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黄泉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婆婆的一声长叹,算是彻底将我拉进了回忆的漩涡。

整整一夜,外面凄厉的鬼叫声不绝于耳,而我抱着灵媒在碉堡里蜷缩了一夜。

有些事情,不会腐朽,有些记忆,不会消失。

沈梦琪,她注定这一生都要和我纠缠,哪怕是我想逃避,怕是都无从逃避。

一夜的时间。就这么恍恍惚惚的过去了,一直等凌晨五点钟左右的时候,碉堡外面的鬼叫声才一下子消失了!

来的非常诡异,消失的时候也非常的诡异,都很突兀,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天光破晓,五点鸡鸣;魑魅魍魉,尽数退避!

“好了,可以出去了。”

在黑暗中打坐了一夜的青衣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道袍,夜里积聚在身上的寒露横飞四溅,有几滴甚至都溅到了我的脸上,当时就是一股子阴嗖嗖的气体直接往我皮肤里钻。

明显,这地方的阴气已经是遍及每一个角落了。就连湿润环境里凝聚出来的露水里都含着极重的阴气!

青衣起身以后,就开始收拾贴在四周的符箓了,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准备过去开门,结果,手刚刚碰住了碉堡入口处堵着的门,就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鬼婆婆一眼,问道:“天亮了,你能在外面吧?”

“这地方现在还分天黑天亮?”

鬼婆婆咧了咧嘴,似乎是在笑,但却没有任何让人觉得温暖的气息,淡淡道:“放心吧,别说是这里了,就算是在外面,婆婆要是铁了心想白天行走,谁也拦不住!这地方的这些阴魂,只不过是受了规矩束缚,所以才在鸡鸣破晓的时候离开的,这天地早就已经束缚不了它们了。”

“倒是我思维没扭转过来。”

青衣摇头苦笑了一声,然后推开碉堡的门爬了出去。

其实何止是他,就算是我也习惯性的会想--天亮了,天地间的阳气加重了,阴魂该走了吧?

却忘了,这地方早就已经是绝阴之地了,无论白天黑夜,没有丝毫阳气,阴魂随时都可以出没,只不过这地方的阴魂是受了规矩的束缚,所以才没有白天也到处乱窜而已。

门一开,云中子、鬼婆婆他们依次全钻出去了。我是最后一个走的,灵媒就挂在我的肩膀上,扒着碉堡里冷冰冰的泥土一溜烟爬了出去!

呼啦!

一股阴风卷过山间。

我刚刚爬出来就被吹的浑身哆嗦了一下,这才隐隐发现,山里的阴气似乎比昨天更重了,只不过夜里我们一直都躲在碉堡里,所以没有发现罢了。

“得抓紧点了。”

云中子站在半山腰回头望了一眼,在他身后,惟余莽莽,千山笼罩在阴气中。让这地方看着阴沉沉的,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总归人来到这种环境里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之情,明显阴气已经重到了一个极点,这也让云中子的眉头带上了忧愁:“阴气加重,就说明神葬里的那位一天比一天厉害了,最终到底会形成什么,简直不可想象,怕是比起你们所说的不老尸都要可怕的多,绝对不能让它彻底成型!

说完,云中子提了提道袍,抬脚就走。

我们也没法在这多耽搁,离大杨村还有一段路程呢,这山路弯弯绕绕的,真走下来怕是得一天的脚程。多耽搁不得,今天午夜十二点之前,我们一定得赶到大杨村,要不然当那漫山遍野的魑魅魍魉再冒出来的时候,下一次我们可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在那么关键的时候再找到一座碉堡藏身。

这回在前面带路的就不需要我了,是鬼婆婆在最前面走着,我充其量也就是跟在她后面看看罗盘,看看山水地形,打个下手。

可惜,这一路走来我也没瞧出个什么具体的门道,只是每一次站在高处俯瞰的时候,只觉得这地方山走如龙,无论是山势还是平地沟壑,都有一定的名堂。绝对当得起名不虚传四字,用《发丘秘术》里的《入山撼龙诀》来说就是--

神龙二字循山脉,神是主来龙是宾,

莫道高山方有龙,却来平地失真踪!

气象不凡,必有龙脉,可恨到现在我还没见着这中条山里的一条九子龙。

九子龙,说的便是中条山这条最大的龙脉里孕养出来的其他九条龙脉了。

看不见真龙,自然也就无法分金定穴,找到这个中的关键。所以我只能按捺着性子跟着走,鬼婆婆的腿脚不错,一根拐杖两条老腿,比我这年轻的根骨强的多,入山如履平地,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个鬼的话,恐怕我都要以为她是个湘西赶尸人了,没练过“过桥功”,哪里能有这等的腿脚和本事?

总归,这一路走下来。差点没给我的腿走断了,一口气没歇着,从早上五点多走到了傍晚四五点钟,最后跟着鬼婆婆钻进了一处密林。

这时候,鬼婆婆才终于停下了步子,扭头看了我们这些人一眼,最后定格在了云中子的身上,缓缓道:“穿过这片林子就是蟒河了,那座过河的桥就在蟒河上头,你们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吧,要不然一出林子就得摊上事情。”

她这一说,我们几个当时就耐下性子侧耳听了听,别说,如果仔细听的话,还真能听到水声。

那流水声夹杂着林间的阴风呼啸声里。听的不太真切,估计流势不是特别急。

云中子不含糊,当下就从自己包袱里取出了一个不是特别大的玉盒。

我一瞧那玉盒,当时就知道这应该是个有些年份的宝贝了,青白玉,看起来特别温润,包浆和沁色看起来也柔和,明显不是在土里埋过的,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物件儿,不经死人手。全是活人拿捏把玩出来的,比我这百辟刀刀柄上的青白玉保存的好多了,全是钱啊,估摸着真拿出去的卖,恐怕一个亿都止不住。现在像这种先古玉太少了!

云中子却压根儿没拿那盒子当宝贝,“啪”的一下就打开了,动作随意,能看得出来他是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的,倒是对盒子里的东西比较在乎。眼睛一直都紧紧的盯着,一直等他把打开的玉盒全都敞开了,我才瞧见了里面的东西。

没什么特别的,看不出什么名堂,就跟枯了的青草差不多。约莫有个二三十根,估计是当初一把拽下来的,现今已经全干了。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黄泉草了。

云中子却面色凝滞,缓缓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根枯草,沉声道:“诸位,此物入体,痛苦难忍,犹如万箭穿心、千刀万剐之刑,诸位可得挺住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咱们几个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还真不愿意拿出这东西来给人服用,因为有一定的危险,如果撑不住,会活活把人疼死的!”

“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云前辈就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

曹小七站出来笑了笑说道:“大家伙也都是刀口上舔过血的人,都知道活命是要紧的,别的苦,能忍!如果不放心的话,我先来!“

说到这里,曹小七还看了我一眼,倒是没有什么出格神色,但仅仅这一眼就够了!

这难道还不是挑衅?

摆明了就是在说,我曹小七敢上,你葛天中敢不敢?

我敢!

草,老子都是剩下半年命的人了,死都不怕,还怕这个?

所以,曹小七刚刚凑到云中子身边拿过一株黄泉草的时候,我也凑了上去,动作一点都不比他慢,眉头都不眨一下的直接将黄泉草塞进了嘴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