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5章 三生石前问三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疯子的身体情况我心里有数,被人暗算改命失败,他的身体已经恶劣到了一个极限!

而三生石就算是正常的修道者用了以后都受不了阴气侵体,更不用说老疯子了,他这一用,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

我想制止他,可相距颇远,根本来不及了,因为老疯子已经祭出了那块三生石残片,一瞬间,那块三生石就在他道门灵气的包裹下晃晃悠悠的从他胸口飘起,最后悬于他头顶上,看着非常玄奥神异。

呼啦啦……

一股阴风毫无征兆的就冒了出来,平地而起,就像是龙卷风一样围着老疯子转,吹的老疯子身上破破烂烂的袄子猎猎作响,满头灰白洗漱的头发也随着阴风乱舞,只不过一张被岁月刻满痕迹的苍老脸上却诡异的涌现出了一丝微笑。

那是……解脱一样的微笑!

老疯子静静凝视着半空中的伏地武士。一字一顿说道:“老子好歹也活了上百岁的人了,在阳间辈分是足够了,如今却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后辈在身边流血无可奈何,丢人啊!恭喜你,你成功刺激到了我的自尊,今儿个,老头子拼了这把老骨头不要,也不让你这个鬼东西完整从这里出去!”

说完,他浑身上下的道门灵气近乎沸腾了,那块三生石的碎片在道门灵气的刺激下在半空中“嗡”的颤抖了一下,顷刻间开始洒落青蒙蒙的光辉,表面竟然一下子开始变得光洁了,就像是镜面一样!

诡异的一幕这时候出现了,原本无喜无悲,在半空中漂浮着的伏地武士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胸口的亚特兰蒂斯之心透过皮肉绽放出了璀璨的光,忽明忽暗,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干扰一样。

老疯子的脸。也一下子苍白了许多。

“找死!”

曹沅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妙,大喝一声,直接冲着老疯子就冲了过来,明显感觉到了那块儿三生石对伏地武士有很强的克制,想动手解决掉老疯子。

我哪里能容得了她动手?

经过这么一会儿工夫的休息,我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曹沅一动,我也不客气,绯红杀气在脚下爆开,整个人的速度狂飙到极限,直接横在了曹沅面前,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我心里早已没有温度,百辟刀在手中挽了个刀花,一引长刀,直指曹沅:“你的对手是我!”

“葛天中,你别找死!”

曹沅终于怒了,这是别后重逢以来,我头一次看到她如此的愤怒,身上的阴气都已经冒出了黑光,直呼我的名字,吼道:“你难道今天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到底吗?你认为我杀不死你?”

“是敌非友,这是你的选择。”

我眼帘低垂,长长呼出一口胸腔里的浊气,一字一顿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很难缠的敌人,一息尚存,就一定会周旋到底!想要我的命,你自己来拿!”

曹沅怒不可遏,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我扑了上来!

“杀!”

我亦是一声大吼。直接迎了上去,一往无前。

友情,爱情……

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扰乱我心神的事情在这一刻我全都撇开,此刻,我只是个武人。

过去的,记住了。

消逝的,也算了。

唯有长刀永恒!

有一场不要命的拼杀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上演了,始一交锋,就是只取彼此要害,生死相搏。

这一刻,我们拼的是命!

“你放手吧!”

拼杀之中,曹沅仍旧不忘记劝说我,一边出手一边说道:“你不要再逼我了!”

对此,我无话可说,唯有在狂笑中不断出刀。

“早知今日,当年我便不该救你!”

这时候,一道冷幽幽的声音忽然飘荡了过来,竟然是青衣已经站了起来。手掌上蒙着一层黄蒙蒙的光,那是道门的七神印,他终于还是准备好了。

“天道无能,遂使阴邪横行人间;阴阳逆乱,魑魅魍魉荼毒生灵。”

青衣看着自己的手掌,沉声喝道:“如此天道。我尊之何用?不如画地为牢,化七魄为七神,燃三魂为三才,祭我身,补天裂!”

语落,悍然冲入了我和曹沅的战斗。一时间,厮杀更为惨烈!

青衣一加入,我的压力顿时大减,我们二人合力围攻曹沅的同时,我还有功夫去看老疯子那里。

伏地武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胸口的亚特兰蒂斯之心闪烁的更加频繁。不过当我的目光落在老疯子头顶上的三生石的时候。我整个人当时就愣住了。

因为,当我的视线凝聚在那块三生石碎片上的时候,那块彩色的石头上竟然浮现出了画面!

不错,就是浮现出了画面!!

画面上呈现出来是一副古代人家,看样子颇为富贵,门口有仆从。还有兵丁守门,倒是更像是官宦人家!

而且,不出意外应该是南北朝时期的官宦人家,因为画面里的人穿的并不是汉家传统的曲裾深衣,因为在汉朝以前,汉人是根本不穿裤子的,准确的说,是穷人干脆不穿裤子,有钱人穿开裆裤,就是只有两条裤管,是汉朝的时候才开始出现了合裆裤,最先流行穿合裆裤的也是在骑马打仗的军人里开始的,至于为什么,这个就不用说了吧?穿个开裆裤骑马,绝对说不上舒服!只不过汉人的合裆裤,裤管极宽,行动一直不便,一直等到了魏晋南北朝的时候,五胡乱华之后,胡文明和汉文明碰撞过后,汉人的合裆裤才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裤脚缩小,不再以宽大为美,更加侧重于方便起码作战。

画面中的人身上穿的衣服,应该就是南北朝的时候,胡汉文明融合的差不多了以后出现的汉服。

在画面中,那做豪门府邸里人来人往,最后在一个稳婆打扮的女人的怀抱下,一个刚刚出生的小男孩儿被抱了出来。

看到这个小男孩的模样时,我浑身狂震!

因为这个刚刚出生的小男孩儿的模样。和我尚在襁褓时拍下的照片一模一样!!

然后……一连串的画面闪过……

有这个小男孩儿习武的画面,也有他学习的画面。

看完之后,我基本上确定了……我看到的画面,就是我的前世!

三生石前,我看到了自己的前世!!

这个小男孩儿,就是前世的我,也是花木兰口中的“他”!

我的前世,就是出生在了发丘中郎将的家庭,后来子承父业,进入了朝廷,开始专门发掘一些前朝王公贵族的大墓,来为北魏朝廷收敛钱财,因为北魏时期,南北两朝对峙,还有北方草原上的柔然人时不时南下,厮杀战斗从来不停,国库空虚,无法豢养庞大的常备军,最后只能学习三国时期的曹操,发掘古墓,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官盗,两手空空发死人财!

我的前世,就是在那个时候和花木兰认识的。

从相知,到相恋……

我都亲眼看了一遍!!

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残酷吗?我亲眼看着我挚爱的女人和我的前世在一起,一直都在做的爱情美梦也一点点的惊醒,然后才发现,自己做了自己前世的备胎。

前世?与我无关,因为我的人格是独立的,外人看来我们本是一体,但在我看来,我是我,他是他。

我一嘴钢牙咬碎,眼角都迸出了一股股暖暖的液体--那是血。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原来人在极度悲愤的时候,真的可以瞪裂眼眶!

我手中的百辟刀,就是我的前世从一座古墓里面挖掘出来的,最后送给了花木兰!

最后发生了什么,其实我之前也有听闻,拓跋焘看上了花木兰,出于私心,把我的前世丢去了一个地方执行任务!

这个地方,似乎是在西藏!!

具体的发生了什么,三生石上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来,我只知道那个地方有三个大字--锁龙窟!

我的前世,就是折损在了锁龙窟里面。

短短片刻,我看了我前世的一生,心神失守,竟然是久久难以回神。直到,一声愤怒的咆哮将我惊醒。

发出这声咆哮的,是伏地武士,这个时候的伏地武士已经不再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了,怎么说呢,它似乎有了情绪!

没错,就是有了情绪!

如果说之前的它就是一个战斗武器的话,现在的它就已经有了情绪,带上了一丝人性化,仰头咆哮,声震苍穹,口中发出了一连串古老晦涩的音节。

它说的话是古希腊语,我能听得懂,大概的意思是--“三清,你骗了我,亡了我的国家,杀死了我的亲人,我和你不共戴天!”

这嘶吼声悲怆到了极点,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在怒吼一样。

它终于醒了?

我们的计划,似乎实现了!

我心中狂喜,果然三清道人就算是本事滔天,最后也还是没能彻底消灭掉大西国末代君主的意识,在三生石下,老疯子重新唤醒了伏地武士的战魂!!

最初的愤怒过后,伏地武士终于有了下一步的动作,扭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目光第一时间锁定了曹沅。

然后……它犹如饿虎扑食一样朝着曹沅扑了上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