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2章 多患之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这么严重?

而且,听宋亚男让齐楠给我带来的话,这件事情已经波及到了中条山莽河附近的十一个村庄,合计老百姓一万七千多人的性命朝不保夕?

波及范围这么大,而且莽河附近是第一个遭殃的地方……

看来,中条山的所有隐患已经彻底爆发出来了。

他娘的,就老子这点儿修为能搞的定么?

有一句话宋亚男可真是说对了,这回这档子事情啊,老子还真得拿自己的尸体去填!

我腿都有些发软了,挂了电话以后,直接一屁股就坐倒在床上了。

花木兰和我心意相通,一看我这个样子,当时就问我:“怎么?事情难道很棘手?”

“中条山!”

我就说了三个字,花木兰的脸色就变了,估计她心里也有数了!

这中条山。历来就是个多患之地啊!

我以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途径那里,当时隔着大老远的看了一眼差点没给我吓死!

从风水堪舆上来说,中条山就是属于典型的山水龙盘!

没错,那里有一条龙脉,而且还是大龙之脉!

这条大龙。已经不是安邦定国的龙脉了,比以前说过的那几条首都的龙脉要搭的多,因为它定的根本不是一国之国祚,定的是一个民族的气运,这个民族是哪个民族就不用说了吧?

就是大汉民族!!是华夏文明!!

千年以来,无数风水堪舆先生行走大江南北,一直在寻找定住了汉民族气运千年不衰的龙脉在哪里,到现在基本上确定有三条龙脉定的不是一国的气运,而是汉民族的这个一直都没有泯灭的伟大民族的气运。

这三条龙脉,有两条水龙脉。一条山龙脉!

两条水龙脉不用多说,是长江和黄河,这条山龙脉,就是的中条山!

但凡熟悉历史地理的人应该都知道,中条山和黄帝、舜等一系列华夏人文始祖挂着勾。不光如此,夏商周皆与这个地方有关,从气运上来讲,人杰地灵,开华夏人文之天!

这条龙脉,亘古以来,纵观整个地球,只有一条,它的名字叫做--十龙天脉!

顾名思义,那个地方,十条龙脉环绕,所以构成了十龙天脉!

首先最大的龙脉肯定是中条山的整体走向,这是那条最大的“龙”。

除此之外,龙中有龙!

什么叫做“龙中有龙”?就是在中条山里,山水格局分别又形成了九条小龙脉!

这种格局叫做“龙生九子局”!

九条小龙脉我没有全看过,但历代风水堪舆先生留下的手札里有过记载,而我亲眼看过的小龙脉有三条。

一条在舜王坪。

一条在中村洞天。

第三条,就是这次事件里首当其冲的蟒河!

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分别主宰着不同的气运。加上中条山这条大龙,一共十条,于是就形成了这十龙天脉!

这就是中条山的复杂风水格局,本来吧,十龙天脉这是大吉之脉,能主宰整个华夏民族的气运,庇佑炎黄子孙,可我为什么怕呢?这就得从历史的根源上来说了。

这个地方的历史,非常非常复杂,复杂到了一个极点!

因为复杂。所以,十龙天脉的气运……被污了!!

中条山五行为金,主宰着财富和刀兵!

在十龙天脉里孕育的九条小龙中,有一条就是运城的盐湖!

龙生九子,九子不同,九子分别是囚牛、睚眦、嘲风、狻猊、蒲牢、霸下、狴犴、螭吻!

这九条小龙脉,属性也与这九子个性非常相似!

运城盐湖龙脉,是九子之中的霸下龙脉!

霸下,善治水,所以,盐湖一直都非常平静,产盐量极高!

在古代什么最赚钱?

毫无疑问,盐、铁!

汉武帝把盐铁收归国有,所以几年内就积聚了庞大的财力,起兵横扫漠北,打的匈奴人哭爹喊娘,这盐铁在古代有多么赚钱,可想而知!

运城盐湖在古代就是产盐最高的地方之一,有“天下九分盐”的说法,不知道创造了多少财富,一直都是皇帝的腰包!

不光如此,中条山还产铁!

总而言之,这里什么都产,特别富庶。

谁有钱,谁说话就气粗。毫无疑问,中条山因为富庶,一直都成为争夺的地方,古代哪个皇帝不是死死掐着这个地方?重兵把守,生怕丢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谁掌握了中条山,谁就有了在晋豫、中原地区裂土封疆的力量!是故,每逢乱世天下烽烟骤起的时候,这里都是首先爆发战争的地方,鲜血几乎染红了中条山的每一寸土地!

冷兵器时代结束以后。到了近代,这里因为地理还是狼烟不灭!

为什么?

因为它的战略意义还是很大,被西方人称之为“东方的马其诺防线”,是夺取中原的必争之地!

二战的时候,日本军队把这里视为关中门户。想打进西安,就必须拿下中条山,于是在1937年到1941年的时候,先后13次进攻中条山,但都被卫立煌打退了,杨虎城的家底几乎在这里拼光了,战死两万多人,让日本人三年没能踏过中条山,因为这个,那支军队也被称之为“冷娃”,全是陕西子弟兵。

不过,八年抗战里,最耻辱,也是最悲壮的一场战役也是在这里打响的,这场战役史书上称之为“中条山战役”。也被称之为“中原战役”。

为什么说它是耻辱?

这一场战役里,咱们国家的兵真的是尽了力了,第3军、12师等军队全都是战至最后一人,甚至连军长和师长都殉国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挡住日本人,战死八万人,最后大撤退的时候,被日本人撵着跳进黄河里淹死的军人成片成片的!!而日本人死了多少?600人!!

这不是耻辱是什么?

八万人换600人,还是军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这么多的战役曾经在中条山打响。每一次都是惨烈无比,完全可以这么说,中条山的一草一木,全都被血浇透了!!

死了这么多的人,阴煞之气必然冲天,龙脉也被侵染,龙脉冲了煞气,那是要出大事的!!

葛家人历代为山西全境守护者,我就不信我爹和我爷爷没看出中条山的问题,他们估计心里头也是透亮,知道这个多患之地迟早得出问题,但却一直没解决,可能性只有一个--他们解决不了!!

没想到,这场积蓄了几千年的大洪水终于在我这一代爆发了出来,我听到以后能不腿软么?

不光腿软。我都傻逼了!!

就我这小身板,怎么填中条山的千沟万壑?怎么填平千年以来战死在那里的士兵的冲天怨气?怎么来告慰抗战时在中条山殉国的数十万将士的英魂?

我,够格吗?

浑浑噩噩的,我穿了衣服,一步步走出了客厅。

这一出去我才发现。林青他们几个人已经在客厅里等着了,衣着整齐。

我没通知他们啊……

我愣了愣,忍不住问:“你们难道没睡觉?”

“床板‘咯吱咯吱’的怎么睡?”

林青一脸揶揄的看着我,缓缓道:“不错嘛,四十分钟,动静还那么大,都不带喘口气儿的。”

我知道她是在埋汰我和花木兰干那事儿,饶是我脸皮厚也有点招架不住了,索性干脆转移了话题:“没睡着也好,正好有任务了。”

“是中条山的事情吧?”

林青笑眯眯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了,齐楠先给我打的电话,因为你身体不好,她怕影响你休息,所以先问问我你放不方便接电话!怎么样?感谢我吧?是我让她等你完事以后给你打电话的,多照顾你啊。要不你小子不得被一个电话干萎了?”

这娘们,真色情!!

我心里咒骂了一声,说来说去怎么还是转到那话题上了?

白了她一眼,没搭理她,我准备直接出门。结果刚刚准备推门,林青就“喂”的喊了我一声,叫住了我!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原本以为她还不准备放过我,却发现林青眉头锁的很紧,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于是我就问她:“怎么了?”

“这一次,你得小心点了!”

林青沉声道:“记得前几次一直给你使绊子的那些天道盟的人吗?”我当然记得了!

他妈的,一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那波人好像是南面的,拿苏苏整事儿,净朝着我身边的人下手,这口气我都不知道憋了多久了,一直都在忍着,这忍字头上一把刀,我老早就寻思着,找到机会了,迟早用这把刀把他们都宰了!

“这一次,他们已经送上门来了!”

林青微微眯着眼睛:“他们的家族来了一个重要人物,是家族的二号人物呢,我估计是听到了你进阶六段的消息,有点坐不住了,这次的事情他们也有影子!”

轰隆!

毫无征兆的,屋外响起一声惊雷!

雷光穿透黑暗的瞬间,把屋子照的一片惨白,借着那刹那的光明,我看到了林青眼中的杀气。

我也笑了起来。

原来齐楠说的那些天道盟的人就是一直想整死我的人啊?

我舔了舔嘴唇,下意识的握住了百辟刀的刀柄,轻声嘱咐道:“都带上家伙吧,咱们走,去会会这位重要人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