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8章 前世今生,一眼千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有此意!”

多伦狂笑了起来:“一门两父子,以父之躯,夺子之命,人世间之快事,什么能够超越得了这个?”

说完,多伦直接就朝着我冲了过来,犹如一头野兽一样,所过之处,脚步声如果擂鼓,声音非常尖锐,气势更是惊人!

“小天,身体交给我!”

花木兰急切的声音在我心间响起:“多伦是当年的柔然第一高手,十二岁徒手杀狼,十四岁搏击猛虎,十六岁的时候曾和一头黑熊角力,最后硬是将那头黑熊生裂,勇力惊人!当年柔然进攻北魏,他统帅六万铁骑直逼帝都。每战必冲锋在前,刺激的柔然狼眼睛血红,誓死追随。让骁勇善战的鲜卑族士兵畏惧有加,对他是谈虎色变,所过之处望风披靡,当他迫近都城的时候。满朝文武大臣战栗,纷纷建议前度到黄河以南,逼得魏太武帝不得不御驾亲征,提着佩剑亲自督战,一日连杀一百四十七名畏战逃兵,这才终于遏制了军队的崩溃之势,堪堪保住了国都不至于陷落!这个人的一身功夫你无法抵挡!”

让花木兰上阵?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我看过花木兰墓室中的壁画,我也知道多伦对花木兰的垂涎,所以,每次和多伦相对的时候,都不希望花木兰出手。

这一次……

“你还在犹豫什么!”

花木兰冷喝道:“你我夫妻本命相连,你在,我就安好,你若不在,我也必然消失!”

只能这样了。

现在不是好勇斗狠的时候,给老疯子和青衣争取时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要不然多伦一冲进大殿,一个不老尸外加一个罗刹鬼,青衣和老疯子的手脚就被牵绊住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毫无疑问,我的杀气,配合着花木兰的身手,这才是最强悍的搭配!

我心神一松,缓缓摘下了发丘印。

瞬间,一阵阴气遍及全身,我的身体已经被花木兰占据,眼睛睁开的瞬间,多伦已经冲到了距离我不足一米的地方,上来就是非常霸道的一拳!

多伦之刚猛,我曾深有体会,这一次体会更甚,他这一拳头打过来,拳头还没有落在我身上,但是我已经听到了气爆声,可想而知这一拳到底蕴含了多大的力道!

恐怕,只有惊人二字可以形容!

而且速度奇快,换了我怕是很难躲过去了,而花木兰仅仅是一偏头就躲了过去,然后用百辟刀的刀柄狠狠朝着多伦撞了过去,“嘭”的一下子撞了个结结实实。

多伦也是轻敌了,他以为面对的人是我。却不想早就是花木兰在和他博弈了,所以空门被抓住,直接挨了一下子狠得,当时就被击退了。

“行啊,看来苦练了!”

多伦冷笑一声,似乎是不死心被击退,就跟块牛皮糖一样直接又贴了上来,屈指成抓抓我的脖子,花木兰冷笑一声,一步退后,双腿发力,直接就是一个后空翻,在这个过程中一脚揣在了多伦的下巴上,直接将多伦踹的后退了好几步!

两次失手,多伦已经失去了进攻的主动权!

花木兰和他可不会客气,一提百辟刀,七十公分的实质化杀气在刀锋上喷吐,冲上去抡刀就砍!

多伦这回学聪明了很多。开始谨慎了起来,应对的非常小心,一时间,他开始和花木兰相持不下了,两人你来我往,打的难解难分。我看的是浑身冷汗直冒!

他们这每一招,都是暗藏杀机!!

这是全世界最凶险的博弈,我从来没想过,原来拳脚的功夫演绎到极致以后,可以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威力。

转眼,已经是上百个回合。

多伦似乎失去了耐心。猛然抽身退出了战斗,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不可能,你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身手,招招夺命,非是纵横沙场十数年,手中有无数人命的人不可能有这样的身手!”

“好熟悉……”

多伦不断摇头,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抬头满脸怨毒的看着我:“原来如此,花木兰,你竟然没有魂飞魄散,我一生不婚等你,可你对我弃之不顾,到头来却为了活命,委身成了这小子养的本命鬼!”

“劳烦你还能认得出我!”

花木兰终于开口了,声音清冷,反正,这清冷悦耳的声音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来以后,我浑身怪别扭的。

“你我一生为敌。沙场交锋不知多少次,你的打法我怎么能忘记!”

多伦垂下了头,似乎在沉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过了许久。才忽然自言自语道:“不对,你我一生为敌,我非常了解你。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不是朋友,不是父母,而是自己的敌人。我用了一生的时间研究你。深知你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哪怕是魂飞魄散对你来说也不过就是一蹙眉的功夫而已!你之刚烈,我深有体会,要不然当年你也不会为了感情拒绝皇帝的召唤,横剑自刎。你怎么可能会为了生存,在我重伤你以后委身成为一个毛头小子的本命小鬼呢?”

“到底是为什么,我且来看看!”

多伦轻轻嘀咕了一句,然后猛然睁大了双眼。

这一瞬间,他的眼睛里面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力量,似乎要将我整个人都看透一样!

“阴婚!”

多伦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是他!!!原来这小子就是他!!难怪你会甘心做这小子养的本命小鬼,原来这小子就是他!”

我是他?

“他”是谁?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多伦的时候,他与花木兰激战,废了花木兰的道行,那个时候他就在怒吼--“高仙芝和赫连璝的墓已经被破坏了,是他来了对吗?你已经见到他了对吗?墓室里的天地人三位上已经敬上了请神香,你已经和他结了冥婚……我杀了你!”

此“他”,就是多伦之前说的“他”吗?

鬼使神差的,我想到了花木兰壁画上的那个男人。那个花木兰一脸幸福的偎依在其怀中的男人。

我曾一度吃那个男人的醋,也曾一度耿耿于怀!

多伦说的“他”,就是那个男人吗?

我,就是那个男人?!

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很多,越想,越觉得自己似乎把握住了什么--和花木兰在一起这么久以来,她时常会说一些诸如“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之类的莫名其妙的话,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不太对,但花木兰不说,我也没问。

多伦的一句话,让我心中所有的疑惑似乎找到了症结所在!

是了,平白无故的,花木兰为什么要给我送婚书?为什么要在笑面尸的手底下数次救我?

我,只是个屌丝而已……

原来,我就是“他”,最起码,在花木兰看来是这样的。

可是。在我看来,我不是“他”,“他”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即便,他是我的前世,我也是抗拒的,因为这一世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和生命体!!!

总而言之,这一瞬间,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百种滋味在心头。

她爱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不过,很快我又想到了别的。

从壁画上来看。“他”也是我们这一行的人,应该是有道行的,怎么可能转世轮回变成我?

所有有道行的人,死后不会进入阴间,不会再入轮回啊!

这一刻,我心头有许许多多的疑问。

而花木兰。她慌了!

没错,她确实慌了,我能感觉得到,她真的是慌了,毕竟,她与我本命相连,心心相印。

“闭嘴!”

花木兰当时就是一声大喝,然后一举百辟刀,直接朝着多伦就冲了上去!

“你不敢承认吗?”

多伦愤怒的咆哮了起来:“贱女人!我对你一心一意,可是无视我对你的情意,全身心的都为了那个男人付出,上一世你为他轻生。这一世你又为了他九死不悔,甚至下贱的成了他的本命小鬼!”

多伦暴走了,浑身上下阴气沸腾,一双眼睛化成了乌黑,狠狠一拳迎上了花木兰。

方才,他一直在以自身的武技在应付,可是这一回,他用了阴气,一拳打出,可怕的阴气直接朝花木兰席卷了过来!

这可是要命阴气,以我现在的程度,杀气根本挡不住,当时就被包裹了,然后被狠狠击飞!

疼痛,瞬间撕裂了我的神经!

我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疼痛,在被击中的瞬间,我竟然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落地的瞬间,身子犹如被撕裂了一样,只感觉喉咙一甜,张嘴就“哇”的喷出一口黑血。

想站起来,我已经站不起来了。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对于现在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我双目在四周游离寻找,我在找花木兰,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头升腾。

最后,我在半空中找到了花木兰。

她,在被多伦击中的瞬间,竟然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合身就朝着多伦冲了上去,冷喝道:“这一世,你我之间的因果也该了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