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9章 意志之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意气之争,是两个家族之争!

争在哪里?

争在了一口气,勇气,勇往无前,无所畏惧之气!

这人活着,活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口气么?

曹家犯我在先,如今人家曹家的继承人能眉头都不眨的去面对痛苦,可是我这个葛家的家主却不敢,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我活该被人家欺负!一个连争的勇气都没有的人,不配享受胜利。

两家之争,争在了微妙之处,争在了气势之上!

我不以气势压人。但是谁他娘的也甭想压我!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曹小七第一次主动挑衅我,挺会挑时候的,好死不死的挑在了这个节骨眼儿上,眼光也挺歹毒。

和曹小七这个曹家最杰出的年轻人交手我可不想输,所以,这一步,我是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黄泉草一入口,当时一股子阴嗖嗖的气息开始在嘴里弥漫了开来,而且寒气是越来越重,真要说起来,恐怕都不足五秒钟,我的舌头就没感觉了,冻得就跟冷冻猪肉似得,硬邦邦的!

这黄泉草果然霸道啊?

百闻不如一试,虽然云中子已经强调了很多次了。但这一入口,我还是被吓了一大跳,心说这么重的阴气,进了肚子里面能好么?不死人就不错了!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法退让,我心一横,哼哧哼哧两口把黄泉草嚼的细碎,因为舌头已经被冻僵了,嚼的时候舌头没能躲开,直接就被咬破了,一时间,嘴里头血腥味弥漫,还混淆着一股微微发苦的草味,绝对说不上美味,我也不想多品尝,连带着黄泉草的碎沫和嘴里的血水、口水,一股脑儿的全吞进了肚子里。

知道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天气里,浑身被一盆冷水一下子浇透是个什么滋味儿吗?

整个人当时就得被冻成了冰棒子!

我现在就是这种滋味儿,黄泉草一进肚子里,当时一股子极寒的气息就开始在我体内弥漫开来,不出三秒,我身子就没法动了,太霸道了,而且,在这股极度阴寒的冷气的刺激下,肚子里的肠子忽然受了冷气当时就拧在了一起,那叫一个疼啊,就像是断肠一样,抽的我只想拉屎,没招,牙疼鬼捏的,肚疼屎别的,只要是个人,肚子疼的厉害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拉屎,当然,女人除外,女人也有可能是第一反应想喝红糖水。抱暖手宝,因为痛的是经,和拉屎没什么关系。而我这个时候,是肚疼想拉屎,偏偏拉不出来,只能硬着头皮疼的那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美妙!

不光如此,五脏六腑也全都隐隐发疼,就像是有一根根针在扎一样!

总归,我这一辈子没少遭罪,但却从来没这么遭罪,这哪里是云中子说的千刀万剐、万箭穿心啊?比那个痛苦多了。最起码那个痛苦,过一会儿也就眼睛一闭嗝屁了,剩下一去尸体你爱咋折腾咋折腾去,反正和老子没关系了。而这,是你疼都疼不过去的那种,一眼都看不到希望,只剩下捱不过去的绝望!

我张嘴就想嘶吼,用那种声嘶力竭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难受,结果就这时候又想起了曹小七,硬生生的忍住了,撩起眼皮子看了曹小七一眼,对方这个时候一张连都特么成了白面饼子了,煞白!明明冷的直哆嗦,但是脑门子上却全是汗,那是疼出来的汗!

看我在瞅他,曹小七居然咧嘴跟笑了笑:“葛兄弟,感觉如何啊?”

说话的时候,因为舌头被冻僵了的原因。他都有些大舌头,就跟嘴里含着一颗土豆儿似得,一张嘴唇角就溢出了血,很明显嚼碎吞草的时候一不小心咬破了。

装!

你他妈继续给老子装逼!

心里没准儿早就疼哭了,结果猪鼻子里插两根大葱,还在这给老子装大象!大家都吞了黄泉草了,啥滋味儿谁不知道,你在这给我装逼好使么?

想拼意志?行!

于是我也就咧嘴笑,疼的直哆嗦,愣是装出了一副云淡风气的样子,淡淡说道:“还行吧,老太太擦大鼻涕,手拿把掐的事情,没有那么玄乎!”

曹小七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长长叹了口气:“是啊,哪里有那么复杂?”

看他那认真的表情,我他妈差点信了!

这时候,剩下的人也都吞下了黄泉草。就连陈煜都不例外,他虽然是尸,但是血姑鬼尸属于活死人,有阴人的力量,但是却也有活人的气息,不服黄泉草,怕是也过不了奈何桥,总之,谁都没跑!一时间,四周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相当的凄厉。只有我和曹小七面对面盘坐在地上静静的装逼。

说实话,我都有些羡慕别人了,最起码他们能肆无忌惮的用怒吼、惨叫来发泄痛苦,而我却因为家族的重任没法吱声,还得尽力的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憋得那叫一个难受!

而且,伴随着黄泉草在体内一步步化开,阴气更重了,我身上的杀气都开始暴动了,不断吸收这些阴气,倒是从某一方面来说多多少少减轻了我的痛苦。

感受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得意的看了曹小七一眼--你妈的。老子看你怎么和老子挺?

曹小七当然不知道我的秘密,事实上,除了我们葛家人,谁又了解我们葛家杀气的秘密呢?看他在那和我谈笑,我心里却在冷笑,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曹小七也终于有些吃不住了,脸色越来越难看,一直挺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他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惨白了,身上阴气乱窜,看起来和死人没区别,然后看着我,眼神特复杂,最后对我竖了竖大拇指,咬牙说道:“不得不说,你真是个硬汉!”

“你也不错!”

我笑了笑,不是捧他。是真的,挺了这么久,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扛不住晕倒了,他绝对当得起硬汉两个字,我要是没杀气能不能挺到现在还是两码事儿呢!甚至,那个曹兰已经挂掉了,我刚才瞥了她一眼,看着她似乎疼痛中不小心咬了舌头了,“咔嚓”一口,当时就吐出一截食指长短的舌头,那血就特么跟射箭似得往出喷,当时就开始翻白眼儿了。

其实咬了舌就必须死。那都是电视里说的,咬了舌,如果抢救的及时的话,没舌头也照样能活,主要是抢救的不及时,剩下的舌头就会因为疼痛往嗓子眼儿里缩。最后堵在嗓子眼儿上把人活活憋死!

曹兰就是惨,咬了舌头以后,正是所有人都疼的死去活来的功夫,谁他妈能顾得上管她啊?说到底,就鬼婆婆一个人能去救人,不过鬼婆婆和她没交情。怎么可能管她?说句不好听的,我估计也就只有我咬了舌头没准儿鬼婆婆才会管我了,除了我以外,就算是林青、周敬出世鬼婆婆管不管我都不敢保准,鬼婆婆从来都不是个善良的鬼!就这样,曹家的人是眼睁睁的瞅着曹兰吐出舌头以后。剩下的舌头缩进嗓子眼儿里活活把她憋死了,临死都瞪着老大个眼珠子,怕是死不瞑目,过不了多久准得变成厉鬼。

这是好事!

我还巴着曹兰变成厉鬼找上门呢,到时候看看葛家的人杀亲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个时候,曹小七已经是摇摇欲坠了,听到我说他是个汉子,嘴角微微勾起,就像是能得到我这个敌人的夸奖是个挺不错的事情一样。

我这人最见不得敌人开心了,于是我瞅了他一眼,就又补充道:“如果受不了的话,你就叫啊,反正没人阻止你!”

结果,曹小七的反应特出乎我预料,他干脆都没惨叫一声,眼睛一翻“噗通”一下子就歪倒在了一边,直接晕了!

那么……我赢了?

我终于笑了,其实我也是自家事儿自家知道,我早就已经到极限了,如果没杀气作弊,强撑着一口气在这装逼,我早趴下了,这个时候曹小七一倒,我这吊着的最后一口气也就散了,头晕目眩,只感觉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就朝旁边倒了去。

闭眼之前,我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一晕,一定要在午夜十二点之前醒来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