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2章 形同陌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笑容……

这一声轻呼,我真的是等待了太久太久!

以至于,当不老尸开口的瞬间,我整个人都一下子愣住了。

然后……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未知的牵引一样,我不可遏制的一步步朝着不老尸走了过去!

啪!

胖子狠狠拽住了我的手腕。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撒开!”

胖子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是这样一个态度,急的面红耳赤上跳下窜的说道:“小天哥,你他妈疯了吗?曹沅早就不在了,眼前这是个要你命的东西!”

“她是曹沅。”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和胖子说道:“我能感觉得到,她是曹沅,哪怕她容貌发生了改变,力量也变得非常可怕,但一个人的精气神永远不会改变!看她,我能看得到皮囊下面的东西!”

是的,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哪怕眼前的这位,有着不老尸的模样。但主导这具身体的灵魂,有着曹沅的味道!

胖子愣住了,可是抓着我手臂的手却迟迟没有撒开,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对面的不老尸,明显是在挣扎。

他挣扎。可是我不想等了,我想过去问问曹沅这段时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于是,我缓缓推开了胖子拉着我的手臂,又一次迈出了脚步。

上一次分开的时候,我欠了曹沅一条命,后来的后来,她失踪了,杳无音讯,如果她还存在着,那她也欠了我一声问候,一声朋友之间的相互报平安!

总而言之。无论前方的是不老尸还是曹沅,我终归要上去问候一声!

我推开了胖子,胖子又想上来拉我,结果他却被青衣一把拉住了。

“让他去吧,这个……确实是曹沅!只不过她变了!”

青衣看了眼站在我前方不远处浅笑的女子,面色有些复杂的说道:“或许。她现在唯一不会伤害的人只有小天了!”

真的是……曹沅?

青衣的话确定了心里的想法,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疑问,既然是曹沅,为什么青衣会是那样一副表情?

不管如何,我终究是步态坚定地走到了曹沅身边,霎时,一股如兰似麝的芬芳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孔。

这股芬芳气息很清淡,属于那种闻之不腻、恰到好处的香味。

我知道,这是曹沅的气息,即便在这阴森森的环境里仍旧是沁人心脾,犹如她本人,恰到好处的清丽,似百合。

她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这一片废墟之中,身上纤尘不染,微微别着脑袋看着我,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酝酿着厚重的感情。

“天哥,好久不见。”

良久,曹沅终于开口,抬起了纤细修长的手,在笼罩我的绯红杀气外面缓缓挥了挥,像是在抚我脸颊,感受我的轮廓一样,最后干脆轻轻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是在笑,过了良久才轻轻叹息道:“你终于变得强大了,‘刀百辟,心不易’,莫忘初心何其之难,你能一直坚持着本心走到现在,我真为你高兴。”

我动了动嘴,苦笑了起来。

现在强大有什么用?如果……当初在西域三十六国的时候,我有这样的力量,那该多好?

“准确的说,是七个月零十二天。在楼兰王宫分开以后,每一天我都会默默数着,所以到现在记得很清楚。”

我轻轻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能按捺住,问出了心里最好奇的问题:“能告诉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吗?为什么……现在你主宰了不老尸?”

“这是你教给我的啊--刀百辟,心不易!”

曹沅耸了耸肩膀。漫不经心的说道:“融合的过程,本来就是一场意志力上的对抗,我的那位妹妹虽然和不老尸融合了万年,但不是她的就是不是她的,即便是她熟悉了千年,契合度仍旧没法和我这个真正的主人相比。所以,我和她的争斗,基本上是处于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拼的就是意志,可笑我那位妹妹,她真的意志力太薄弱了。终究还是没能熬得过我,每一次我快要崩溃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默念你送给我的话,然后我又找到了自己一直存在下去的意义,就继续和她耗着,最后好不容易打赢了这场漫长的消耗战。”

原来是这样!

我心中一喜,下意识的问道:“那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为什么不回来?你还有父母在呢,虽然我一直在帮你照顾着他们,但是,总归不如你这个亲生女儿!”

曹沅低下了头,用一种我勉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天哥,我回不去了。”

什么意思?

我愣了一下。

这个时候。曹沅已经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似乎再刻意拉开与我的距离:“天哥,我真的已经回不去了,这条路走上去就没有回头的机会,我也不想回头。这段时间,我看到了很多东西。也知道了很多无法想象的事情,我第一次真正了解了这片世界,我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

“天哥,你我的信仰已经不在一条平行线上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敌非友!”

曹沅又退了一步。然后看了躲在后面犹如丧家之犬的多伦一眼,垂头道:“天哥,我知道这个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你无时无刻不想除掉他以报血海深仇。可是,他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所以,今天怕是我不能让你杀死他了。”

“为什么?”

我下意识的大吼了出来,一直压制在胸腔间的暴戾情绪在这一瞬间直接喷薄了出来,身上的杀气瞬间暴涨几分,浑身犹如缭绕着血色的火焰一样,力量似乎又强大了一些,视线所及之处,一片血色。情不可遏的朝着曹沅伸出了手,一步步朝着她撵了上去:“为什么不肯回来?难道又是立场问题?又是所谓的正与邪吗?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的,我们可以一起来解决,我真的受不了每一次去看望你父母时候他们那询问的眼神了,我也受不了我的愧疚了。这一切的一切日夜都在折磨着我,我必须带你回到你的世界!”

我在往前走,曹沅在一步步的后退。

足足后退了数十步,曹沅才陡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猛然挥手在我和她之间狠狠一切。

霎时,狂猛的阴气喷薄而出!

阴风席卷。吹的我身上的护体杀气都偏移了不少,明显她能伤到我,我脚步也不由自主的一遏。

“不要再逼我了,真的。这与正邪无关,只是每个人选择的道路,因缘际遇不同。选择的道路也不同。这是我的选择,天哥你不要再逼我了。”

曹沅停下了脚步,终于抬起了头,不知不觉间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咬牙道:“在来之前我就已经猜到多伦这个蠢货的所作所为肯定惊动了外界,他一出现,你们一定会跟来的。我一再的留字提醒你们离开,就是不想面对这一刻,可是你们到最后还是跟来了!”

原来在亚特兰蒂斯遗迹入口和人鱼祖地入口刻字留言的是曹沅,她是在提醒我们!

我怔了怔,而这个时候,曹沅已经无比决绝的转过了身,毅然决然的朝着那朵巨大的莲花走了过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知道,从此我们形容陌路,再见面是敌非友!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老疯子和青衣会是那样一副神色了,原来曹沅真的已经变了,不再是从前的她了。

现在的她。我很陌生。

就这样,我目送她一步步走到了那朵莲花之下,这时候,伏地武士胸口的亚特兰蒂斯之心冲起的白色光柱已经渐渐暗淡削弱了许许多多,到最后一点点的消失了。

相隔甚远,但我仍旧看得到,伏地武士睁开了眼睛,缓缓从莲花中心床上坐了起来!

“好!好!好!”

曹沅不断抚掌,淡淡道:“九千年了,你终于苏醒了,回归主人的怀抱吧,伏地武士!”

此话一出口,诡异的是,那伏地武士在经过最初的迷茫后竟然点了点头,然后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这才注意到,这位大西国的末代君主身材其实很高大,足足有将近一米八左右,即便内脏全部被掏空了,和制作木乃伊差不多,但是皮肉和身高却一点点萎缩的迹象都没有,这一下子站起来,于那巨大的水晶莲花棺中间负手而立,当真有一番睥睨天下的架势!

“又是一个九段绝巅的怪物,再加上一个不老尸,一个罗刹鬼,这天下怕是得被他们三个搅闹的腥风血雨无数!”

老疯子咬牙道:“必须把他们留在这里,不能让他们离开!青衣、小天,你们拦下罗刹鬼和不老尸,我去废掉伏地武士!”

说完,老疯子作势就要冲出去。结果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我一眼,沉声道:“现在不能意气行事,不要被感情束缚手脚,杀戮果决一些,罗刹鬼被打废,现在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你可明白?”

说完,老疯子犹如一阵狂风般冲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