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3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畜生不如?!

我还是头一次听周敬这么骂一个人,一时间心里对这个杨建国有了特别强的探究欲望,就问周敬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的钱,沾着血呢!不光沾着外人的血,还沾着亲人的血!”

周敬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残的面相,他的财帛宫里凶煞气息波及四方,甚至波及到了父母宫和兄弟宫,是刑伤父母,残杀手足的面相!”

说到这里,周敬咬牙道:“说句不好听的。这个人的面相上除了妻妾宫比较和谐,也就是说生活比较美满以外,一无是处,而且他的财帛应该得益于自己的妻子,不过他对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却是无比的残忍,不出意外……他曾经弑杀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兄弟!”

卧槽!

这个消息可真是个重磅炸弹!

残杀亲生父母和兄弟?

这得是个什么牲口才能做得出来的啊!

入了这一行,畜生我见得多了,人在绝境为了生存干出来的事情让我目瞪口呆,譬如白羊峪的村民,为了生存竟然同类相残相食,可就是在那个地方,也没听说过谁杀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吃肉,毕竟血浓于水,虎毒不食子啊!

而杨建国,竟然禽兽到了这等地步?

我轻轻吸了口凉气。咬了咬牙道:“可是……这和咱们的任务有什么关系?”

“杨建国就是这里的人!!”

周敬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一旁默默的给我解释道:“人的身上都有‘根气’的,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也就是说某一个人如果出生在一个地方的话,他会和这个地方有一种天然的联系。一脉传承,息息相关!这种人和某一方水土之间的联系,就叫做‘根气’,杨建国待在大杨村的时候,他身上的根气极浓。也就是说,这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生在这里的!他,就是大杨村人!”

杨建国,姓杨……

大杨村,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姓杨……

还真是!

我常常呼出一口气,脑子里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想……

难不成……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杨建国,真的是天地不容,九死难赎其罪!

“走!”

我咬牙道:“咱们去拜访那个给我上山采药的老伯!”

“他不会见我们的。”

林青沉声说道:“这几天我每天都会去拜访那个老伯,可惜他每一次都闭门不见,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这里的村民都是忠烈后裔,民风淳朴,都不是什么恶人,我虽然知道他们一定知道什么消息,但是还真没办法强迫他们什么,说到底,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这一次,他一定会见我们的!”

我咬牙说了一句。

在我的要求下。最后林青他们没办法了,只能带我去见那个老伯。

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夕阳残照,天光如血,我的心里一直都在根据周敬给出的点点信息推测事情的来龙去脉,越推测,越心冷。

如果我的推测成立,我真的不敢相信朗朗乾坤之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

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这阴阳乱了,浩劫降临也就没什么了,因为人,压根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物种,亡了也罢!人性之恶毒,比禽兽的都凶残十倍、百倍!

那个老伯住的地方离我们那个农家大院不远,林青带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大院,如大杨村的其他人家一样,这件老四合院的木门紧闭。

在我的示意下,林青上去“砰砰砰”就敲响了门。

约莫过了四五分钟的功夫吧,一道苍老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谁啊?”

林青没说话,继续敲门。

不一会儿,门“吱呀”一下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粗布衣服,头发花白,脸上有乌青的老人家从门缝里探出了头,可是一看到是林青以后,立马就皱眉说道:“我说女娃娃。你咋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别再来找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老人“啪”的一下子关上了门!

“看吧,我就说没用。”

林青苦笑着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我都来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这样!”

我却没有放弃,也没有再让林青敲门,直接对着院门大声说道:“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子名字叫做大杨村。这里男耕女织,世代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与世隔绝!虽然清苦,但从来没有缺吃少喝,只可惜从上个世纪高考恢复以后,这个村子的很多年轻人就想出去上大学,能够学一身好本事报效国家,就像当年日本人打进来的时候大杨村的祖先所做的事情一样!

报效国家,是大杨村的村民心里的信念,因为这里曾经走出过一大批英雄,虽然大字不识一箩筐,但在大是大非上一点不含糊,国难当头,奋起反抗,壮年从军。妇孺老弱支援前线,最终个个埋骨青山,矢志不渝,只为匡扶国家,保我大汉民族的传承!

所以,当这些年轻人想走出去的时候,大杨村的村民全体支持,节衣缩食,卖掉准备过冬的粮食,凑足学费,让这些年轻人出去求学,去学本事!

可是,这些走出去的读书人里,三四十年间却出了两个败类!

一个是第一批出去的学子,名字叫杨大春,他吃着百家饭出去的,可是回来以后却不思不回报乡亲,不建设大杨村便罢,还为虎作伥,鱼肉乡邻!

一个是近些年出去的学子,名字叫杨建国,他拿着乡亲凑齐的血汗钱出去,发达以后不建设家乡,反而利欲熏心,为了钱要推平祖坟,让他那些为祖国流血战死的祖先曝尸荒野,还残杀父母,害死手足,勾结杨大春,狼狈为奸。为祸家乡!

此二人,不忠不孝,无情无义,天地不容,当真是应了那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

杨伯伯,您岁数不小,怕是您的父辈也曾经和日寇拼死争斗吧?当年,日本人的铁蹄都没有打垮他们的信念,而您呢?您从他们那里传承来的勇气呢?怎么就怕了两个白眼狼!”

这些……前面是我听说的事情,知道大杨村的百姓一直都在一起供孩子上学,每一个走出去的学子、军人,都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至于后面的,就全是我推测的了!

我刚说完这些话,院门“哐”的一下又打开了,杨姓老人眼眶发红的站在门口,死死咬着嘴唇,被岁月刻满了一道道深刻痕迹的脸上写满了愁苦、悲哀,皮肤就像干涸的土地一样皲裂的双手不断颤抖着。看着我颤声问道:“娃娃,这些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还需要听吗?”

我咬牙道:“天底下总有个公道,天意总会让那些畜生露出原型!”

“好娃娃……”

杨姓老人的眼里当时就涌出了泪水,拿着脏兮兮的衣袖不断擦拭着眼泪,轻声道:“说真的。山里头的那些鬼,我们真的不怕,我们知道他们不害人,我们怕的是住在村子里的那些人,还有那两个不分青红皂白的道士哇……”

说此一顿。杨姓老人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缓缓退了一步,侧开了身子:“娃娃,你进来吧,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松了口气,我知道,转了个弯,一直被曹小七他们蒙蔽的事实终于要露出来了,当下,我扭头看了林青一眼,缓缓道:“姐,你在这里守着,曹家的人只要敢靠近一步……杀!”

林青点了点头。

陈煜这才背着我,带着周敬跟着杨姓老人进了院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