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1章 不走寻常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婆婆说的凝重,而且我们几个人也都不是那种刚刚出窝的小菜鸟,怎么可能分不清楚个是非轻重?光是瞅瞅眼下这情景也是头皮发麻,整个蟒河之畔,全都是赶着过桥的阴人,就像是末日的丧尸之城一样,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阴人拖着沉重的步子,眼神迷茫的盯着上桥的位置,犹如朝圣的圣徒一样排成长龙朝着阴桥蠕动,数量何止上万?怕是十数万都有,毕竟这是蟒河之畔数十个村子一万七千多人的所有先民祖辈,从神葬的坑刚刚挖出来开始。几千年里得有多少人在这里断了轮回?总归,这里的景象比我们在亚特兰蒂斯的鬼城里见到场面更加的壮观,也更加的渗人,在这地方漏了阳气,别说我们有两个天师一个准天师,还有一个天师级的鬼婆婆,就算是有十个天师都不够送菜的,这话鬼婆婆说的没毛病,所以我们几个人全都是紧紧闭着嘴巴,甚至就连用鼻子呼吸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放缓速度,生怕呼的气太多,带出一丝半点阳气惹来灭顶之灾!

在这鸟地方,谁捅出的篓子谁自己扛,压根儿别指望别人能帮忙的,谁都帮不上谁,只要暴露,只能是个四字!

所以,鬼婆婆在前面带路带的倒是轻松,但我们几个人跟着可是走的胆战心惊!

这一路走过来,其实若说我最感兴趣,恐怕还是要数这条蟒河了。

前面就已经说过,中条山是一座十龙大脉,属于龙生九子脉,而我们眼前这条蟒河,就是九子龙脉里的一条,而且是螭吻脉!

螭吻,灭火消灾,本身属阴!

中条山出事以后,这地方阴气陡然加重,因为这螭吻龙脉的原因,所以阴气全都聚集在这里了,也难怪会变成一条人间的“黄泉”。

如今,我虽然看不清河面上的具体情况,但是光看这条河的走向,以及山水地形等,我也基本确定,这是一条龙脉无疑了!

用《入山撼龙诀》里的话说就是:

勾夹似案赢似穴,山去名堂聚气分,

四旁绕护如城郭,水绕山环聚一窝。

就是说,这里的四周大山环绕,树林密布,拱卫蟒河,犹如城郭一般,绝对是天然大穴,气势磅礴,这等山水龙脉,如果作孽,会是阳间大患!

总归,越挨着出事的地方,我这心里头越没底,也愈发的对这个地方敬畏了。

这个时候,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跟着鬼婆婆来到了上桥的地方,四周也一下子拥挤了起来。周围都是阴魂,阴气特别重,就连空气都有些粘稠的感觉,扑打在脸上非常的难受,甚至隐隐能闻到一股腥臭味,就像是发臭的咸鱼一样,也不知道是哪里散发出来的气味,我眼睛四处张望,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倒是瞅到了不少面目狰狞的阴人,尤其是一些穿着马褂,脑门子后面扎着辫子。应该生前是满清时期的阴人,死相都不是很好看,皮包着骨头,眼窝深陷,丑陋不堪,明显生前的日子不太好过,不过这倒也是正常,满清年间的汉人能有什么好过日子?

鬼影攒动,排在我们前头阴人一个个的上了桥,很快就全都钻进了白雾里,很快就已经轮到我们了,我的心跳速度也在这个时候很不争气的加快了。

白雾里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鬼才知道!

不过真到了这节骨眼儿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最起码我瞧着鬼婆婆是一点不犹豫,一抬脚就迈了进去。

她这一进去,我也不敢耽搁,连忙跟了进去!

在我的想象里。这条阴桥既然是被白雾笼罩着,那么里面应该也是混沌不清的,最起码视线肯定得受到一点影响,结果等我真的进去了,我才知道自个儿是大错特错,一进迷雾才知道,里面根本是另外一番天地,哪里还有什么白雾?环境清明,一条宽度将近在二十米左右的圆拱桥就在我们眼前,在圆拱桥的左右两边,全都蹲着狮子,看上去特别古朴。不过却没有什么历史的痕迹,明显这座桥是近些年才修建起来的,只不过为了增加一些底蕴和赏心悦目的感觉,所以故意做成了咱们国家传统建筑的样子。

拱桥上,阴人排队,犹如一条长龙一样正在缓缓过桥,拱桥的左右两边隔三差五的守卫者拿着生锈兵器的阴兵!

这些阴兵应当是古代的军士,穿着各个朝代的制式铠甲的都有,不出意外,应该是古时候的皇帝派来守卫中条山的士兵死后所化!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这里却没有一个清朝以后的阴兵!!

这难道不奇怪吗?

中条山古代一直都是皇帝的钱袋子。盛产盐、铁,每逢乱世,必是爆发冲突的地方,无论是皇帝还是反王,亦或者是外邦的入侵者,全都想占住这里,然后崛起三晋,进而吞并中原,打开前往陕西的门户,直取长安,定鼎天下,这里有古代的阴兵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没有清代以后的阴兵!

众所周知,清代以后,中条山更是炮火连天,那段时期死在这里的军人,怕是比从前所有朝代的阴兵加起来都要多,而且他们全都是战死,死的虽然轰轰烈烈,但也窝囊,尤其是41年的中原大战里死的士兵,那死的叫一个窝囊啊,几乎全都是被蒋光头和他手底下那些草包将军给坑死的,怕是个个怨气冲天,道行绝对要比这些古时候的阴兵强悍的多,可巡河阴兵里竟然没一个民国时期的阴兵,这不怪吗?

阴间的巡河阴兵是酆都大帝的鬼禁卫,是阴间最强的阴兵,而这里的阴兵,却并不是中条山里的最强阴兵!

那批民国时期战死在这里的阴兵去哪了?

还有。这些古代阴兵隶属于各个时代,是谁在号令他们来这里巡河?

这些都是问题!

不过不及我多想,鬼婆婆那里就有动静了,一上阴桥,她整个人的姿态就一下子发生了变故,只听她的脚踝上发出了“嘎巴”一声脆响。然后脚尖就踮了起来,姿势就像是跳芭蕾舞一样,脚趾顶着地面,脚后跟不落地。

这还不算!

脚尖顶着地不说,走路不抬脚,是往前滑动的。走路的时候左摇右晃,基本上是在走“S”路,就特么跟跳鬼步舞似得!

我隐约之间明白了--一上奈何桥,人走人路,鬼走鬼路,鬼婆婆走的,就是鬼路!

方才我光顾着看那些阴兵了,没注意那些上桥的阴人怎么走路,如今一瞧鬼婆婆的走路方式,我才终于将目光投向了其他阴人--可不,所有上桥阴人都是这么走路的,只不过速度可比鬼婆婆快的多,两条腿“嗖嗖”往前滑,走的“S”路线因为弧度并没有那么夸张,再加上走的快,所以看起来不是特别明显,如果不仔细瞧根本瞧不出和活人走路的路线区别!

鬼婆婆走的慢,是故意给我们看的。是在照顾我们,如果她正常走,可比这个速度快多了!

一瞧他们这走路架势,我整个人都傻眼了,心里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句时下特流行的网络语言--臣妾做不到啊!!

我可不会跳“四小天鹅”,怎么才能用几根脚趾头撑起整个人啊!

可是……如果不这么走。我一抬脚就得暴露了,现在我是扮鬼,不走阴人路,走阳人路不是找死是什么?两边的阴兵立马就得上来在我身上戳几个透明窟窿!

不光我傻了,青衣他们也全都傻逼了,这鬼走路。人能学得了么?简直违背人体科学啊!!

这时候,鬼婆婆毫无征兆的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她没说话,但意思很明白--不走等死啊?你们现在后面可是排着很多阴人呢,好狗不挡道,挡道就得承受后果,挡了阳人得挨揍,挡了阴人……得送命!!

这一眼,瞅的我从头凉到脚,还别说,我真就感觉身后的阴气越来越重了,但怕冲灭身上的三把阳火,我也没敢回头,略一琢磨,心一横,然后脚尖猛然发力,当时我就立了起来,然后……我脸绿了!

嘎巴!

我的脚踝当时就发出了一声爆响,因为脚上穿的是军靴,靴筒比较高,根本不方便跳“四小天鹅”什么的舞蹈,这么一折腾下场可想而知--崴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