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6章 关键人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在我来之前大杨村发生的事情的一个大概了,触目惊心,就算是作为一个旁观者都有一种闻之落泪的感觉!

我知道,这一次任务,怕是我真的没法再以一个冷静的、清醒的姿态的去面对了,这里发生的事,简直就像是刀子一样往我心上戳!

我不曾见过那个伟大的母亲,也没有见过那个无私奉献的弟弟,但是他们的事情、他们的遭遇,却让我这个“路人”都不忍听闻。

羊窝里出了一只凶恶的豺狼,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善良者终究没有善报,恶人却仍旧逍遥度日,让人义愤填膺。

杨建国,杨大春……

你们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或者说。你们干脆没有心!

菜无心可活,人无心,那就是行尸走肉!

不,比行尸走肉更加可恶,行尸走肉为祸,只有我们这一行的人铁血除祸,而他们这种人为祸,普天之下,人人得而诛之!

凡有尊严、廉耻之人,千夫所指。无疾自终,而杨建国和杨大春现在却仍旧活的很舒坦,这种人说白了就是没脸没皮,你骂他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送上绞刑架,以最残酷的方式把他们绞杀!

我知道,阳间的罪孽到了阴间要“过堂”,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可是我却不信奉这个,我信奉的是现世报,今生的孽债。今生偿还,身后之事过于飘渺,也过于遥远,那个时候清算已经有些晚了。

听完了这里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无法平静,我很清楚自己已经走进了这个漩涡无法抽身,与天道盟无关,与特殊事件调查组也无关,就算没有他们这里的事情我也会一直搀和下去,就为的一个公道,为那个可怜的女人讨个公道,为那个让人心酸的弟弟讨个公道,为大杨村的被曝尸的英烈和上千名质朴村民讨个公道!

为此……我不惜和任何人对抗,哪怕这个人是青衣。

前不久,青衣为了他的“大义”而做事,我为了守护葛家的尊严而拼搏;现在,我们的立场又一次有了改变,他为了他的“大义”,我为了我要的公道。

我不是个伟大的人,甚至。在那些名门道士的眼里,我是个“魔”,可就算是魔,我也有个“公道”两个字在心里头镌刻着,我做事,全凭着自己的心意去做,心里怎么想的,我就怎么做了,不后悔,最起码我真实。我也问心无愧。

同样的,我觉得如果不让杨建国和杨大春这两个人间受尽人间极刑去死的话,我将问心有愧!

过了很久很久,我的心绪才终于平静了一些,这个时候,我的心里也有了许许多多的疑惑。

其一,杨建国母亲,也就是那个叫梅子的女人,被自己的儿子指挥铲车压死之后,曾在头七夜回魂。根据杨老伯所说,那一夜,他在门口乘凉,亲眼所见梅子从自己的身边走过,而且还和他说话了,意思是自己回魂,根本不是为了报仇来的,而是来救她的儿子的!!事实上,那一夜,杨建国那里鸡犬不宁,可能真的见鬼了,而且他也是真的没事,看来当时梅子和杨老伯说的是真的--她,确实不是来害杨建国的!

否则,梅子是被亲子所杀。怨气极大,虽然是头七回魂,道行不高,但要整死那时候身边并没有曹家人保护的杨建国还是跟玩似得,说不好听的就是老太太吸大鼻涕,手拿把掐的事儿!

而且,杨建国第二天一直都是魂不守舍。

我猜想,梅子可能真的要救杨建国,并且……告诉了杨建国了不得的事情!

其二,杨建国为什么要拼尽全力的去抓捕躲在禹贡山的杨建业的阴魂?

综合这一切……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心头渐渐浮现--梅子和杨建业,很有可能知道中条山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的神葬到底葬的是哪位人文始祖!在他们刚死的时候,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中条山到底要出什么事情了,所以梅子才会说要救杨建国,救那个亲手杀死了她的狼心狗肺的儿子!

可惜,那个时候的杨建国估计是心里有鬼,一看到被自己杀死的母亲来找自己,吓得亡魂直冒,直接请了曹家的人把梅子打的魂飞魄散!

抓捕杨建业……

这个可能是因为杨建业知道的太多了!

杨建业应该知道一切!

怕是……杨建国他们之所以能让青衣站在他们那边,就是告诉了青衣,要想救中条山的村民,得先解决禹贡山的杨建业他们,这才欺骗的青衣死心塌地的为他们办事,助纣为虐!

不过,我估计杨建国他们也不会告诉青衣整个事情的真相。他们也不敢,真相和盘托出,青衣和云中子他们就控制不了了,所以只能是指出一个大概的方向就让救人心切的云中子和青衣乖乖去做。

青衣和云中子,是给人当枪使了!

在这方面,林青的情报有点搞错了,这段时间杨建国他们并非毫无建树,而是一直在抓关键阴人!

杨建业,就是这个关键人物!

梅子已经魂飞魄散,从她那里得不到什么消息了,但是我估计找到杨建业的效果也是一样!

必须进入禹贡山,找杨建业,而且要抢在青衣他们得手之前,杨建业如果落入杨建国手里,怕是什么都完蛋了!

想到这里。我心念一动,抬起头看了杨老伯一眼,沉声问道:“杨老伯,我听说你曾经进入禹贡山为我采药,那你……知不知道杨建业他们到底藏在了禹贡山哪里?”

杨老伯一愣。陷入了沉默。

他终究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老汉,虽然不说话,但我察言观色就已经知道他一定清楚杨建业在哪里!!

只不过,他还是有点信不过我,不敢和我说!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道:“老伯,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带我进一趟禹贡山,杨建业是打倒杨建国的关键人物,而且,他怕是能救中条山里的一万七千名乡亲父老!”

杨老伯还是不说话,不过敦子叔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爹,我信得过这娃娃,他真的和那些人不一样,刚才咱们跟他说起那些的时候,这娃娃脸上的表情骗不了人,他真的是个咱们大杨村的父老乡亲站在一起的,不嫌弃咱们这些乡下汉子,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儿,和咱们血融着血呢。就冲他这个时候还能和咱们站在一块儿,这娃娃就是咱大杨村人,比杨大春和杨建国那两个畜生强!”

杨老伯一愣,浑浊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看了许久。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我一时间心中大喜,事关重大,我感觉到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沉重,必须得走一步看十步!

仔仔细细的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都捋了一遍以后,我才忽然看了敦子叔一眼。沉声道:“敦子叔,大杨村的老百姓……他们敢不敢手刃仇人!”

敦子叔一下子沉默了,过了许久才有些为难的说道:“想,我们做梦都想,可是……我们在外面的亲人……”

我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了!

他怕杨建国在外面报复自己的亲人!

可是。杨建国现在自己也出不去,报复个屁啊?

而且,他天逸公司再牛逼,能牛逼得多特殊事件调查组?这件事情已经把特殊事件调查组惹急眼了,事后天逸公司怕是自身难保了都,可别忘了疤脸那人有临机专断的权利,真把天逸公司一干首脑全都枪毙了也没人能说什么!

涉及中条山一万七千名老百姓的生死,这件事情,别说一个天逸公司了,再大的红顶戴都扛不住这件事情,现在这社会可不是封建社会了,你再牛逼这么大的事情也顶不住!

我表明了自己代表官家的身份,也说了情况,敦子叔心里的顾虑终于没了,一拍桌子就红着眼睛和我说道:“那还怕个求,对于这帮畜生别说我们大杨村,周围邻村的人全都是忍无可忍了,只要没把柄,我们非干死那帮畜生,我们喝着蟒河之水长大的汉子,最不怕的就是和仇人拼命!”

我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青衣,你真的错了。

这一战,我必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