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3章 牛鬼蛇神齐聚/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因为我那一句“抄家伙”给了大家较为沉重的心理压力吧,所以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或者应该说是……肃杀!

林青面色平静的在开车,无喜无悲;陈煜在后面漫不经心的修剪指甲,化成血姑鬼尸以后,也不知道是因为体内阴气加重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现在陈煜是愈发的白净了,一双手修长白皙,看起来倒像是一双琴师的手,只不过这双手在我眼里却有些刺眼了,因为我深知这是一双杀人的手,比之神兵利器不遑多让。至于周敬……一直都在摆弄他那一把白鼍龟甲,似乎再推演着什么。

没有太多过激的动作和神情,每个人都非常宁静,宁静到了不肯多说一句话的地步,车厢里面只能听到发动机的声音和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

正是他们这种诡异的宁静,让人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慌。

我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有一头洪水猛兽正在平静中不动声色的探出了自己的爪牙。哪怕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也能清晰的嗅到一股子带着血腥味的杀意!

想必,陈煜和林青他们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没少给我使绊子的腌臜玩意龇牙,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会扑上去立马把那些家伙撕成碎片!

我不排斥这种感觉!

似乎……自从唤醒了心里的那头野兽以后,我对于杀戮有了一种莫名的兴趣,尤其是面对敌人的时候,我一点都不介意亮出獠牙好好吓唬吓唬他们。

时至今日,我们这一波人也当得起身经百战这四个字了,早就不是软柿子了,我葛天中也能挑得起葛家的脊梁骨!

杀气六段,位列准天师。就算是站在天道盟,老子也能挺起腰杆子说话,他们都找麻烦找上门了,我也没必要再忍着了!

我的目光游离在车窗外面,怀着一颗杀心,但是此刻却出奇的平静。

或许,这是看过了狂风骇浪后,岁月带给我的成熟吧?

因为成熟,所以,我的血开始冷了,仁慈、善良这些美好的词语开始离我愈来愈远。

“咦?”

忽然,周敬的一声轻呼将我从出神中唤醒。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发现周敬正盘腿坐在后座上,对着洒落在自己腿上的白鼍龟甲怔怔出神,嘴里一个劲儿的嘀咕:“怪事!”

这小子是个相门奇才,别看人不大,但是意见我却不能忽略,一看他面色有异,我也有些好奇了,就问他在做什么,什么怪事。

“我闲来无事在占卜吉凶,没想到得出的卦象竟然奇怪到了极点!”

周敬脸上的神色愈发的怪异了,抬头看了我一眼,轻声道:“此行大凶,咱们生死未卜,但……这一趟咱们还必须得去!”

什么意思?

我有些懵,占卜一途,作用是什么?趋吉避凶!如果卦象大凶,就是提示最好别去,如果像我们现在这情况,万不得已必须得去,那就得做好承受一切的准备,老天已经告诉你山中有虎,你还偏向虎山走,那就是逆天。肯定有因果!

可周敬这一卦奇怪,卦象大凶,还提示我们必须得去,去那个危险之地反而是顺应天意了?

反正,就凭我对相门的那一知半解,我理解不了这一卦!

“就是劫数!明白了吗?咱们命中必须要经历的一场劫数!”

周敬缓缓道:“是劫数,但也是机遇!如果能扛过去,会有一样东西改变我们中的两个人的命运!”

说到这里,周敬指了指我,面色有些复杂的说道:“这一样东西,会改变你的命运,也会改变我的命运!坎卦有变故。八卦之中,坎为水,也就是说变数应该是在有水的地方,遇水则变,这次任务会影响到咱们两个人的命运的东西应该是在水里!”

我默默点了点头,心里寻思着这次任务得多注意有水的地方了,变故在水,生路,亦在水!

此时,我的手机又响了,我取出来一看来电显示,顿时乐了--青衣?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还真是没少惊动人呢,我这手机八辈子没人打,今儿个可真是人赶人都赶到一起了,挺他妈有意思的,又是仇家又是特殊事件调查组的,现在好,我的兄弟都蹦出来了,牛鬼蛇神凑一堆,把老子好好的心情搅得一团糟!

我也不是大半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了,这人和人之间勾心斗角的那点屁事也算是摸清楚了几分门道,不会天真的以为青衣这一个电话过来是和聊天打屁,他想干嘛,我用屁股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怕是……他早就已经猜到我的仇家找上门来了,以前到底是谁在对付我,他心里也是通透,只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成长起来,所以他没吱声罢了,现在我好不容易挺起脊梁骨了,他却是蹦出来了!

为了什么?还不是怕我把那几个杂碎留在山西!

不过略一犹豫,我还是接起了电话。

今儿个这个电话谁打都不好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买账,但是唯独青衣和胖子他们几个人例外!

“喂?”

电话里的青衣声音有些嘶哑,混合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甚至有些听不太清楚,接起电话就说了一声以后他就沉默了。过了许久才终于道:“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嗯。”

我从鼻腔中蹦出了一个字,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我正在路上。”

青衣问我:“事情的始末你知道了吗?”

“不知道,但不重要。”

我淡淡道:“前几次给我使绊子是暗地里的,这一次他们都已经跑到山西了,这是摆明了要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是在抽我们老葛家的耳光。他们具体做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仅此一条,就够我做出该做的抉择。”

“事情的复杂有点超乎你的想象!”

青衣一下子拔高了声音,沉声道:“这一次捅出篓子的人最开始的时候是请了那些人帮忙摆平的,任务不是直接发布在天道盟的,他们是以私交的名义去帮忙的。不算越界!!只不过他们派过去的人没能搞定事情,反而捅出了篓子,这才让这件事情走到了现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地步!可是如果你因为这个就动手伤人,不合规矩,也说不过去!明白吗?只要你一动手,对方就有绝对的理由报复了。要知道,天道盟并不禁止私下斗争,这是会挑起双方的全面斗争的!!”

我没说话,就是在轻轻冷笑着,按捺着心里的狂怒!

没错,不知道那些杂碎的事情还好。一知道我更怒!

这还不算越界?

那怎样才算是越界!!

他们对付我,不就是因为葛家世代守护山西全境,让他们没法来这块地头上分一杯羹么!

私交的名义来帮忙?我就不信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没收钱!

换一种说法,就能明目张胆的跑到我的地盘上越界撒野?

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全面斗争就全面斗争,现在我还怕他们?有林青和陈煜在,就算是来个天师老子也能狙杀了他!

这是阳人的斗争。他那道行的作用有限的很,一把狙击枪,林青能杀的他们全族漂血!!

说实话,青衣的这些说法,说服不了我。

“这一次任务,组织非常看重,因为那些人死了人,所以他们要求也参与这一次任务,合情合理,组织也批准他们参与这一次任务了,所以才派了人过来!组织的命令也很简单--不惜一切代价,解决掉中条山的问题!中条山的问题雪藏太久了。这一次爆发波及巨大,如果不遏制,怕是中条山附近的几座城市都得遭殃,阴阳错乱,百鬼夜行!事情很严重很严重,因为中条山的阴魂太多了。明白吗?”

青衣沉声道:“放下恩怨,全力合作,这是命令!”

听完,我长长呼出一口气,一字一顿的问青衣:“如果……我不服从命令呢?”

青衣第三次沉默了下去,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久,足足过了十多分钟才说道:“如果,我以私人的名义……请求你呢!?”

请求!?

我无声的笑了起来,但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喜悦!

青衣啊青衣,你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如今却说出了请求二字?为了一个阴阳正道,你还真是无私啊!可是。你又把我置于何地?

你这是在逼我!可偏偏,这一刀捅在了我心上,捅的我异常难受!

“好!”

我咬了咬牙,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中条山的事情解决之前,我可以忍。和这些冲进我家里的豺狼合作。但事情结束,这些人一个都走不出山西,这是我的底线!”

说完,我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青衣又发来的一条短信--“我马上登机,等我四个小时。我会和一位前辈一起去帮你!”

看完这条短信,我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这算是不放心我?

我葛天中就算是杀气全开,心里有了魔性,但我仍旧是葛天中,一口吐沫一颗钉,答应了兄弟的事情就决不食言!

我收起了手机,不想再看那句有些刺眼的话。

打电话的功夫,我们已经到了办公室楼下,这里已经停着不少的车了,有军车,也有几辆越野车。

看来,牛鬼蛇神们已经在等着我了。

下了车,细细密密的冷雨瞬间将我淋透,但,不如我心冷。

我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紧紧握着腰间百辟刀刀柄,大步走进了办公楼。

我不知道前方等着我的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一刻我心里憋着一口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