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0章 阴人同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身处险境,但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睡得最舒服的一觉!

没有枕头,没有柔软舒服的席梦思大床,也没有被子,就是在这阴风呼啸的山林里,我睡得那叫一个香甜--因为,终于闭上眼睛了,不用再体会那种锥心蚀骨的疼痛了!

这一觉,睡得当真是浑浑噩噩的,若问我最后是怎么醒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真要我说,我只能说--是被冻醒的!

没错,就是被冻醒来的!

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明明自己在昏迷的时候,是被冻得全身麻木,然后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直挺挺的倒地。最后却偏偏是感觉四周冷飕飕的,浑身鸡皮疙瘩直冒,然后直接从昏迷中惊醒!

睁开眼睛的瞬间,我只感觉天旋地转,四周黑黢黢的,周围阴气弥漫,地面上都飘荡着一层薄薄的白雾,视线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只是隐隐约约的看见,周围有许多黑影子,而且,浑身也是轻飘飘的。感觉自个儿就像是灵魂出体了一样,和地球的重力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随时都能飞起来一样,骨头酸软,说不出的难受!

啊!

我下意识的张嘴就要呼喊一声,结果嘴巴刚刚张开的,就被一只干枯冰冷的手一下子堵上了!

“不想死的话就别开口!”

一道阴沉嘶哑的声音在我耳朵旁边响起,听起来特别难听、刺耳,而且还有些诡异,但落在我耳朵里我却一下子松了口气--是鬼婆婆!

鬼婆婆总归是不能害我的,所以听到她的声音我倒是心里反而踏实了。

然后鬼婆婆就在我身边说道:“你现在只是阴气蔽体而已,和我不一样,我能说话,是因为体内没有阳气,而你仍旧有阳气,只不过阳气缩在了体内,不能张嘴说话,一说话,阳气就泄露出来了,在现在这绝阴之地,你的一口阳气可就是黑夜里的指明灯,立马就得让你成了众矢之的,得送了命,知道不?”

众矢之的?

听了婆婆的话,我心里一阵疑惑,她的意思是--我们附近现在有不怀好意的东西?

难不成……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心里冒了出来--难不成,我昏迷过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

午夜十二点一过,鬼门关大开,中条山里百鬼夜行!

我是越想越有可能,一咕噜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我才发现,青衣、云中子还有曹小七他们基本上都已经醒来了,正坐在我身边,只不过他们一个个面色诡异的很,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忌惮,一个个一句话都不敢说,估计鬼婆婆在他们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提醒过他们了,只不过自从我醒来后,他们连一眼都没有看我,眼睛一个劲儿的往四周瞄,仿佛四周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他们在看什么?

我心里突突的更加厉害了,连忙循着他们的视线朝四周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给我吓出屎来!

因为--在四周的树林子里,处处可见一条条黑黢黢的人影,这些人影走路的时候大都是飘着的。也有一些是脚尖踮着地走的!

鬼走路,就是这个样子,除非是灵鬼、鬼婆婆这种道行极深、近乎于人的阴魂,否则,一般阴魂走路约莫都是这样!

因为身上没有阳气,所以脚后跟落不了地,没法接地气,所以它们里面道行高的是飘着走路,道行低的是踮着脚走路,脚跟不着地,脚就跟跳芭蕾舞一样,完全都立起来了,看着多多少少有点渗人。

这四周的林子里的黑影,走路全都是踮着脚、脚跟不着地,这摆明了都不是活人啊!

完蛋!

肯定是“睡过头”了,鬼门关开了!

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鬼婆婆一眼,张嘴就像问话,结果想想我们现在不能开口说话。一开口就散出阳气招鬼的事实,我硬生生的又把所有的话全都憋回了肚子里,在地上用半生不熟的苗文写了几个字--婆婆,我们怎么办?

鬼婆婆会说汉话,但是会不会汉语我就不知道了,但她守护了长角苗族那么多年,古苗语绝对是懂得,所以我只能用苗文问她。

果然,鬼婆婆瞧懂了我的字,淡淡说道:“还能怎么办?等剩下的那几个人醒了就直接去那趟阴桥,看看能不能混不过去,咱们几个就准备在蟒河里面泡着吧!小子,你可记住了,千万别说话,也别回头看,冲了肩膀上的阳火你也危险,懂不?阳人走阴桥,没阳火挺不过去的!好在用了黄泉草。你们体内的阳气被压制住了,用鼻子呼吸没事,别张嘴就行了!”

鬼婆婆有些惆怅的朝四周看了一眼,叹息道:“还是有些迟了,你们昏迷的时间太久了,喊都喊不醒。一拖就拖到了现在,这时候过阴桥太危险了,阴桥之上,阴人争路,碰到闹人的小鬼,怕是还会和你们厮打起来。能不能过得去,真是悬!”

说此一顿,鬼婆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了曹小七一眼,说道:“对了,你们家族那个怂包现在应该快醒来了,你快去把他拖回来吧,老婆子嫌弃他,就不去了,真是没出息,三四十岁的人了,黄泉草一进肚子。立马就屎尿齐流找地方方便,结果,脱了裤子蹲下去了却因为身子冻麻了站不起来了,还喊老婆子去拉他一把,真当自个儿是祖宗,还得老婆子伺候他如厕?结果最后干脆晕死在了自己的屎尿上,坐的满屁股都是,那等肮脏东西,我是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鬼婆婆说的恶心,但我却乐了--曹家的人又闹出了大笑话?

如果不是不能张嘴的话,我绝对笑个底朝天,四周一瞅。果不其然,这曹家的人里除了曹兰死了,尸体撂在了一边以外,还少了一个曹贵!

那么,那位拉屎蹲下去站不起来,最后晕死在自己屎尿堆上的主儿就是曹贵喽?

曹家的长辈闹了笑话,这更有意思了,头一回我看曹小七脸色不好看了起来,铁青铁青的,起身就去了鬼婆婆指的方向,过了不一会儿就把曹贵给带了回来,别说鬼婆婆嫌弃他。就连我都觉得这人恶心了,一回来满身屎味,臭气熏天的,整的我连忙朝旁边挪了挪,心说这傻逼怎么跟个猪似得,吃啥了这是。臭这样不说,最后还拱了自己一身!

“行了,废话别说,赶紧过桥!”

鬼婆婆一看曹贵回来了,当时就摆了摆手,起身就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

这一路上,我没少看见行路的阴人,穿什么时代衣服的都有,道行不高,面容也不太狰狞,而且大都有老态。看上去应该是正常寿终的人,衣服也没有格外华贵的,不出意外应该都是大杨村这些村子里死去的先祖了,如今迷失徘徊在这里。

我们混在阴人里,一路前行,约莫又走了十多分钟就出了这片林子,眼前也是豁然开朗,“哗啦啦”水声不绝于耳,蟒河便出现在眼前了,只不过河面上笼罩着白色的大雾,在黑夜里也看不清河里的情况,不过所有来到这里的阴人在离开小树林以后。全都特别一致的朝着我们右侧走去,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们右侧百米开外的地方,然后一拐弯朝着大河走了去,转眼就消失了!

“那趟阴桥就在那里!”

鬼婆婆指着那些阴人消失的地方,沉声道:“都跟着我,记住了,上了桥以后,不许回头,不许说话,嘴也别张,我会尽量走的慢一点,你们看我踩哪就踩哪。看我怎么走就学着怎么走,遇到不省事儿的小鬼闹你们都给我忍着点,谁出了岔子丢了命老婆子可不管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