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2章 摩柯恶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都没感觉疼,直到听到那一声爆响的时候我都没感觉到一丝半点的疼痛,不过凭着自己的经验,当时心里还是冒出了不妙的感觉,一听到脚踝上发出爆响就暗叫糟糕!

活人的骨头哪里能那么响啊?鬼婆婆没事,但我绝对有事!

这就是我心里的第一念头,然后我完全是下意识的就将手臂落下,两只手捂在了胯骨两侧,这样也有利于平衡自己的身躯,很清醒。就是这一个动作救了我,当我双手刚刚抱在腰间的时候,我的双脚上才陡然传来了激烈的痛感,崴伤很严重,一下子疼的我半边身子都麻了,腿一软就脸朝地栽了过去!

这要是栽倒了,我就上了桥了,再爬起来,怕是路就得走错!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栽倒的,这是此时我心里唯一的念头,仓皇之中,抱在腰部的双手竟然鬼使神差的摸到了百辟刀!

为什么不能拄着刀走?

鬼婆婆还能拄着她的龙头拐杖,我为什么就不能拄着百辟刀?

这个念头在电光石火之间闪过我的脑海,然后我“哐”的一下就直接抽出了百辟刀,也幸亏我刚才就双手放在了腰间,所以拔刀的时候节省了许许多多的时间。

拔刀,这是花木兰训练我的第一个项目!

狭路相逢,谁出刀快,就意味着谁能抢得先机,我曾经一整夜一整夜的在不断拔刀,速度早就已经锤炼出来了,这个时候也体会到了好处,在脸距离地面不足一米的时候,长刀出鞘,一抹森寒的光芒闪过,然后双手握刀,刀锋“铿”的一下就顶在了地上,玄之又玄的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啪嗒!

一点冷汗从我额头坠落,拍打在了青石铺就的桥面上,就在刚才的一刹那,我的身上就已经吓出了浑身的冷汗,我死死咬着牙齿,大气不敢出,握着刀柄,双臂缓缓发力,整个人也一点点的站了起来,脚踝虽然钻心的疼,甚至疼的我都有些乏力,但是有百辟刀支撑着,我也不至于摔倒,干脆我就这么开始踮着脚尖朝前滑动了。

嗤啦……

嗤啦……

厚重的军靴头部每一次朝前滑动一下都会发出一道刺耳的摩擦声,我的脚踝也一阵剧烈的疼痛!

军靴的头部虽然是真皮,但是也扛不住这么折腾,我往前滑动了没几步。就感觉真皮已经磨透了,下面的包钢已经露了出来,发出的声音也愈发的刺耳!

我是第一个踏上阴桥的,也是最忐忑的,毕竟这是偷渡阴桥,虽然我们几个已经探讨了一夜,把该算计到的地方也全都算计到了,但这种事情可容不得百密一疏,只要出一点点岔子,立马就得在阴桥之上暴露丧命。所以整个过程我完全是闭着眼睛走出去的,全凭着心一横的那股子气,万幸的是,踏上阴桥以后倒是没有横生变故,不得不说是运气,眼瞅着两边的阴兵没什么过多的反应,仍旧是眼睛机械版的来回转动,扫视四周的过桥阴人,我这才终于是放下了心,强忍着疼一步步朝前挪动着。

有我这个先例在前头,后面的人可算是找到参考标准了,青衣拄着却邪剑,林青、陈煜、周敬他们拄着工兵铲,最后云中子都从林青那里拿了一根撬棍支撑着上了桥,因为一上手就拄着东西。有双臂支撑发力,身体的重量没有全部压在脚踝上,所以他们很幸运的没有崴了脚,缓缓的跟在我后头全都安全上了桥!

我这边的人,都上来了,让我着实松了口气,结果等着轮到曹小七他们那帮人的时候,他们一个全都傻逼了。

我们几个来的时候因为负责要定穴打盗洞,所以都带着工具,可曹小七他们呢。完全没有长家伙,背包里除了吃喝和一些简单的医疗、野外生存用品以外,就剩下武器了--他们带着枪来的!

而且恐怕不是长家伙,而是短枪,怎么可能用来拄着!

一时间,曹家的这一批人全都傻眼了。

我心里在冷笑,一边艰难的挪动步子,一边瞅他们,当然,我是没敢回头的。只是在用眼角的余光看。

这时候,估摸着也是因为曹小七他们这些人在桥头磨叽的时间太久,挡了后面的阴人的路,一时间后面那些阴人也开始没耐心了,伸出鬼爪子开始推搡他们了,咿咿呀呀的尖叫着,说的是殄文,看样子似乎是在怒斥他们。

这要是再不走,我估计他们几个可就得交代在那里了!

曹小七这人也是真狠,找不到支撑的东西。穿着厚重的军靴就没法学鬼走路,于是,他就做了一件让我十分震撼的事情--一弯腰,把军靴脱了,然后鞋带绑在一起,咬着鞋带,把两只鞋子衔在了嘴上,这样一来他的脚踝就可以自由活动了,然后“嗖”一下子立了起来,穿着袜子,用脚趾擦着地就上了桥。

这是壮士断腕啊!

拿血肉之躯跟地面硬刚,结果可想而知,走了没几步,曹小七的脚底下就全是血,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两条触目惊心的红色痕迹。是磨着肉在走啊,结果这人一声不吭,连哆嗦都不带哆嗦一下的,走的速度还不慢!

他做出了表率,紧随其后。他带来的那八个人也跟了上来,看他们走路,看的我直搓牙花子--这人,真的太狠了。

最后,就剩下一个曹贵在一旁傻愣着了。

我一看这人。当时我就冷笑了起来--一个满脑肥肠的商人,能淌的过这种路?这人,怕是过不了这个坎儿了。

别说,老天爷我还真的是配合我,约莫天意就是不想让曹贵活着过去,就在我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前不久我闻到的那股臭味毫无征兆的就加重了起来,特别特别重,臭味传过来的方向似乎是曹贵身后,但是我们这些上了桥的人都闻得特清晰。

那股味道……真的是恶心到了极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闻到以后我都想吐!

咚!咚!咚!

毫无征兆的,曹贵那个方向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青面獠牙,身材足足有两米开外。而且体型肥硕,肚子上长满绿毛,相貌相当凶恶的恶鬼一步步的朝着的桥头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只恶鬼,身上冒着黑气,那股恶臭就是从这只恶鬼身上冒出来的!

这是……摩柯恶鬼?

我就是眼角的余光瞅到了这只凶恶之鬼的模样。但是……却一下子知道这来的是什么东西了!!

摩柯恶鬼,是一种遭遇了诅咒的恶鬼,在咱们这边名字又叫饕餮鬼!

什么是饕餮?就是贪婪的鬼!

准确的说,应该是生前贪婪的人死后变成的鬼,这种鬼是怎么形成的?一般来说都是贪官、鱼肉百姓的贪官!

死后。这些贪官、赃官会在阴间还债,阴魂走过黄泉路以后,就会被阴间的各方统帅捉去“过堂”,扔进屎尿池里浸泡一万年,然后才会去轮回,轮回以后,来世也会身上带着浓烈的狐臭,终其一生无妻可娶,十世轮回后,这种恶臭才会渐渐消散,不必再体会孤独终老的滋味儿!

这摩柯恶鬼,道行没多少,就是太臭了,阴间的屎尿池子里装的是世间最污秽的东西,在那里面泡过以后,这摩柯恶鬼身上的臭味能让人活活把内脏都吐出来!

这玩意,我能识得,鬼婆婆怎么可能识不得?

阴桥上,鬼婆婆可是能回头的、能说话的,一看到这摩柯恶鬼来了,当时就扭头对着曹贵吼道:“不想被熏死就赶紧上桥,剩下的人走快点,要不被这摩柯恶鬼跟上来咱们别想好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