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9章 立地成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木兰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动手的,我能感觉的出来!

即便隔着一段距离,即便四周阴森昏沉,我仍旧能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睛。

那双让我痴迷,从初见刹那、就注定让我一生迷惘的眼睛,这一瞬间只剩下了冰冷和憎恨。

她脸上的刚毅,她眼神的冰冷……

一切的一切,犹如钢印,狠狠戳在了我的心上。

前世今生,我迷失了,对于爱情,我也有了芥蒂。

但是……从始至终,我是爱着花木兰的,她是传奇,是我心中的丰碑,更是犹如一位不可战胜的高峰一样,让我一次次的去冲击、挑战自己的极限,去超越她。

是的,我希望自己能超越她。

我咬着牙,倔着骨,忍着辱。一步步的在复仇的路上蹒跚前进,一点点的变强,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昂首挺胸的站在她前面,挡下所有的狂风暴雨,然后告诉她--我葛天中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这一根脊梁骨也可以和古往今来所有的伟男子一样挺的笔直,她所托没错!

我对她的爱,夹杂着崇拜。

即便,前不久我才忽然明白,可能她爱的人并不是葛天中,而是壁画中的男子,我的前世。

但是,谁在爱情里没有犯贱过?

最起码,我为了这段情痴狂。虽然我可能只是个替代品,但这并不重要,难道不是吗?我只是为自己的感情负责,仅此而已,我爱着她,所以我愿意去做很多事情,她是什么样的态度。与我无关。

所以,当我看到她一往无前的冲上去的时候,我慌了,这一瞬间,我真的害怕了。

我努力的想挣扎起来,无奈身体受创太重,方才那一下子是多伦的全力一击。肯定已经击伤了我的内脏,这个时候我就是躺在地上喉腔间都不断往出涌黑血,视线也是一阵阵的发黑,心脏、肺部、还有肠子什么的器脏仿佛拧成了一团一样,呼吸都有些困难,怕是有些内脏已经破裂出血了。只不过这个时候我也不想顾及那些,双手支撑着地面,一点点的往起站,几乎是卯足了劲儿的对着花木兰大吼:“你给我回来!”

这一声大吼,当真是用尽了我浑身的力气,一口黑血当即又从口中涌出!

可是花木兰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朝着多伦冲了上去!

她浑身上下阴气缭绕,明显是卯足了劲儿要和多伦决一死战!

“来的好!”

多伦大吼一声:“这一次,一定彻底将你从这个世界上抹去,杀死你,也杀死我的情,从此一心问道,以阴人之身得正果!”

说完,他直接就是一拳崩出。

霎时,狂猛的黑光冲天而起,那是阴气和煞气凝聚成的,已经彻底实质化了,在半空中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狠狠朝着花木兰拍了过去!

二者,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就这么交锋了!

轰!

可怕的阴气风暴在半空中席卷、炸裂,那里一片混沌,看不见光,只剩下了黑暗。仿佛是末日到来了一样!

须臾之后,一道修长纤细的身影从风暴中心倒飞了出来,是花木兰,她浑身阴气飞散,三千青丝凌乱,明显是受了极重的创伤,可是那一双眸子却愈发的冰冷了,只剩下了疯狂的战意,在半空中倒飞出没多远,就又一次朝着多伦扑了上去!

她这明显是以卵击石!

半年多以前,她不是多伦的对手,被打散了一身修为。如今,她道行还不如从前,可是多伦却比从前更加的凶悍了,此消彼长之下,这明显是在以卵击石!

她是在求死吗?为什么!!

我心里在怒吼,眼睛都已经红了,可是无论我怎么怒吼,对于花木兰都没有丝毫影响,她仍旧固执的一次次的朝着多伦猛攻。

每一次,都会被多伦轻轻松松的击飞。

“哈哈哈哈……”

多伦在狂笑。他似乎沉浸于,也陶醉于这种肆虐当中,一张脸上神色嚣张不可一世,一手在不断抡动阴气凝聚成的大手一次次击飞花木兰,一手指着我:“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吗?这就是你心中的伟男子?哈哈,你看看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像条狗一样趴在地上!上一世便是如此,明知拓跋焘看上了自己的女人,让他去送死,可他连暴起的勇气都没有,在皇权下弯下了自己的膝盖,还说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那么一去不会,窝囊!这一世,他不还是这个样子?一点出息都没有,与丧家之犬无异!”

“你闭嘴!”

花木兰的身形已经开始虚淡了,站在半空中冷喝道:“给他十年时间,杀你如屠狗!因为他是我选择的男人,我相信他,你这头草原狼永远不会明白他的忠孝仁义!

他是人,而你,是畜生!

人与畜生不可同日而语,我花木兰只会喜欢人,不与畜生为伍。”

说完,她又一次朝着多伦那边冲了过去,然后。又一次被击飞……

虽然,她在竭力抗争,她不容别人侮辱我,但是多伦的话还是像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我的心脏上。

我目光涣散,四处游离。

我看到了花木兰在九天之上的一幕幕悲歌。

我看到了胖子被一群阴兵用枪托砸的满脸是血,仍旧在殊死搏斗。

我看到了正在竭力维持十方天地的周敬,他小脸脏兮兮的,隐隐透出了苍白和虚弱,明显已经到了力量的尽头。

我也看到了陈煜在阴兵中愤怒的厮杀,他在咆哮,在喋血,仍旧怒战不止。

还有林青和罗莎,他们也在生死线上挣扎着……

我还听到了大殿中的怒吼和咆哮声,其中夹杂着老疯子的声音。显然他们也在拼命……

我,到底算是个什么男人啊?

多伦说的对,我是个废物,我弱小的犹如蝼蚁,肆意任人揉捏!

杀父仇人就在眼前,我只能看着。

我深爱的女子即将香消玉殒,我还是在看着。

我的兄弟。我的姐姐,一路走来和我同生共死的人在迫着发出最后的怒吼,我仍旧只能看着!

因为,伤残吗?

这不是我的借口和理由,不到最后一刻,我有什么理由看着?看着的就是懦夫!

绝望、愤怒、悲哀……

一系列的负面情绪涌上我的心头,隐隐约约之间。我感觉身上的杀气又一次开始躁动不安了,或者应该说,我心里的那头野兽似乎要破笼而出了!

可惜,佛祖舍利散发出了阵阵清凉的气息,很快又让我平静了下去。

这一瞬间的躁动,让我浑浑噩噩的意识一震!

是啊,我还有杀气!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佛祖舍利,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在我心头涌了出来。

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青衣说,如果我不刻制杀气带来的负面情绪,我会坠入万丈深渊,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屠戮万千生灵,站在终生的皑皑白骨上。成为魔。

甚至,如果我不断刺激自己的潜能,会消耗寿命,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挂掉!

可是,我现在,还怕这个吗?

曾经,我想过做个侠客,像武侠小说里的萧峰一样仗剑天下,或者劫富济贫,虽然这个理想被现实的击打的变成了粉碎,但是我仍旧想做个好人,最起码是个有价值的人,只要有人认可我。那就是值得我去做的事情。

奈何,现实逼良为娼!

做不了好人,那我就做个魔吧!

轰轰烈烈的死去,和犹如蝼蚁一样苟延残喘,我选择前者。

坠入深渊又如何?

立地成魔又如何?

只要,我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纵百死。吾往矣!

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我竟然战胜了生命,在内脏受到重创的情况下,支撑着百辟刀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多伦,你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我竟然看向了多伦,嘴角情不自禁的涌出了一丝微笑,然后不由自主的说出了一番让我都震惊的话:“这一世,我是一个独立的人,和你认识的那个人没有一点点的牵连!

我,就是我。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一条对我来说就是狗屁!

如若将我逼到绝境,我会在绝境中疯魔!

仁义、道德、礼义廉耻……

于我而言,都是个屁!

如果不让我活,我践踏它,也唾弃它!”

多伦一震,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左手已经缓缓抚摸上了胸口的佛祖舍利!

“小天,不能拉断!!青衣曾经和我说过你的情况,你和你爷爷、你父亲都不一样。他们两个人一生平和,心中无恨,与杀气的属性背道而驰,能压制住杀气!可是你心中有恨,你恨不得踏平世间不平乱象,你恨不得撕裂一切禁锢,你恨不得杀死所有该杀之人。这种心态与杀气属性完全吻合,所以你受杀气的影响很重很重。你开始变得冷血,你开始变得桀骜不驯了已经,所幸找到了佛祖舍利,能清心,拉住你!你如今这一拉断,可真的在走上一条绝路啊!”

胖子眼睛都红了。眼里吼道:“我还是喜欢最初那个善良的小伙子,那才是我认识的小天,我的好兄弟小天哥啊!你可曾记得青衣的嘱咐--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天之将明,其黑犹烈啊!”

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天之将明,其黑尤烈?

我当然记得,可是,如果我熬不过这漫漫长夜了呢?

我抬头看了眼九天之上身形虚淡的花木兰,看着那张让我痴迷的清丽容颜,看着那双让我沉醉的美眸,我忽然笑了起来。

我在笑这命运的无常和不公。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做一对平凡夫妻呢?

我长长呼出一口一口气,看了胖子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受够了。”

说完,我拉着佛祖舍利的手猛然一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