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8章 守夜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猴子,其实就是水鬼。

不过在南边那头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水猴子其实是一种比较独特的水生物,怎么说呢,就是水里的粽子,据说是淹死的死孩子在水里接了水生物身上的阳气以后起了尸变得,犹如黑凶,身上长了黑毛,看起来跟猴子差不多,也有人说和树懒差不多,总之基本就是个浑身黑毛的人形怪物,在水里的时候力量特别大,把人拽进水里,用淤泥堵死了七窍,活活祸害死以后。再吸死人血。不过这东西也就是在水里凶,一上岸被太阳曝晒,过不了一时三刻就浑身无力,不出半日必死无疑,三日之内准成干尸!

这种说法倒是有一定的真实性,首先,喜欢吸血的就是粽子,一般阴魂只吸活人阳气,不会吸血的,尤其是死人血。而且大粽子没有道行之前,如果被太阳曝晒,过不了多久准完犊子。

只不过这水猴子到底是鬼是尸,说真的我也不太确定,因为压根没见过,不过这种东西在民间也是名气很大,传说流传极广,一般夏天玩水淹死的人,人们都说是水猴子害得。

眼下,胖子一提起这茬。我顿时来了兴致了,忍不住问道:“哎,胖子,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说真的,你有没有见过水猴子?”

“见过啊,咋没见过?”

胖子嘿嘿一笑,跟我说:“其实那东西没那么玄乎,民间传说多事夸大其词,坦白说,水猴子就是淹死在水里头的人,因为水里阴气重,阴魂散不开,所以一直在水里害人找替身,不像是民间说的那么可怕,我估摸着咱们这回是真碰上这种稀罕东西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完胖子的说的,我恍然大悟,心里头总算是对民间说法里的水猴子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如果从胖子给出的定义来看,刚才那个拉扯我的东西,确实属于水猴子了。只不过不像民间传说中形容的那么狰狞可怖,满身黑毛、青面獠牙!

虽然只是惊魂一瞥,但我觉得,那个差一点就把我头颅取走的水鬼,相貌似乎并不是特别狰狞。

不过这时候青衣他们吉凶未卜,能不能降服那水鬼还是两码事呢,须知,水鬼遇水则狂,在水下极其凶悍,哪怕我们这边一连出动了四个高手区追击,能不能拿下仍旧是个未知之数,现下说这些确实是有些为时过早了。

话不多说,我们几个人借着强光手电散发出的光芒,眼睛几乎是一眨不眨的停留在阴河之上,试图从中捕捉到青衣他们几个人的痕迹的。

可惜。这阴河里的阴气旺盛,即便是强光手电筒也只能照射到水平面往下五米左右的位置,五米开外的地方,就完全看不到任何喝水的痕迹了,下面白色阴雾缭绕。犹如白蒙蒙的雾气托起了一汪河水,其深度不可揣度,水下到底有什么,亦不可揣度!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

我们这些在棺材里全神戒备的人心里也是愈发的焦躁不安了。

一直等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左右,水下才终于有了动静,只看见五条黑影飞快从水下蹿了上来,速度极快!

“来了!”

罗莎大喝一声,为了安全起见,直接打开了手里冲锋枪的保险,我们几个人也是各持利刃静候。

须臾之后,只听“轰隆”一声,平静的河面顷刻间掀起了数米高水花,水下的五道影子终于冲了上来!

待看清情况后,我才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刀,不过心眼儿却是吊在了嗓子上。

因为,青衣和老疯子是被花木兰、陈煜给提上来的!

花木兰一手拎着青衣,一手提着一个一身素衣、头发极长的女子,而陈煜手里提的是老疯子。

从水下冲上来以后,花木兰和陈煜稳稳当当的全都站在了棺材里。然后抬手将老疯子和青衣丢在棺材里,我这才看清,青衣和老疯子面色隐隐发紫,很明显是被阴河里的阴气侵蚀的厉害,估计是冻木了,所以才露出了那样一副凄惨的相貌,本身却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落入棺材后两人立马挣扎着坐起来开始打坐。

看到这一幕,我也就放心了,阴气侵蚀对于寻常人来说要命。对他们这个级别的高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只要运起道门灵气,不消一时三刻就能完全化解。

真正让我感兴趣的,其实是花木兰提上来的这个女子,对方身上阴气浓厚。摆明了不是个善茬儿,而且也不是个活人,一看它那满头的长发,我知道差点把我头颅勒下去的东西就是眼前这位了。

一时间,我不禁围着这个明显被打伤、而且已经无反抗余地的脏东西团团转悠了起来,也一直在仔细的打量着对方。

虽然只能看到一个侧面的脸颊,但基本上已经可以窥视到全貌了。

这水鬼,浑身湿漉漉的,头发很长很长,整个人伏在地上的时候。头发的尾梢甚至已经耷拉到了臀部,穿着一身素净的素衣,很有古典色彩的白色布鞋,看模样犹如十八九岁的少女一样,脸颊特别的瘦削。总而言之,相貌应该算是比较小家碧玉类型的,只不过她的耳朵却是奇大,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动画片里的大耳朵图图。

偏偏就是这么一对突兀的大耳朵,让这水鬼看起来带上了一些可爱的味道!

就像是……邻家小妹一般。

一个。可爱的水鬼?

我摇了摇头,强行将脑海中杂乱的思维剔除了出去,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花木兰,询问具体的情况。

“没有恶战。”

花木兰轻轻叹了口气:“它的道行不是很高,只不过在水里面力气很大、动作很灵活。所以才把咱们这些人都给耍了,其实真要是面对面的单挑,它都未必能扛得住你一刀!青衣和老疯子就是因为久久追不上它,最后扛不住阴气的侵蚀了,这才差点被她拿下。好在我和陈煜本身就不是阳人,不惧那些阴气侵蚀,这才收拾掉了她,然后拖着青衣和老疯子离开了。”

说此一顿,花木兰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河里的情况我们几乎都观察了一遍,在没发现什么危险,说到底,这只小鬼倒是成了这里的霸王,眼下搞定了她,咱们暂时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意外了。”

不会遇到意外就好!

听后,我大大松了口气,又盯着这只老老实实伏在地上的水鬼看了一会儿,没发现和其他的阴人也没什么区别后,就忍不住低声问花木兰:“为什么不一刀喀嚓掉!”

“那样就可惜了。”

花木兰摇了摇头。道:“这只东西的灵智特别高,明明修为一般,但却总有那么一股子誓死捍卫这地方的架势,我猜测它很有可能和那片养尸地有关系,而且,再上来的时候,她曾经不断对着我们大吼大叫,可惜说的语言我们也听不懂,所以就琢磨着抓了回来让你看看!”

会大吼大叫?

也就是说,这个脏东西还掌握了语言能力?

那么,或许还真能和它谈一谈,蝼蚁尚且偷生的,更不用说这些精明的脏东西了,只要给它们点生路,诚信道义什么的对它们来说就是个屁,假如能从这个水鬼身上得知一些养尸地的信息,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想及此处,于是我就用百辟刀的刀剑挑着这只水鬼的下巴让它抬起了脑袋,先前被这东西的头发缠住脖子,差点把我的脑袋都削掉,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到现在看见这东西我还真有点头皮发麻,只能用百辟刀去挑她的下巴,这样我和她之间就有一点距离了……或许比较安全一点!

大概是受到了百辟刀上沾染的煞气的影响,总之,当我把百辟刀放在这只水鬼的下巴上的时候,这只水鬼立马就会不可抑制的哆嗦,明显是害怕百辟刀这种凶兵的。只不过,无论我怎么胁迫,几乎是费劲了口舌,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过头看我!

最后我也有些急眼了,蹙着眉头略一琢磨,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这水鬼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既然她出现在了亚特兰蒂斯遗迹,那就说明她肯定和一万年前的大西国是有关系的,为什么我不说古希腊语试试呢?

想到这一茬,我立马就用古希腊语跑去和那水鬼沟通,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在这里守门已经有将近万年的时光了,也是伟大的大西国君主的沉睡之地的守夜人之一!”

终于,这只水鬼说话了,猛然抬起了头,双眼之中,然后用一种充满了仇恨和恶毒的疯狂眼神看着我,怒声说道:“所有打扰我王沉睡的人都是我的敌人,虽然我不是你们的对手,但你们到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因为,我王已经苏醒了,一位伟大的战士已经诞生了,他将带领大西国重新走向辉煌!而你们,将成为他苏醒后的血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