头发了。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头发那么长?

我有些懵。

这时候,后面棺材里的胖子忽然开口道:“哎,小天哥,你该不会是碰上了传说中的水猴子闹你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