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4章 人心猛于虎(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农家院子简单的有些令人发指了,整个院子看上去应该是挺久没有打理了,院子里面杂草横生,甚至连农村人院子里经常喂养的鸡鸭牛羊都没有,只有一间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大瓦房,至少都是上个世纪建成的那种大瓦房,用的瓦片还是青瓦,屋顶上也已经长出了杂草,这种屋子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少住过,每逢下雨天屋子里处处漏水,基本上晚上都没法睡觉,炕上至少得放七八个水盆接漏下来的雨水,人只能在水盆的缝隙间蜷缩着睡觉,那种感受现在城市里的人根本没体会过,城市生活锦衣玉食,根本体会不了那种艰辛!

杨老伯和村长杨大春,本是一片土地生养出来的人,一个勤劳踏实。无私无畏,一个就是读了几天破书,但却奸诈贪婪,心思阴毒,结果却出现了两种极端的情况--好人穷困潦倒,恶人腰缠万贯!

两人的居住条件。对比真的是太明显了,这种对比让我不禁想到了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就是这个充满讽刺的世道!

在这看起来都有些凄凉的院子里驻留的越久,我心里越沉重,伏在陈煜背上跟着杨老伯进了屋子。

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加上今年雨水足,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子潮湿发霉的酸腐味道,循着不甚明亮的光线,我隐隐看见在屋子的门口堆着一堆杂物,细看才发现那是一堆玉米棒子,只不过还没有熟,似乎前不久才从地里摘下来的,在屋子里放置了没几天,外面的皮已经有点腐败的痕迹了。

这个季节摘玉米干嘛?这个季节的玉米还没成熟啊,里面全是水!

我有点好奇,就问杨老伯:“老伯,这些玉米这是……”

“唉。糊口的东西啊!”

杨老伯叹了口气:“村子里的年轻人一年比一年多了,都要出去读书,外面现在学费贵,没办法,这几年村子里的人为了供孩子上学,基本上家里不留存粮,全都拉出去卖了。这要是放在往年,这个季节山里的猎物还比较多,去山里打打猎也能凑合着过日子,可是现在这一封山,就我们家里那点存粮哪里能扛得住啊?早就已经用光了!现在又是青黄不接的季节,今年的新粮也没有下来,没办法了,只能去地里摘没熟的玉米了,虽然水多,但是搀着最后剩下的那一点陈年玉米面,还是能勉强吃的,不至于饿死人!”

没熟的玉米,兑着水,再加一点陈年玉米面增加粘稠度……

那口感,能好么?

这里的情况,真的是触目惊心!

不用说,那位村长杨大春和富商杨建国曾经也是这里的父老乡亲用这种节衣缩食的方法培养出来的!

你们……真的是丧尽天良啊!

我心里轻轻一叹。

这时候,屋子里忽然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卧室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爹,是谁在外面啊?”

这道男性的声音刚刚落下,就有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身上还有没有好的伤口,显然全不久才受的伤,一看到我和陈煜,脸色当时一变:“外面来的人?你们给我滚!我爹就是看不过有人受伤可怜才帮了一把,说了以后再不管你们的事情了,你们还没完了!”

这男人也真的是继承了大杨村祖辈的刚烈,话一说完。从旁边的桌子上拎起一把菜刀冲上来就要砍我!

我看的出来,他是真的要砍!

明明是一个长得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可是这一刻他的眼睛却是通红,眸子里射出了强烈到极致的仇恨,那是刻骨铭心的仇恨,一旦释放出来,绝对可以让一头绵羊变成下山猛虎,择人而噬!

最起码我是看的不寒而栗,也没办法让陈煜对杨老伯的儿子下手,连忙让陈煜躲,一边对着那汉子喊道:“杨叔,弄错啦。我不是来为难杨老伯的!”

很显然,这杨老伯的儿子一看我们穿着打扮就知道我们是外面来的人了,把我们当成了杨建国的人,所以才一上来就拼命,那股子架势,别提多渗人了,让我都有些犯嘀咕,心说杨建国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到底干出了什么事情,才招惹的大杨村的村民这么仇恨,见面就要拔刀相向?

我醒来以后还一直没有细致的去深入了解,现在越了解的多,越觉得心寒,杨建国和杨大春两个人现在搞得是人鬼共愤啊,这件事情的幕后,八成有着惊人的内幕!

这时候杨老伯也反应过来了,连忙上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说道:“敦子,别为难这娃娃,他是好娃娃,就是爹前几天进禹贡山采药救得那娃娃,和那些人不是一伙儿的,是真心来帮咱们的!”

小名叫敦子的汉子这才终于不冲动了,眼睛红搜搜的上下扫视了我一眼,这才沙哑着喉咙说道:“爹,你老糊涂了啊,怎么能相信这么个年轻的娃娃,他怎么能斗得过杨建国那白眼狼呢?”

陈煜不服气了,说道:“知不知道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个道理?你要信不过我们,不妨现在去瞧瞧杨建国那孙子现在什么德性!我告诉你,就是我背着的这个年轻后生。刚刚才打残了杨建国!”

“杨建国残了?”

敦子一愣,这才终于缓缓放下了手里的菜刀,沉沉叹了口气:“是我眼瞎,没看出来,在这里我给你们赔个不是!”

说着竟然要跪下了!

我去,都啥年代了咋还时兴这个?

而且这敦子叔也四十来岁了。看上去岁数比我爸小不了多少,我哪里敢接受他这一跪啊?

我不敢接,也接不起!

陈煜也是一样的,他腿脚利索,当下连忙上去扶住了敦子叔,连忙说道:“千万别这样,我们受不起!”

“你们受得起!”

敦子叔红着眼睛和我们说道:“谁现在能弄死杨建国和杨大春那两个畜生,谁就是我们大杨村全村的恩人,我这是替所有村民跪的!”

我一听敦子叔这口气,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总觉的话里话外憋着一股子恶气,属于有怒气,没地方撒,只能憋着……

就像是--受制于人一样!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而且还是越来越强烈!

一下子我对这里的事情更好奇了,而且,民意可用!

说实话,和杨建国豢养的那帮人相比。我还真是有点势单力薄!

如果……

我心里一动,不过也没多想下去,总得先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才行,当下我就连忙说:“咱先不急着跪,这一次我是代表官家那边来的,不吃杨建国他们那一套。可是现在他们上下沆瀣一气,把真相瞒得是滴水不漏,我是空有一嘴牙,可对着这个蜷缩起来的刺猬也是没处下嘴,所以,办事儿之前。你们得先和我仔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孽债啊!”

杨老伯轻轻叹息了一声,拉着我坐下,这才缓缓和我说起了原委,我才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

当我几经周折撕开迷雾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鲜血淋漓的世道。是人性猛于虎,比魑魅魍魉更凶的险恶环境!

这事情,真要说起来,还是要从杨建国说起了。

周敬看的不错,杨建国确实是大杨村人,这个村子养育了他,也是这个村子集体凑钱给了他一身本事,虽然……后来他不肯认自己的家乡父老,并且的竭力的疏远这里,仿佛生在这样一个寒门是他的耻辱一样。

其实,真说起来,杨建国也算是忠烈之后了!

大杨村的来历,历史上没有仔细介绍,但村子里却是口口相传--他们,是杨门虎将的后人!

当然,历史上的杨家将其实并没有那么夸张,杨业当年在五代十国的乱世之中数易其主,后来才投靠到赵匡胤的麾下,跟着建立了大宋,因为抵抗辽人有功,所以才建立了一个军事豪门,只不过,历史上真正的杨业虽然有七个儿子,但不像电影小说里说的。杨家一门七虎子,事实上,杨家七子里真正有武勋的只有一个人--杨延昭,也就是很多传记里说的杨六郎!

杨六郎之所以称之为六郎,不是因为他是杨家老六,事实上。他是杨业的长子,他被称之为杨六郎全是因为辽人对他畏惧!辽人迷信,认为天上的北斗七星里,第六颗星专门克制辽人,而杨延昭对辽作战战绩卓著,辽人很怕他。认为他就是北斗七星里的第六颗星转世,这才将他称之为杨六郎!

大杨村的祖先,就是杨六郎牧马荷叶坪的部将!

后来北宋守不住江山,杨六郎的家将南迁到运城黄河附近,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这才进入中条山,再次落户,渐渐形成了现在的大杨村!

杨家将后裔,这个名头,够响亮了吧?

这还不算,杨建国的父亲,曾经参加越战,保家卫国,后来抱着炸药包在老山轮战中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他的身上,带着名将的光辉,也流淌着忠烈的血!!

可是,放着好好的人不做,他偏偏做了畜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