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7章 六段杀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煞之气,犹如决堤的江河,疯狂涌入我的体内,转化成了杀气!

一时间,我身上的绯红杀气愈发的炽烈了。

“啊!”

多伦陡然昂首,声嘶力竭的惨叫了起来,可能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痛苦,所以身子都在不断扭曲、抽搐、挣扎着,可惜这一刀我是从他背部右侧的位置切入的,因为它用的是我父亲的尸体,我知道我父亲的心脏其实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寻常人的心脏是在左胸,可是我父亲的心脏是在右胸,所以我这一刀是直接钉在心脏上的,他就是想挣脱都不太可能了。

罗刹鬼,上身之后便是尸魂一体,我钉其心脏,这是要命的地方!

看他在痛苦的挣扎,我心里面没有一点点复仇成功的感觉,反而皆是伤痛。

伤在了他的身上,但疼在了我心里!

毕竟。这是我父亲的尸体啊……

我只希望这一刻快点结束,更不想看到他挣扎,因为他每一次挣扎,恍惚之间我就看到了我父亲在濒死之际的绝望和痛苦。

当初,他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难受才挺过去解脱了的啊?

我怒吼一声,干脆一脚将多伦踩到,然后疯狂的吸收着他体内的阴煞之气。

杀气。愈狂。

我的眼前一片猩红,能感觉得到我身上的杀气在一层层暴涨着,很快就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充斥在我体内的每一条奇经八脉中,甚至,我都能感觉到我的经脉都有了一点点的胀痛。

这分明就是要突破的征兆!

难道在杀气暴走的状态下,我还能突破?

是了。肯定是可以突破的,甚至可以说是双重突破--我的真实道行即将踏入六段,而暴走后的道行,可能会踏入……九段!!

终于,杀气的积攒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就像是一颗小型核弹在我体内忽然爆开了一样,“轰”的一下。杀气暴走四溢,游走的速度一下子狂飙到了极限,进而又渐渐回拢,恢复到了平静。

体内虽然平静了许多,可是体表的杀气却更加狂暴了,护体杀气已经完全变成了黑红的血色,冲天而起,护体杀气犹如火焰一样在我身上跃动,“火苗”足足有半米之长!

隐隐之间,我的鼻腔间似乎都闻到了血腥味。

强大的力量充斥在我的身体中,这一瞬间我真的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可上九天摘星揽月,纵身黄泉乘风破浪,抬手就能捏碎世间一切禁锢的错觉!!

这是强大的力量带给我的自信。

我知道,现在的我,真实道行已经达到了六段,杀气狂暴之后就是九段巅峰!!

这,就是九段巅峰的力量!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看了眼脚下的多伦,对方早就已经没动静了,他张狂了一世,终于还是死在了我的刀下,魂飞魄散,轮回路段!

哐!

百辟刀插在了阴冷湿润的土地里,这一瞬间,我浑身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去了一样,即便已经很努力的在拄着百辟刀支撑自己,最终还是没能抵得住,膝盖一软跪倒在了我父亲的尸体旁。

“父亲,你的仇,我报了!”

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着,跪在我父亲尸体旁轻轻说出了这句话。

这一幕,我在梦中不知道的徘徊了多少次,我也曾想过,假如我大仇得报,我一定要对着多伦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可是,真正等我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以后,所有的豪言壮语都缩在嗓子眼儿里出不来了,酝酿了半天,只有八个字--父亲,你的仇,我报了。

这八个字一说完,我终于按捺不住情绪,伏倒在我父亲的身体旁边呜咽了起来,从呜咽,到落泪,最后到嚎啕大哭,眼泪就像是决堤了一样,怎么遏制都遏制不住,仿佛要在这短短片刻中将一切的全都发泄出来了一样!

男儿有泪不轻弹,一切只因未到伤心处而已!

又有谁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我和青衣、胖子、林青、周敬他们都不一样!!

他们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因为周围圈子的影响就开始学习如何去战斗,如何去杀戮,他们也知道这是个复杂的世界,在活人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死人的世界!

而我呢?我只是个屌丝而已!

我接受的是现代科学教育,在二十岁之前,我虽然受到了家族的影响,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但是却从来没有接触过,一下子将我推进漩涡,只能是逼得我一步步的走向疯狂。不疯狂,我就活不下去。

我战胜了恐惧,战胜了死亡,战胜了一次次撕心裂肺的伤害和疼痛,只为复仇!!

是复仇的力量支撑着我走到现在的,如今大仇得报,我再难克制情绪。整个人犹如失了魂魄,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莫名其妙的用自己嘶哑的喉咙带着哭泣的呜咽哼唱起了花木兰用秦腔改编的那首稼轩词。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未彻。

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呜咽的秦腔,伴随着正在坍圮的地宫发出的“轰隆隆”的巨响在这里回荡,这一刻我的思绪一片空白,无喜无悲,直到,一声大喝将我惊醒。有些茫然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曹沅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了起来,四周乱石、泥土坠落,恍如世界末日,她一袭白衣白裙看起来是那么的抢眼。

“天哥,快走啊!!”

曹沅在声嘶力竭呼喊,眼睛盯着那个被打破的巨洞:“主人马上就要来了。你杀死了多伦,坏了他的计划,再不走可就走不了,难道你想成为多伦的代替品,也被主人弄成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吗?!”

说完,她猛然对着我这边一招手,霎时,一股狂猛的阴气就朝我这里席卷了过来,那阴气在半空中就化成了一只手掌的模样,然后一下子抓在了我的身上,我本来想反抗,无奈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行动就被抓住了,当时就被曹沅拉扯着朝她那边飞去!

惊变,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我父亲的尸体竟然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了动静,就像是起尸一样,一下子从地上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下子抱住了我,而且力气极大,抱住我的瞬间直接震破了曹沅抓在我身上的用阴气幻化成的大手,不光如此,还直接震破了身上的护体杀气!

我一慌,难不成多伦还没死透?慌忙之下我也没细看我父亲的尸体的情况,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不过现在这功夫我也没心思细想!

完全是下意识的,我一把将百辟刀从地上拔起,伸手就去推我父亲的尸体,稍微推开一些距离,举起百辟刀作势要砍!

结果,就在这时,我父亲的尸体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我的刀就落不下去了。

这时怎样的一双眼睛?

黑白分明,充满了慈爱和心疼!

这眼神我真的是太熟悉了,打我记事起,在我所认识的所有人里,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眼神看我--这个人是我的父亲。

“爸?”

我愣了愣神。

“我时间无多,记住我接下来的话,并且将之当成你今后做事的一切标准!”

我爸的尸体竟然诡异的抬起了手,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他的手很冷,就像是冰块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温度,也让我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这不是复活!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父亲的三魂七魄不是早已不在阴阳之间,而是去了属于修炼者的地方,再也无法回归了阳间了么?

为什么他忽然能回到自己的尸体上?而且,上一次在西域三十六国的时候,我父亲就曾经忽然和多伦抢夺身体的控制权,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我一命!

不及我多想。我父亲这时候又一次开口了:“我和你爷爷曾静窥视到了不该窥视的东西,所以我们一直都不想让你走进这一行,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被我牵连进来了!这也是我在闭上眼的时候,一直都在担心的一点,你性子刚烈,最终孝道,我就怕你走上这条不归路。没想到你终究还是难逃一劫!”

说此一顿,我父亲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飞快说道:“儿子,记住了,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不要相信你眼睛看到的一切,因为这个世界是荒唐的。我们所有人都活在一个阴谋里面,阴阳两道是空、魑魅魍魉是幻,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牢笼!不要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太复杂了,我时间有限,说不明白,你只需要记住,不要相信你看到的这个世界的一切,明白吗?想知道我和你爷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想知道这个荒唐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那就变强吧!九段杀气不是尽头,踏着终生的骸骨一路前行,要嘛退隐江湖,要嘛疯狂到极致。然后用你的拳头打碎这座牢笼!

武力的极致才能让你走到世界的巅峰,站在世界的巅峰你才能看清亘古的迷雾,现在你不过是局中人而已!

还有,不要相信天道盟!

这个组织最开始的时候是伟大的,但是现在只不过是蛇鼠窝而已!”

说到这里,我的父亲忽然一把抱住了我,抱得很用力,然后在我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儿子,为了这一次见面,爸已经用尽了力量,以后所有的路怕是都靠你自己了。真的对不起,爸也想陪着你,可是谁让我们姓葛呢?所以,我们注定孤独着。对了,爸一直都没告诉你的是,其实你母亲还活着,既然你已经加入了天道盟,想必你母亲已经见过你了,她就是天道盟的人,只不过……孩子啊,不到七段杀气。如果你硬不起心肠,做不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永远都不要去打听你母亲的事情!明白吗?你要见她,注定是要踩着尸山血海!”

说完,我父亲忽然狠狠推了我一把,力量特别大,我直接就被推得倒飞了出去!!

然后,一只完全由阴气凝聚的大手就在半空中抓住了我!

是曹沅!

只见,曹沅竟然疯狂的刺激了自己所有的阴气,凭空幻化出数十只巨大的阴气之手,将我、青衣、林青他们全都抓了起来,死死将我们攥在拳头里面,然后猛然朝地宫上面的封土砸了上去,只听“轰隆”一声,封土被砸裂,然后握着我们就将我们几个人送了出去,狂猛的碰撞中,我的身体不堪重负,原本就遭到了重创的内脏更是一阵剧痛,视线一阵模糊,张嘴就“哇”的喷出一口黑血。

“不!!”

我声嘶力竭的大吼,努力的睁大眼睛朝我父亲的方向看去,他已经倒下了,似乎是灵魂已经离开了,尸体被乱石砸中、掩埋……

我还没来得及带他归于故土啊!!!

难道,我就要对着他的衣冠冢悲伤一生?

在被送走之前,我最后看了一眼三清道人打开的通道,那里已经投下了巨大的投影,是一个穿着灰袍的清瘦男子,仅仅一个背影,就带给了我巨大的压力。

我努力的将这道背影铭记在了心中--他,是我更大的敌人!

然后,我的意识就陷入了黑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