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0章 死亦无终/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只水鬼说她的名字叫媛,只有一个字,这个名字并不是她的原名,而是赐名,是大西国的末代君主,也就是那位亲自做了亚特兰蒂斯之心的承载者的奇葩皇帝赐给她的名字。

说起她的身份,其实也挺独特的--她竟然是那位大西国末代君主的贴身侍女,贴身侍奉那位末代君主二十余年!

最初的时候,她其实并非皇宫中的人,她出生在大西国南方的一座小海岛上,有一年,一场瘟疫袭击了那座海岛!

根据媛的描述,那场瘟疫传染非常激烈,几乎是眨眼之间就遍布那座小海岛,传染时间不出一周,比黑死病都毒辣的多,只要是感染的人,浑身起透明的小水泡。不断发热,用不了几天就会死。反正,她说来说去说了半天,用了无数的词语来形容那场瘟疫的可怕,最后我才差不多搞明白了那场要了无数人命的瘟疫是什么--天花!

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都出了名了烈性传染病。

只要是知道天花的人。应该都知道,天花这种东西在“牛痘”疫苗出现之前,人类基本上是无法对抗的,一旦出现天花,经常整个村子整个村子传染,别说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是皇帝被感染了都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是绝症里的绝症,只要得了就只能硬抗,扛过去了,体内有了抗体,人也就没事儿了,终生再不会感染这种烈性传染病,扛不过去,不出三天,人必死无疑!

很不幸的是,当初媛所居住的那个小海岛上,除了她竟无一人在得了天花后生还。媛的亲人也全都在那场灾难中丧生了,也是她命不该绝,在病入膏肓的时候,发现家里唯一的一头病牛跑了,那是她在当时那座人已死绝的岛上唯一伙伴了,她当然舍不得那头病牛跑,于是就去追,追着那头病牛直接去了深山里面,最后发现那头病牛在山上吃一种叫做“荆棘草”的植物。

这个时候媛忽然想起了以前村民常说的一句话--荆棘草是牲畜的救命草,村子里如果有牲畜病了,都会自己去山里找这种草吃,吃了以后十有六七能活下来!

于是媛就想,荆棘草能救牛,能不能救自己呢?

她也是病入膏肓了,狠了狠心,就摘了那荆棘草塞进嘴里吞了!

还别说,吞了以后她就在山上睡着了,第二天一觉起来,身上的高烧已经退了,人也扛过来了,至于到底是那种荆棘草的神效,还是她自己体内产生了抗体死里逃生,这就说不好了。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什么能治疗天花的草药,有可能是大西洲独特的地理环境中诞生的特殊植物吧。总归大西洲已经被三清道人那老杂毛炸沉了,现在也没办法求证了,我也就没有深究。

媛的事情,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流传了出去,最后甚至传到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大西国末代君主耳朵里,于是那位末代君主为了表示亲民,就跑去看媛了,这一看不要紧,听了媛说完自己的事情以后,那位末代君主是惊为天人啊!直说这是奥利恩大神的神迹,而媛也是猎户座大神的神眷之女,是吉祥的象征,于是干脆就把媛带在了身边,带进了王宫!

媛的名字,也是进宫的时候,那位末代君主给她起的,因为媛这个发音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是天眷之女,圣洁无暇之女的意思。总之说到底就是那个末代君主闲的没事儿干,在那大肆宣传自己皇权神授、不断愚民呢--看吧,老子的侍女都是天眷之女,那老子不就是真龙天子么?

媛,就这么进宫了,之后的岁月。她一直都陪伴在那位末代君主的身边,亲眼目睹了那位末代君主和三清道人的秉烛夜谈,也亲眼见证了大西国末年的神权与皇权战争!

直到,大西国的末代君主亲自做了亚特兰蒂斯之心的承载者,在神圣之河的尽头修建陵寝,最后被剖心掏肺,愣是做成了伏地武士为止……

媛说,那一夜,末代君主躺在房中被人活生生的杀死,他的内脏被宫女一盆一盆的从房间里端了出来,血腥味她站在房间外都能闻得到,整个王宫里的恸哭声惊天,直到黎明之时,他的肚子里塞了亚特兰蒂斯之心缝合后,整个过程才算是结束了,那个她亲眼目睹对方执政十七年来的每一个细节的男人终于结束了自己辉煌有荒唐的一生。

也就是那个时候,媛决定为末代君主殉葬,一死以报这个男人的养育活命之恩。与这个男人一起进入陵寝,化作幽灵为这个男人守卫墓地,等他复活变成超级战士归来,再陪他看天下波澜纵横,捍卫大西国永恒的光辉!

不光只有媛,当时整个王宫的禁卫军全部为这位末代君主殉葬!

那些禁卫军是大西国放弃和平,走上军国道路以后,训练出来的第一批新式军队,战斗力非常强悍,在平定西玛圣女叛乱的战斗中战功彪炳,足足有约莫一千多人,全都在大西国末代君王被剖心杀死的那一个黎明自杀为末代君王殉葬!

他们和媛全都被送进了养尸地的陵寝中。成为了那位末代君王的守夜人。

因为三清道人说过,在那位末代君王复活归来之前,大西国将处于永夜,没有战神守护的国度注定是黑暗的,因为战争将时刻威胁着大西国,也正是因为这一番神棍言论。那些为末代君王殉葬的人被称之为守夜人。

“我们是王国的坚盾,我们是战神的仆从。

我们将在漫漫长夜守望,站在黑暗中等待黎明。

奉以生命,死亦无终。

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说起这些的时候,媛的眼中落下了两行血泪。嘴里不断默念着当初他们殉葬时的誓言,可惜,当初的忠烈,到现在变成了三清道人谎言之下的一个笑话!

也就是说,在神圣之河的尽头,所谓的养尸地其实是一座陵寝!

守夜人,也不仅仅只有媛一个,还有很多很多,那些不是水鬼,是……阴兵!!

不是拿着生锈的长矛刀枪的阴兵,与我们之前所见过的阴兵截然不同,而是--拿着亚特兰蒂斯史前超文明所创造的超级单兵武器的阴兵!!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进入海底之前我们所有对亚特兰蒂斯史前超文明的恐惧全部变成了现实。

根据媛所说,那些阴兵确实拿着激光武器!!

因为,亚特兰蒂斯这个第四文明纪元就是光的文明,他们最擅长使用的,当然是光的力量了!!

可以想象这一刻我心中有多少万头草泥马在狂奔么?

一千多名拿着激光武器的阴兵,而且根据媛所说。那些单兵武器到现在为止仍然好使,因为那些时期是和亚特兰蒂斯之心有连接的,只要亚特兰蒂斯之心这个能量源的能量一天不枯竭,那些激光武器就可以无限制的对着我们突突!

那么,这个养尸地还能去吗?

去了简直是找死啊!!

胖子他们几个人听了我的翻译以后也干脆直接傻眼儿了,最后胖子有些不甘心的问媛:“那么,既然那些阴兵生前那么忠诚,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所热爱的国家已经被三清道人摧毁了,他们付出了一切其实都是被三清道人骗的,他们有没有可能像你一样站在我们这边呢?”

我把胖子的话翻译给了媛。

“怎么可能呢?您应该知道的,他们是阴兵,只剩下了战斗的信念。只为守夜存在,他们不一样的,我是跳河殉葬,他们……是自刎啊!”

媛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现在的他们,只认大将军令!因为他们生前就是服从大将军令战斗的,大将军就是先知,在平定西玛圣女的叛乱时,先知被拜为大将军,这枚大将军令只有先知有!现在,先知派来的两位使者就带着这枚大将军令,也就是说,其他的守夜人都听从这两位使者的命令!”

胖子脸色狠狠白了一下!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老疯子这个时候脸跟白面饼子一样,煞白煞白的,明显是被吓得,结果还故作潇洒的捋了捋粘的跟毡子差不多的头发,挤出了一丝僵硬难看的笑容,沉声道:“你和我交过手,你知道的,我其实是个高手,我并不是害怕那些守夜人,只不过念他们一生忠勇,所以,我并不想伤害他们,如果可以的话。那个……我希望你能想想办法,让我们尽量避开那些守夜人,然后直接去找那两个先知的使者,可好?毕竟我是出家人,慈悲为怀!”

我一听老疯子说的当时就草蛋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娘的还装逼?承认自己害怕不就行了,磨叽那么多!

不过,虽然不耐烦,我还是把老疯子的话如实翻译给了媛。

媛一听就陷入了沉思,片刻后,眼睛一亮。直接说道:“您一说我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条道路,当初修建陵寝的时候我看过草图,确实留下了这么一条暗道,直通君王的沉睡之地!”

说完,媛一指阴河,沉声道:“那条暗道就在水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