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6章 若不成魔,何以守业?/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疤脸这一句话就是摆明了在挺我!

不过,真的是情分?

说到底,还是因为现在他需要我,他不是张震麟,张震麟或许还会看一点点情分,但疤脸……他只看谁对他有用,谁能帮助他摆平事情,谁能用血染红他的顶戴和仕途!

但他的话在这个时候倒是颇有用,尤其是最后一句,他还没有刻意的压抑自己的声音,我能听到,曹贵也能听到。

最起码,曹贵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起来,有这一点,倒也知足!

疤脸说完这些,就直接离开了。

嘭!

房门关上的瞬间,很明显的我能感觉到这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了。

如果一定要说这种变化的话,那就是安静了。

死一样的静!

林青和陈煜两个人不动声色的开始移动了。朝两边缓缓贴了过去,最终与我呈掎角之势把曹家的三个人围住了。

曹贵的脸色很不好看,犹豫了一下还是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葛小兄弟,好气性啊,这就按捺不住了?”

“按不按得住。得看你们!”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轻声道:“你现在还想领队么?”

“当然!临走之前,这可是大当家的亲自嘱咐的!”

曹贵就是这时候也仍旧是面不改色的,淡淡道:“别以为端出了那个疤脸就好使,他有能耐我知道,今儿个我们几个在这吃了亏他也真能让我没地儿报案去!但是。你真觉得能吃得下我们三个?真当我们曹家人是吃素的不成!”

说到这里,曹贵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过,动手之前小兄弟可想清楚了,这里是山西,你要是连我们三个曹家人都吃不下的话,可就丢了大人了!从今儿个往后,你这地盘也就成了婊子的闺房了,谁想进就进!”

好!

看来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抢权了!

看着曹贵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我心里明白了,曹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说到底就是在试探我,试探我的底线,也在试探我的实力,想看看我这个刚刚进阶准天师级的葛家人有没有父辈的风采!

轰隆!

毫无征兆的,一声惊雷撕裂长空,闪电犹如银蛇在半空中舞动,带起一片凄凉的银色,原本有些昏暗的办公室也在这一瞬间被照得雪亮!

我明显的注意到,在瞬间掀起的强光中,曹贵他们三个人一下子微微眯起了眼睛,视线受了影响!

这是大好的机会!

林青可是死人堆里面爬出来了,根本不需要我多说,直接就动了,把握机会的能力非常强,整个人犹如一条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一样,毫无征兆的就露出了獠牙,在原地留下一连串的黑影,直扑曹兰!

曹兰虽然人品不咋的,但身手还是不差的,最起码反应过来了,可惜慢半拍,已经丧失了主动权,也注定了她的命运,来不及反击就已经被林青近身!

林青的动作简单利落,就是一拳,直接砸在了曹兰的脖颈上!

我能听到曹兰胸腔间发出一声闷哼。但是声音根本没发出来,就像是卡在了喉咙上一样,被击中的瞬间,那张原本姣好的脸狠狠扭曲一下,看起来丑陋不堪,直接被砸的又坐回了沙发上,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虾米,捂着喉咙痛苦的扭动着,从始至终都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还是林青手下留情了,知道现在不是杀死他们的时候,所以只是将之击伤了,并没有下杀手。否则,就刚才那一下,曹兰的颈椎就得被打断,当场暴毙!

林青一动,陈煜也不慢,直取李炜!

结果,这李炜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末直接朝着陈煜撒了过去!

一时间,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子类似于云南白药的味道,不过,那却不是云南白药,因为里面还夹杂着尸臭味!

这……分明就是一种叫尸芪的毒药,是内蒙古萨满巫师经常制作的一种毒药,活人如果被泼在身上,立马皮肤就开始溃烂,比浓硫酸还毒辣,一直都是禁物,几百年前成吉思汗称霸的时候,唯一一次败仗就吃了这东西的亏,当年铁木真和塔塔儿部等部族展开“十三翼之战”的时候,塔塔儿部的巫师结合尸毒和好多种毒药弄出了尸芪这种毒药,交战的时候对着乞颜部的将士脸上泼,造成了很多人死亡,也搞得成吉思汗战败,再后来成吉思汗称霸草原后,彻底封禁这种毒药!

想不到这个李炜竟然还会制作这种东西,看来尸芪这种毒药在内蒙古那边的民间还是有所流传啊!

难怪曹贵这王八蛋撑的这么稳,原来是有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在手,可惜他用错了人,陈煜是血姑鬼尸,天下尸毒的老祖宗。还怕这个?

尸芪泼在身上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上去一把提着李炜的脖子就将之拎了起来,我注意到陈煜的指甲已经伸了出来,直接掐进了李炜的脖子里,一时间李炜的脖子上血流如注,而陈煜的指甲也是一片乌黑!

聪明!

我看完以后心中不禁赞了陈煜一句。

这个李炜掌握着尸芪这种东西的制作方法,恐怕还会掌握着很多巫师毒药,这种人防不胜防,让他和我们去执行任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要起了祸心,趁着我们不备就能给我们下套子,不如……一次性解决,一劳永逸!

陈煜很明显是给这个李炜的动脉里面注入了血姑鬼尸尸毒。现在李炜不死,但绝对好不了,肯定是没法和我们同行了,估摸着最多能挺半个月,必死无疑!

这一出手夺命的架势,合我的口味。

曹贵的一张脸这个时候已经一片惨白了。他最为倚仗的两个人一转眼就被放倒了,这一点恐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吧?

“他……他他他……不是人!”

曹贵指着陈煜,看着我哆哆嗦嗦的说道:“葛天中!你竟然还是个养尸人!”

他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忌惮。

我估计,他忌惮陈煜不多,忌惮我更多!

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出手。就已经把他的所有自信心都践踏成了粉碎!

佛为什么让人敬畏?因为佛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因为不说话,所以人们觉得望尘莫及,所以人们才会觉得它高高在上,所以人们才会去拜它!

人,亦如此!

我没出手,曹贵反而看不透了,他看不透了,他就会敬畏!

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东南曹家不是试探我吗?前两次他们的人有来无回,这一次我要让他们更加的看不清楚山西的深浅!

这时候,陈煜已经丢掉了手里半死不活的李炜丢掉了,和林青猛然朝着曹贵扑了上去!

曹贵是道行的,最起码他绝对会他们的祖宗曹宝子的本事,“推八门”肯定是行的,但是,活人之间的斗争,他不行!

没有任何悬念。曹贵被直接摁在了地上!

我缓缓走到他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曹贵:“我现在问你?谁是队长?”

曹贵别过了头,没说话。

这个时候给我表现气节?

好,你不服,我打到你服!

哐!

百辟刀出鞘,刀身上闪过寒芒。一瞬间照亮了我半边脸!

“你不能杀我!”

曹贵哆嗦了一下,但还是说道:“葛家人杀气不到七段,不能杀人,我知道。”

我笑了笑,没说话,百辟刀已经落下。直接钉穿了曹贵的手掌,“铿”的一声,直接把他的右手钉在了地上!

嗷的一声,曹贵就跟杀猪似得惨叫了起来,一直在旁边看着的齐楠也尖叫了起来,从齐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恐惧和陌生,大概……她仍然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葛天中吧?

一蓬黑血冲起,溅了我一脸,滚烫。

但我喜欢这种感觉,俯视着曹贵在地上哆嗦的样子,轻声道:“是,杀气不到七段。我不能出手夺命,但是……我却可以给你放血!你不服,我会一刀一刀刺下去,直到你服为止!”

曹贵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因为疼痛,浑身都在哆嗦。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也都是恐惧。

终于,一点点的,缓缓的,他低下了自己骄傲的头颅,无限艰难的说道:“我服,你是队长!”

我笑了,现在有青衣横在中间,我也没法真宰了他,最起码也得等秋后算账,所以收回了百辟刀,用衣袖擦了擦刀刃上的血,抬脚就走。

出了门,宋亚男和疤脸正在门外等着我。

一看我出来,疤脸的眼神一下子就怪异了起来,凑上来问我:“事情解决了?”

我点了点头。

他又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大杨村?”

“我需要等一个人。”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他现在应该上飞机了,等他到了我就出发。”

想想青衣,我心里有些不太好受。

疤脸这回倒是没有为难我。很干脆的答应了,然后嘱咐了几句“小心”、“注意安全”之类的废话,我简单回应了几句就离开了。

走的时候,我听到宋亚男的在我背后叹息了一句“他变了”,让我挺不是个滋味。

我确实变了,守着葛家祖祖辈辈的家业,我不变,这世道也会逼着我变。

若不成魔,何以守业?

不过经过了这回这么一茬,我估计曹家那边也得有点动静了,等出发前往大杨村的时候,恐怕曹家还会派人来吧?

这些我也管不着了。

葛家世代为山西全境守护者,我爸爸和我爷爷一辈子都在守护土地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哪怕,如今的葛家今非昔比,但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能让他们来这里撒野。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不服,就打到你们服!

这是我的决定,也是我的底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