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6章 复仇之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哈哈……”

老疯子狂笑了起来,似乎看到伏地武士走向三清道人的对立面非常开心似得,仰头大笑,满头灰白头发乱舞,只不过笑着笑着,他的口、鼻、眼睛里面就开始往出淌血了。

猩红的血,划破他的脸颊,最后从下巴上一滴滴的坠落,触目惊心!

“这一世,终于到头了。”

待得笑罢,老疯子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浓浓的哀伤,无法消融的那种,目光在四周环视一圈,最后又怅然一叹:“罢了,罢了!再不做徒劳的挣扎了,生死有命,一生修道终究敌不过宿命二字啊!”

说此一顿,老疯子的嘴里忽然开始涌出了大量的鲜血。豁然回头看向了我,嘶声吼道:“葛家小子,不要淌天道盟的水太深,不要再走你们葛家的老路!”

说完,沉浮于老疯子头顶的那颗三生石碎片“啪嚓”一下崩碎炸开了,就像是老疯子那犹如风中烛火般的生命一样。直接走到了尽头了。

老疯子自己更是踉跄倒地,再没多说什么,连一句遗言都没有,一边惨笑,一边断断续续的哼唱起了悲凉婉转的秦腔,最后缓缓合上了双眼。

他倒地想告诉我什么?

天道盟……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内幕,和我们葛家又有着怎样的恩怨纠葛!还有让我的前世折戟沉沙的那锁龙窟到底是什么地方?透过三生石,我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我的前世其实也是个修炼者,他修炼的就是杀气,不出意外,他就是第一个开始修炼杀气的人,葛家的杀气,是他从一座古墓里面带出来的,具体是谁的古墓,三生石里面没有体现出来,不过我的前世修炼杀气的时间倒是和青衣所说的杀气出现的年代相吻合,也就是说。我的前世,就是第一个修炼杀气的人!

但,这杀气却并非青衣所说,是我们葛家所创,我们葛家也是从别的地方得来的!!

还有,为什么我的前世修炼的杀气却能轮回,而我父亲和我爷爷,却去了那个未知的地方?

这一系列的问题徘徊在我心头,可惜,老疯子一去,再无人能给我任何提示了!

看着老疯子躺在苍茫大地上的佝偻身子,忽然,我悲从心中来!

老疯子一去,他们那一代人……算是彻底落幕了吧?

我爷爷,老疯子……

曾经叱咤风云、辉煌了一个时代,如今,还是免不了落幕。

英雄迟暮,江山换代,在时间面前,什么都是不堪一击!

我轻轻叹了口气,重新将目光投回战场。

伏地武士临阵倒戈,再加上青衣,曹沅已经被绝对压制了!

青衣其实对她的威胁并不大,毕竟青衣才是天师。哪怕是天师道不世出的鬼才,掌握了道门七神印,终究在道行上差一截儿,对她这个堪比大天师的不老尸也是无奈!

真正压制了曹沅的,是伏地武士!

战魂回归,伏地武士比先前更加可怕了,抬手指间可怕的能量风暴席卷,贴身肉搏也无惧曹沅,再加上有个青衣帮衬着,把曹沅搞得非常狼狈,在不断后退。

这是……干掉她的最好机会!

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百辟刀,现在曹沅只是能勉力支撑而已,如果我一旦加入,她连支撑都很难了,估计很快就会被击毙!

既然,不能让你回心转意,那么,就把你留在这里吧!

总归。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这个朋友走上一条不归路,成为罪人。我长长呼出一口胸腔间的浊气,朝着曹沅迈出了脚步!

一步出,风云骤起!

不是我引动的,是这片地宫竟然毫无征兆的就颤抖了起来。

轰隆隆。

阵阵犹如闷雷般可怕的响动在四方激荡,脚下的土地在一寸寸的崩裂。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也在一点点的崩溃,挡在能量罩外面的封土开始坠落。

这当然不可能是我引起的巨变,我也没有这样的力量,就我目前这点实力,哪怕杀气成倍暴涨,也根本无法对抗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更别说崩坏这片地宫了!

更加可怕的还在后面!

地宫的巨变开始后不出三秒,只听轰隆一声,毫无征兆的地宫顶部的封土就炸开了一个口子,准确的说,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口子了,而是一个大洞。也不是被炸开的,而是被戳开的,紧接着一根巨大的手指就从上面戳了进来!

为什么说是一根巨大的手指?

因为这根手指就跟故宫里的顶梁柱一样粗大,戳破了地宫上面的封土,也戳破了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直接就朝着伏地武士的戳了下来!

伏地武士想跑来的。奈何速度不如这根忽然戳下来的手指速度快,直接就被摁在了地上。

轰隆隆!

这一瞬间,真的跟地震了一样,地面崩塌的更厉害了,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更是瓦解了一多半!

伏地武士被这根手指摁在地上以后,就彻底被动静儿了,似乎是被一指头……摁死了?

离伏地武士很近的青衣和曹沅也遭殃了,虽然他们没有被结结实实的摁地上,但是那根巨大的手指落地的时候冲击起的气浪就直接把他们掀翻了,青衣在半空中就张嘴“哇”的喷了一口血,落地就再没站起来,很显然受了重伤,曹沅也好不到哪,被气浪足足拍飞了好几十米,很是狼狈!

这一幕已经把我惊呆了!

尼玛,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眼瞅着马上就能伙同伏地武士搞定曹沅了,忽然从天上戳下一根手指,刺破地面直接钉到了地宫这里不说。还撞破了亚特兰蒂斯之心撑起的能量罩,最后更是把伏地武士像是戳蚂蚁一样直接戳死了,而且还炸飞了一个天师,一个不老尸?

这叫个什么事儿!难道是神出手了吗?

戳翻了伏地武士以后,那根手指就抬起消失了。

四周一片死寂,我沉浸在震撼中久久无法自拔。

“主……主人?”

忽然,不远处一声轻呼将我从震惊中拉了回头,我扭头一看,竟然是曹沅,她满脸崇拜的看着那根手指留下的黑黢黢的大洞,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面色狂变,扭头就对着我大吼道:“天哥,赶紧离开这里,快!主人要来了,再不走你们就走不了了!”

主人?

难道是三清道人么?

我朝四周扫视了一眼。

青衣倒地不起,老疯子战死了,张金牙半死不活只能躺着,剩下的胖子、林青他们全都昏迷了,周敬也在支撑完十方天地后脱力了,还有一个媛,正抱着伏地武士的尸身正在痛哭……

走?这还走得了么!

这大概是最惨烈的一次了吧?摸金四门全部出动,最后只剩下了我和胖子,老疯子也战死了。折损了这么多高手,我就是有心想逃,现在也无力回天了,我带不走这么多人!

让我自己逃生吗?

我葛天中没本事,但也知道“义字当头,退无可退”这八个字的道理。丢下兄弟自己撒丫子逃命,我真的做不到!

我无视了曹沅,甚至我都懒得去想刚刚一副要除我而后快的架势的曹沅,为什么一转眼又让我赶紧逃命。目光四处游离,最后锁定在了躲在废墟里、贼头贼脑的四处窥视的多伦身上!

三清道人的力量近乎通神,我不可敌,一百个我都不是三清道人的对手,等他一来,我就是见到了豹子的家犬,只能卧在地上给人家当干粮,除了授首,再无选择。

但是,在三清道人来之前,我却还有选择!

是在原地等死?还是报了父仇再死?

这根本是个不需要选择的问题,眼下只有我一个人还能站得住,我不会在犹豫--报仇,就在此刻!

想到了我父亲,我的心里就在滴血。悲愤之下,绯红杀气更盛,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跳动着。

话不多说,一引长刀,我直接就朝着多伦杀奔过去!

“不能啊!”

曹沅似乎猜到了我要做什么,连忙喝道:“多伦对主人有很大的用处。杀不得,你这一刀下去,才是真正的不归路!”

不归路?

我心中冷笑,从我父亲不明不白的就死在秦岭大山,从我收了这把百辟刀开始,我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到如今看了前世今生,爱恨沉浮了我这一生,我还有什么眷恋?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老子还有什么怕的?

曹沅在喊,可我的脚步都不曾停留片刻,越过遍地创意的地宫废墟,冲着多伦就上去了。

多伦先前就已经被我彻彻底底的打废了,现在根本没能力反抗,一看到我过来,差点没吓死,惊呼一声,掉头撒丫子就跑!

可惜。我有绯红杀气助力,他脚下的功夫再好,如何能快得过我?几个呼吸我就追上了,看着那具熟悉的身躯的背影,我心中抽搐,那毕竟是我父亲的尸身,不过也就是抽搐了那么一下子而已,然后我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百辟刀送了出去,喉腔间也情不可遏的爆出一声怒吼:“还你欠我的债!”

语落,刀锋穿透了对方的身躯,我眼中泪光迸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