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5章 三不过桥/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大杨村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我就那么一提就给鬼婆婆吓成了这样,连她最爱的请神香都顾不上了,冷冰冰的粗糙手掌一把就攥住了我的手腕,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

如果不是外面现在都是鬼子的阴兵的话,我估计她立马就得掉头跑!

我苦笑着坐在地上,将几乎快要跳起来的鬼婆婆连忙拉的坐了下来,这才问她:“婆婆,看在咱俩还多多少少有些交情的份上,你就和我说一说呗?我这心里头也好有个底啊!”

走?

那是不可能的!

走到现在这地步,我也知道掉头闪人是最好的选择,能把这大风大浪里闯过来的鬼婆子吓成这样,我估摸着这中条山的事情约莫是能把天给捅个窟窿的那种,我倒是想走,可问题是能走的了么?

我这跟前撵着个青衣,愣是赶鸭子上架,死活要把我往刀山火海里推。屁股后面还盯着个特殊事件调查组,中条山的事情不摆平。估计我出去了疤脸立马就得随便找个借口给我关起来,这帮人可是活祖宗,哪里能惹得起啊?而且我屁股上也干净不到哪,疤脸只要给我翻翻旧账,我他妈立马就得人死鸟朝天,说句不好听的,一百颗“花生米”都不够我吃的!

现在的我啊,是被这帮人架在火上烤呢,生死抉择早就由不得我自个儿喽!

说来说去,我还真就得在这中条山里面死磕,撤退的念头早没的一干二净了,现在我就惦记着多搜集点情报。看看怎么的才能把自己这条命保住了才是实在的!

“小子,你真不走?”

鬼婆婆阴森森的看了一眼,那绿油油的眼珠子在眼窝子里转了转,后来似乎就明白我有难言的苦衷了,再没提要拉着我走的这一茬儿,朝着四周的人身上看了一圈儿。然后才和我说:“婆婆真没吓唬你,那地方现在活脱脱就变成了一个阴间了,死人能进去,但是出不来,活人……你进都进不去!”

死人能进,活人进不去?

我这心里头愈发的犯嘀咕了,虽然鬼婆婆给的提示倒是挺明显的,但……我还是没法联想到什么,于是又点了几根请神香插到了地上:“婆婆,请赐教!”

说此一顿,我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婆婆眼睛明,心里透亮,知道我现在走不了!所以除了走这一条,婆婆多指点小子一些,全当看在了往日的情分上,尽可能的拉小子一把,救我一条性命吧!”

这下子,我可是把架子摆到了谷底,好歹我现在也是一个准天师了,以我们葛家杀气的特点,扔到我们这一行里走到哪不得受点尊敬?这真不是吹牛逼的,天师级的高手放眼天下能有几个?可现在我一个准天师在一个阴人面前执晚辈之礼,绝对可以说是把腰杆子弯到了底!

“唉,你这娃娃……何必如此呢?”

鬼婆婆叹了口气,看了眼点上的请神香,却没有去接香火供奉,轻声道:“婆婆肯跟你说这些,就是没把你当外人瞧。在白羊峪的时候你这娃娃的所作所为哪点不在婆婆的眼皮子底下?婆婆也就是看你和那些道貌岸然的臭道士不一样,有礼有节的。人不孬,所以才帮了你一把,再加上了沈丫头的情分,最后也不为难你,要不你觉得自个儿能走出那白羊峪吗?”

说到这里,鬼婆婆摇了摇头:“也罢,既然你这娃娃铁了心去刀山火海里淌一圈儿,婆婆就和你仔细说道说道吧,是非轻重,你自个儿权衡!”

说此一顿,鬼婆婆犹豫了一下,才有些意兴阑珊的说:“你这一次。应该是要去被蟒河环绕的那几个村子里,想救被困住的那些人出来吧?”

我点了点头,最后又补充了一句:“也不仅仅是要救人,中条山的问题很大,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地方的因果了了。”

鬼婆婆看了我一眼,没多做评论,但是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我不自量力,不过她倒是没多刺激我,又问我:“去过阴间,走过奈何桥没有?”

我翻了个白眼--要是走了奈何桥,我还能回来嘛!

前面就已经说过,这人一死,被阴差接引到阴间以后,先走黄泉路,穿过彼岸花海,然后就到了奈何桥旁边了。如果这辈子没做什么大恶的话,就可以在奈何桥旁边的三生石旁看三生因果求个大彻大悟了。如果这辈子做了大恶,那么不好意思,你会被阴间的各路鬼王、阴帅捉去“过堂”,就是挨家挨户的去受虐,上刀山下油锅骑木驴什么的,反正阴间玩人的法子多,比秦朝时候的酷律都狠得多,只要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主儿,眼睛一闭去了阴间准没你的好,尤其是是不孝和不忠于家庭的主儿,不给你玩出屎来不算数,为这辈子的恶业赎罪,救赎完了才能再去看三生石。

看完三生石,就得踏上奈何桥,奈何桥下便是黄泉水!

穿过了奈何桥,最后在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家乡,然后就可以去孟婆哪里领孟婆汤,滚去轮回了。

说到底,这奈何桥就是轮回的起点!

一过奈何桥,此生终结,再无回头路!

我他妈闲的没事儿干去奈何桥上干嘛?愉快的玩耍啊?

“没去过不要紧,你身边不是有两位天师朋友嘛,他们肯定知道奈何桥上有什么,你问问他们不就得了!”

鬼婆婆翻了个白眼儿,淡淡道:“既然你是要去蟒河环绕的那十几个村子的,想必你应该知道,要想去那几个村子,必须得横渡蟒河,或者走大南边架在蟒河上面的石拱桥!婆婆现在明白告诉你,那蟒河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蟒河了,这里开始不太平以后,蟒河里充满了阴煞邪气,和阴间的黄泉差不多,而蟒河上的那趟石拱桥!嘿……整个就一奈何桥!”

鬼婆婆话一落,我就听旁边的青衣和云中子同时倒吸凉气!

奈何桥上到底有什么?

怎么一听这个他们都是这副吃了屎的表情?

我也是心下好奇,于是当时就提起了心里的疑问。

“阴兵巡河。恶鬼争道!”

云中子有些艰难的说了八个字:“在阴间,巡河的阴兵全都是阴间掌控者酆都大帝的鬼禁卫,可以说是阴间防守最为严苛的地方!”

通过云中子的缓缓述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就算是天师都对这奈何桥谈虎色变!

因为,奈何桥的后面,就是轮回路了,是阴间的禁区!

谁都知道,轮回是所有阴人苦难的尽头,但是如果没有把自己的职责完成的话,阴人是不得入轮回的,因此,总会有阴人想着法儿的偷偷入轮回。譬如小鬼找替身,弄一个背黑锅的去给自己顶缸,帮自己完成未完的指责,这样他们就能通过奈何桥,钻入轮回!千年之前的曹沅可不就是用这种法子偸入的轮回么?当然,找替身是最安全的法子。只是找一个替身不容易,所以还会有阴人强闯奈何去轮回!

不光阴人,甚至一些生命将近的修道者都会强闯奈何,带着自己的完整的灵魂钻进轮回,转世投胎,这样就能避免进入修炼者该去的地方。转世重生,再得一世的年华!

听云中子说起这个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原来修炼者还能这么轮回啊?莫不是我的前世就是用这种法子轮回的?

只不过后来想了想,我就觉得不可能,修炼者要想避免进入修炼者该去的地方,再得一世年华。必须得肉身进入阴间,然后真身强闯奈何桥,不喝孟婆汤,这样才能完整的转世投胎!

而我的那位前世,似乎在一个叫“锁龙窟”的地方就挂掉了,而且我也忘记了前世。明显是喝了孟婆汤了,所以我的前世牛逼哄哄的强闯奈何桥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况且,云中子也明说了,数千年以来,尝试着闯奈何桥的修道者不少,但是从来没听说谁闯过去了!

奈何桥这么吃香,就一香饽饽,谁都抢着的,那么上面的防守力量能小?全都是酆都大帝的鬼禁卫,一群道行相当于准天师的阴兵!

那是酆都大帝最强悍的力量,踏平阴间不是问题,谁他妈能闯得过去?就算是十个大天师去了都得是送菜!

云中子说。酆都大帝在千年前就消失了,所以现在的阴阳两界才一直不太平,各方阴帅割据,至于酆都大帝到底干嘛去了,这又是一个谜,谁也不知道!只不过他的鬼禁卫却没消失,一直都守卫在奈何桥上。也就是说,现在的阴间,因为各方阴帅、鬼王割据,规矩早就已经坏了,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阴间了,唯一一个还维持着酆都大帝的规矩的地方。就是奈何桥后面的轮回路,这条轮回路上谁也别想乱来,一直都在按照酆都大帝在的时候的章程来,阴帅、鬼王什么的在那条路上说话完全不好使,他们自个儿想走过奈何桥都得被守桥的鬼禁卫戳死!

说白了,这奈何桥上有“三不过”,就是有三种存在不能过桥!

其一,阳人不过。

其二,业债不还者不过。

其三,职责未尽者不过。

只要是符合这三条,你就是天王老子也过不去,敢上桥一步。立马就得被守桥阴兵挑进黄泉里去,跟那些生前不洁、或者对轮回有一定要求的人一起在黄泉水里的泡着!

别以为泡黄泉水舒服,那里面待着的一般都是两种人。

第一种,生前不洁、或者是犯下滔天罪恶的人!

第二种,有死后不愿忘掉前世情人的人,这种人不愿意喝下孟婆汤忘掉前世,所以就提出了轮回后要找前世情人的要求,于是孟婆就在他们的脖子后面的中心部位、脊椎骨的位置点上一颗痣,叫做“苦情痣”,然后再把他们丢进黄泉里面泡上千万年,再让他们带着脖子后面的“苦情痣”入轮回,作为一个记号,去找前世的情人!

这两种人,阴间怎么可能让他们舒服?所以,那黄泉水里泡着的滋味绝逼销魂到极点,和浓硫酸里待着差不多,偷渡奈何桥的人就会被扔进奈何桥里,永不超生!

听云中子说完这些以后,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是那么一副吃了屎的表情了,因为我敢肯定我现在的表情比他们好不到哪,犹豫了半天才有些艰难的问:“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有,但是很凶险!”

云中子缓缓说了两个字:“扮!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