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7章 云中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了办公室,我没有在这里多徘徊,直接驱车就回家开始整理东西了。

中条山封山,只进不出。

情况虽然和上一次在白羊峪的遭遇有所不同,再加上还有一个开发队和富商在那里,而且事情也是发生在近前,更没听说中条山里的大杨村等村庄有断粮现象,想来那里应该物资是可以维持生计的,但毕竟封山了,就算可以维持生计,怕也不是很富足!

这个,我们不得不防,在深山老林里我真的是饿怕了,所以食物我们可没少准备,除此之外。只要是能用到的工具,我们一点不差的都得准备上,几个人商量探讨半天,最后拉出来的清单足足写满了一张A4纸,只要是缺的。连夜出去买,差一点都不行,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活命的本钱!

没有坠入过绝境的人,大概是理解不了我这种心情的。

这些零七八碎的事情折腾了足足一夜,一直等第二天天光破晓的时候。我们才总算是备齐了东西,车子的后备箱也塞满了。

不过,天没晴,仍旧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青衣也是淌着小雨来的,一身青色的道袍,头上挽着发髻,一双布鞋,一个背包,他的衣着打扮简单朴素,永远都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与他同行的,是一个老道士。

恕我眼拙,看不出这老道士的年纪,他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满头的头发都已经白了,只不过却没有像寻常的道士一样把头发在脑袋上扎成发髻,而是完全披洒在肩头上的,白发三千及腰,看起来很不俗,衣服也不是道袍,反而是那种开襟的白色汉服,整个人鹤发童颜,脸上有红光,明显是属于高人的类型。

不过,他的年纪我看不出,但是……他的道行我却能感受得到!

这老道士行走在雨中,和青衣一样,在体表撑起了一层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的道门灵气,明明雨水沾身,但却没有打湿衣服,把所有雨水都挡在了体外。很明显是一个天使,也只有天师有这样的本事!

这老道士似乎是来过我的家,进门以后走在青衣的前面,一直等登上阳台的时候才驻足,回头环视了这院子一周,然后轻声叹息道:“葛大哥当年就是在这里立誓守护阴阳两界的秩序,对着香案一连三拜后,一刀斩断了香案,然后提刀行走天下,打下了一世威名。算算时间,迄今为止也过了一个甲子的念头了!”

老道士嘴里的葛大哥,应该说的是我爷爷吧?

我听青衣说过,我爷爷出去行走的时候,就已经是七段修为了,他那一世,葛家正是强盛的时候,不用像我一样早早当家,所以是艺有所成以后才出去的,始一出去,便创造了不朽的传奇!

算算时间,好像至今刚好六十年!

这老道士看起来也是我爷爷的朋友,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

对这样的人我还是敬重的,于是迎出去首先就行了一礼,然后才问:“这位爷爷是……”

“哈哈,葛大哥的孙子葛天中?你对付曹家那三个小辈的事情我听说了,有骨气,没丢你们葛家的人!”

老道士很爽朗,看到我以后直接就笑着说道:“贫道云中子,是云天子的师弟!”

云天子?!

听到这三个字,我懵了一下,老道士介绍的时候扯出了这个名字,说明肯定我是认识这个人的,想了半天我才忽然想起来了--在亚特兰蒂斯遗迹里的时候,我曾经见过老疯子有个腰牌。上面就是写着云天子三个字!

看来,云天子就是老疯子的道号了。

而眼前这个老道士就是老疯子的师弟?这么一来,我心里一下子就对这个老道士亲近了许多,没想到青衣竟然把这么一个老辈人物请了出来,这种人虽然和青衣一样是八段天师,但一辈子走过的桥比我们走过的路都多,眼力非常厉害,和这种人一起执行任务……踏实!

不过,听这老道士说的,似乎我对付曹家那三个贱人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

看来。曹家的人在我的地盘上吃了亏,果然还是在天道盟闹了,要不然云中子也不能这么快就知道。

我下意识的看了青衣一眼,青衣对此没有发表意见,也没说什么。索性我也就不提。

面子,我给到了。

曹家人不要脸,怨不得我!

反正我是心里无愧,既然青衣不说,我也就不提。笑着把云中子他们迎进了屋。

可惜,该来的还得来,一进屋以后青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天,我们谈一谈!”

当时我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不过开口的是青衣,我也按捺下了心里的暴躁,和青衣一起进了卧室。

结果青衣要谈的问题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对我动了曹家那三个贱人的事情绝口不提,关上门以后他问的问题是大出我所料:“小天,你是不是……破身了?”

天可怜见,我绝对没想到青衣问的是这个,我还以为他要拿曹家的三个人说事呢,火气都酝酿好了,结果他竟然问这个,一时间我也是一脸懵逼。过了很久才有些艰难的问他:“这你都能看出来?”

“你身上的气息平和了许多,比以前……更加成熟了!而且,道行也有了精进,不再如以前那般锋锐,必是阴阳交会的结果。我想。可能是……”

说到这里,青衣话锋一转,然后问我:“你……做过保护措施没有?”

保护措施……

隐隐之间,我似乎知道青衣要说什么了,不过我也不想隐瞒。直接摇了摇头。

“灵鬼可以为阳人诞生子嗣,这你应该知道吧?”

青衣轻轻叹了口气:“灵鬼子嗣,为祸……”

他这么说,我心里就不太痛快了,本来因为他压制我整曹家人的事情我就憋得挺不痛快,他这么一说,我更是不舒服,咬了咬牙,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你捍卫阴阳两道都要捍卫到自己兄弟的头上了么?”

青衣不说话了。

“我和花木兰是夫妻,不能为阳人诞子嗣是她的心病。我看着心里也难受!”

看着青衣的表情,其实我也不忍,但有些事情我想我需要做出个抉择了,狠了狠心说道:“所以,去他妈的规矩。去他妈的阴阳两界吧,如果老子连自己女人的一个小小的心愿都满足不了,那老子还做个什么男人?就算是正道太平,老子也心里不痛快!而且,谁说鬼婴一定为祸?你见过给阳人诞过子嗣的灵鬼吗?你见过他们的子嗣吗?恐怕迄今为止都没有出现过吧!难道它就一定为恶吗?我今天话不妨里撂在这里,我想做什么,谁也挡不住!”

青衣目瞪口呆看着我,过了良久,才终于轻轻一叹:“你果然受了杀气的影响,魔根深种了。”

说到这里,青衣起身就走,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了脚步:“曹家的事情,我没怪你。”

犹豫了一下,他才有些艰难的说道:“你对爱情的执着。为兄不知道该作何评论,但是……我从未想过……害你,更没想过,把正道禁锢在你的身上,只是想提醒你,养鬼人与灵鬼诞下子嗣,子嗣必然逆天,到时你必将成为众矢之的,切莫走上一条绝路!”

说完,青衣提了提衣袍,走了出去。

他……一定是伤心的吧?

可是,有些事情,有些冲突,早已存在,现在说开了,知道彼此的心意也好!免得真到了那地步,连兄弟都做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