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3章 妇人之仁/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唯有苦笑而已。

说到底,老疯子还是怕我动了恻隐之心,那些话说白了就是对我说的,是在提醒我--你会手下留情,但是情况你也看到了,人家不会手下留情,别把事情办砸了!

他可不就是这么个意思么?

说话之间,老疯子和青衣两个人已经冲了上去!

我们这边但凡是有一战之力的,也全都跟着上去了。

只不过,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伏地武士过去的,事实上,只有青衣一个人独对不老尸,很显然我们这边的人都不愿意走上和曹沅刀兵相见的路!

嘶吼声,愤怒的咆哮声在我耳旁回荡着……

只不过,这一切却仿佛与我无关。

虽然我不知道在眼下的情况里不该,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动步子。两条腿里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死死黏在地面上,无论如何抬不起来。

因为,这一抬起来,就注定我要走上和曹沅厮杀的道路,那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绯红杀气在我眼前跃动,透过这一片血色,我的视线始终都停驻在曹沅的脸上,看着那张近在咫尺,却又仿佛相隔天涯海角的清秀容颜,我的心在一点点的变的冰凉,犹如一点点的被撕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我听到她的消息,我一往无前,压根儿没有问敌人是谁,敌人在哪里,直接就冲到了大连,不远万里的奔赴远洋,冲击海啸,在步履维艰中一点点的来到了这里,可是我迎来的就是她的一句决裂吗?

这种落差,我真的难以接受!

这时候,老疯子和青衣那边已经交锋了,可怕的能量风暴直接将这里笼罩、席卷!

那伏地武士很强,特别特别的强。甚至已经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九千年来阴河养尸早就让它的尸身比铁板都要坚硬的多,无论是老疯子的打神鞭还是林青手里的惊蛰,都根本伤不了这伏地武士的尸身,反而伏地武士每一次动手,都把老疯子他们搞得无比狼狈。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真的是太强悍了,只见伏地武士每一次抬起手掌,手掌中都会喷薄出巨大的光柱。类似于阴兵手里的那种史前超文明制造的枪械发出的激光,但却比那种激光能量要充足的多!

如果,那种史前超文明所制造的枪械里发射出的激光是子弹的话,那么这伏地武士抬手之间爆出的能量就是--炮弹!

这就是二者之间的差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每一次伏地武士一抬手,手心里就会冲出一道跟水桶粗细差不多的白色光柱,那种光柱一路走来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就是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白色光柱所及之处,直接就在地上炸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坑,掀起的气浪都能把人掀飞,指哪打哪!

林青、罗莎、老疯子、胖子和陈煜还好,他们手脚上的功夫都不错,而且动作也灵活,多多少少还是能躲开的,只是可怜了张金牙,他这个茅山道传人在这里完全没有用武之地。茅山道主要借助至阳之物来克制阴邪,玩的是阴阳相生相克之术,碰到伏地武士这种结合了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超文明和传统传统养尸之术结合产生的怪物完全失效了,与天师道、摸金四门不一样,并不侧重于对自己身体的锤炼,再加上他自个儿连茅山道术都玩的不精,除了童子尿、朱砂什么的玩意,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护体,所以刚刚上去就倒了霉了。伏地武士一记掌心雷朝他轰杀过去的时候,是躲躲不开,防防不住,直接就被能量余波炸飞了,在掀起的气浪席卷下直接就被冲上来了,吓得“嗷嗷”直叫唤,气浪灌进嘴里,一张嘴被撑得老大,脸皮子就跟波浪似得“哗啦啦”的起伏颤抖着,等落地的时候,腮帮子着地,眼皮子一翻就没反应的,最里面的金牙也磕掉了,“咕噜噜”的从嘴角滚落了出来……

这场战斗,从最一开始,老疯子他们几个人就失去了先机。被绝对压制。伏地武士双脚都在向下喷薄能量,就跟喷气式飞机似得,能量逆冲,推着他冲天而起,立在半空中,双掌来回交替拍出,对着地上的老疯子他们几个人是不断狂轰滥炸,就跟成片的轰炸机在不断丢炸弹一样,老疯子他们几个人只能躲,险象环生,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干瞪眼着躲,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活生生的炸死。

我看的都懵了!!

伏地武士这东西,已经不能用道行两个字来形容了!

尼玛,核弹头有道行吗?谁能说说它是几段修为?但一颗丢下来,十个大天师都不够轰杀的!

这伏地武士和核弹头就差不多了,完全就是个超级武器,说是终极战士一点都不夸张,它就是为了杀戮而诞生的,无法用道行来衡量,刀砍不断,枪射不穿,火烧不透,水淹不死。只要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不枯竭,它就能一直这么轰炸下去,谁能受的了啊?

而青衣那边,也已经被不老尸压制了!

前世今生融会贯通,两世身融合,不老尸大成!

大成的不老尸,相当于九段大天师,青衣这个天师根本不是对手。不一会儿就衣袍染血,看得出,这还是曹沅不断在退让,不断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青衣肯定已经陨落了!

手足相残,同根相煎!

看着眼前恍如末日的厮杀,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过了不足一秒。我便再一次睁开了双眼,长长呼出一口胸腔间的浊气,终于朝着曹沅踏出了一步。

曹沅是我珍视的人,青衣也是,胖子、林青他们全部都是!

他们都是我父亲去世以后,待我如手足的人。

我不能因为曹沅,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

在楼兰王宫,我眼睁睁的看着曹沅被不老尸和罗刹鬼夺走。这一次,我不会再看着我所珍视的兄弟被夺走!

一步踏出,厚重的军靴落地时碾压的脚下的土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有些艰难的将百辟刀高高举起,霎时,杀气冲天而起,入眼之处一片绯红。

此刻,我犹如一个置身疆场中的士兵,从第一步踏出开始就再没有回头的余地,脚步愈来愈疾,最后干脆是在奔跑了,身上的杀气犹如火焰一般跳动着,这一瞬间我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狂猛到极致的能量,所过之处,杀气让地面都一寸寸的崩溃,在这样的能量推动下,我的速度亦是狂飙到了一个极限,我只听到耳畔有风声在呼啸,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曹沅近前。

此刻,曹沅在空中,青衣在地上,曹沅正不断用阴气猛轰青衣,青衣狼狈闪躲。

既然无法说服曹沅,那就只能击败她。强行带走她!

她在半空,首先要做的,是让她下来!

这些念头在电光石火中闪过我的脑海,然后,我将杀气全都运到了脚下,猛然一蹬地面。

这是我受到了伏地武士的启发想出来的法子,不知道有没有用,也不知道我的杀气到底能将我推多高,但我必须试试!

轰!

杀气在我脚下爆开,可怕的能量冲击的地面都裂开了,然后我整个人就被推的朝半空中冲去,失重感让我肾上腺素狂飙,整个人都在情不可遏的哆嗦,我不知道到底是紧张还是因为兴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我这一冲,所处高度远远超越了曹沅,足足冲到百米之上的高空,然后整个人呈一条抛物线狠狠朝着曹沅撞了过去!

虽相距甚远,但我明显在曹沅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愕,明显,她没想到我会出手,大出意外,被我抽冷子就逮住了机会。甚至愣在半空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欲挥刀,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能落下长锋。

因为曹沅完全没有防备,这一刀我要是想看,直接就能斩下她的头颅!

这个念头在我心中一冒出来,我握刀的手都不可抑制的在颤抖!

我终究是心软了!

然后,我轻轻叹了口气,任凭自己的身体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朝她撞了过去。接触的瞬间,她身上的阴气与我身上的杀气相互抵触,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寸寸笑容,然后她狠狠撞进了我怀里。

之前我就已经被多伦打伤,内脏首创,哪里能吃得住这样的撞击,这一瞬间只感觉五脏六腑就像是要碎裂了一样。张嘴就“哇”的喷出一口血,洒落在曹沅洁白的衣裙上,触目惊心。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朝地面坠落而去。

我看到,她神情一窒,不过眸光却柔和了很多,在下坠的过程中她怔怔看着我的鬓角,忽然轻轻叹道:“天哥,你的力量是用生命换取来的吧?你的鬓发已经白了。少年白首,看着有些刺眼。”

“不想活在愧疚里,只能拿命拼。”

这一刻,我不想管自己还能活多久,未来或长或短,我都看不清,甚至,我都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我是生是死,那些太复杂了,我弄不明白,也不想杞人忧天,我只看重这一刻,最起码,我希望我经历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倾尽全力,所以。我也不想考虑曹沅说的那些,只是看着她的双眼问她:“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吗?”

曹沅轻轻摇了摇头:“信仰不同,每个人的人生也不同!”

“别和我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忍不住咆哮了起来:“是不是三清道人?他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你难道连爹妈都不要了吗?”

曹沅轻声道:“你不了解他,他其实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是个很复杂的人,我看不懂他,但我却知道,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深邃的存在,他的思想和智慧,根本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一个刽子手,反而成了圣人了?”

我不禁在笑,冷冷的笑:“从十绝凶坟到西域三十六国,再到亚特兰蒂斯失落文明,他布局这些杀了多少人?”

曹沅摇了摇头:“杀戮,有时候并不是罪恶。要说杀戮,人类的自相残杀才是最凶狠的,古往今来,死于战祸的人到底有多少?你是干这行的,你了解历史,你洞彻万年来的人类文明,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其实是人类自己!”

我一时无言以对。

曹沅别过了头,似在犹豫,然后问我:“倒是你,天哥,你为什么刚才不落下那一刀,你应该知道,刚才是你最好的机会,你那一刀如果落下,我会被你杀死,而你,将吸收我的阴气,踩在我的肩膀上成为真正的八段天使级高手,傲视阴阳两界!”

“我不想再沾朋友的血。”

我脑子里闪过了沈梦琪,咬了咬牙,看着曹沅说道:“而且,你还欠我一个解释,我步履维艰的来到了这里,迎来的却是你这样的态度。你还欠我一个解释!”

“很抱歉,这个解释我永远给不了你了,而且,天哥,你不杀我,真的是一个很愚蠢的决定,妇人之仁!”

曹沅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话锋一转,忽然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不杀我,我!杀!你!”

此刻,我们已经快着陆了,曹沅在这个时候闪电般的抬起了手,狠狠朝着我胸口上拍击了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