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入山寻踪/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我和敦子叔,杨老伯关上了门又密谋了三四个小时的功夫,基本上确定没什么遗漏的地方了终于开火了。

我们都是带着干粮进入中条山的,现在也真不好意思再张嘴吃人家的东西了,毕竟这里的老百姓已经因为封山缺吃少喝的了,再张嘴吃人家的我得多大的脸才能干啊?

所以,吃的东西全都是我们的干粮,是内蒙那边买过来的风干牛肉,奶茶粉用开水一冲,把风干牛肉掰碎了扔里面,然后丢到锅里可劲儿煮,算是改良版的“锅茶”,当年成吉思汗行军打仗的时候,蒙古军人全都是吃这玩意。别说,真挺扛饿。

敦子叔和杨老伯看来是挺久没吃点正经东西了,就我们这点破玩意吃的那叫一个香,一人最少干了三海碗才终于填保了肚皮。

这个时候,天色基本上已经黑了,天公不作美,外面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接连不绝,在天地间响成一团。

也就是此时,我终于听到了林青和我说的那种大山里的不同寻常的动静!

禹贡山里。鬼哭声此起彼伏,特别的凄厉,而且这种鬼哭声和想象中的也不太一样,怎么说呢,听过鬼哭的人就知道,鬼哭声特别的飘渺,就像是会随风飘荡的声音一样,分部的特别均匀,根本找不到声音的源头,整个中条山里都是这种飘渺的鬼哭声。夹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听起来感觉非常的诡异!

不光如此。

禹贡山之外,喊杀震天,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兵器碰撞的声音和马蹄声,那动静绝对是够恐怖的,看来禹贡山之外的中条山深山里确实有阴兵在交战,只不过交战的到底是什么阴兵就说不好了。

我让陈煜把我放下,曾经趴在地上仔细听声音,土地比空气传播的声音更加清晰,我大概可以确定,阴兵交战的地方至少应该距离我所在的位置有将近一百里地左右。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因为这场雨来的有点激烈,绝对当得起滂沱大雨四个字,我们的进山成了问题。

杨老伯和我说,杨建业所在的地方比较陡峭,一到下雨天山体经常滑坡,现在这么大的雨进山绝对是非常危险的。

可是,危险也得上啊!

我今天下午过去折腾了杨建国,还弄死了曹小七手底下的头号战将,这些肯定已经刺激到他们最敏感的神经了。我估摸着他们也该加快速度去处理解决这件事情了,时不我待,杨建业不能落入杨建国的手里,否则我将会再无转圜的余地。

我也把事情的利弊都和杨老伯说了,杨老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了。

夜间十点,我们几个人淌着淅淅沥沥的雨终于踏上了前往禹贡山的路,虽然披着雨衣,但雨实在是太大了,出门不一会儿。我们几个人身上就湿透了,禹贡山里虽然有狴犴脉的浩然正气镇压着,但山里的阴气还是很重,进去没一会儿我们几个人就冷透了,冻得在雨里不时的哆嗦。我们几个人其实还好,最起码我们更浓的阴气和更险恶的环境也经历过,都是壮年人,多少能扛得住,是杨老伯遭了大罪了,冻得走路的时候看起来姿态还有些蜷缩。不过步态一直很坚定,从地上捡了一根比较粗壮的树木枝桠当拐杖,带着我们几个人在山中环绕前行。

我想,大概对杨建国的仇恨,就是他行动的力量吧。

杨老伯是带着我们一直朝南边走的。

南边,可是阴兵交战的地方,我估计神葬的真正穴眼也在南边,可惜虽然已经登上了禹贡山,可我仍旧没能看出神葬的真正穴眼在哪里,神葬真的是太遥远了,而且特别的深奥,当中的门门道道,恐怕就是我们葛家的那位东汉年间的老祖宗都没有吃透,葛家名扬天下的看山寻龙、分金定穴的手法在这里好像是完全失效了一样,迎着黑黢黢的夜色和铺天盖地的雨幕。曾站在禹贡山的一座山头俯瞰中条山,南方绵延起伏,一重山连着一重山,关关相连,这种地方绝对有大穴,可惜并没有形成关关相互的局面,就像是一盘散沙一样,根本没法找到穴眼!

也就是说,从禹贡山往南地区,哪里都有可能是下葬的地点!!

总归,我是看不出个门道的,只能先找到杨建业在说了。

越往南,阴气越重。

最后,杨老伯带我来到一座高耸的石山之下,这里是一片密林,因为树木过于茂密的原因,树冠都已经连在了一起,就像是一把天然的大伞一样在我们头顶撑开,雨水竟然无法穿过又厚又密的树冠,只是一阵阵风吹过的时候,那些积蓄在树冠里的雨水才会落下蒙蒙水雾,简直就是天然的绝佳避雨场所了。

“这里就是禹贡山的最后的一座山了。”

杨老伯在这里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那座高耸的石山,轻声道:“过了这座山,就出了禹贡山了。”

出不出禹贡山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片密林里绝对有鬼!

因为,到了这里以后,地面上已经泛起了一层白蒙蒙的阴雾,林间时不时的会刮过一阵阵“呼啦啦”的阴风,吹的人不自禁的会哆嗦。

阴人行动,阴风自生!

一般只要是地上有发寒的雾气,还有带着哭声的风声的地方,绝对是阴人频繁出没的地方。

果不其然,杨老伯在和我说了一句之后,就忽然对着四周的拜了又拜,然后开口沉声道:“各位大杨村的祖宗,不肖子孙来这里叨扰了,实非无奈,还请原谅!”

他的话音刚落。密林里就忽然传出了一道有些飘渺的老妪声音:“老头子,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你是活人,我们是阴人,虽然是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但人鬼殊途,我们不方便相见啊,更何况,你怎么老糊涂了,还带了几个年轻孩子来这里!”

这道声音刚刚出现,我就发现在黑黢黢的密林深处有一道影子站着,因为光线昏暗,看的不是特别真切,直到林青撑起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我才终于看清是一个穿着黑色寿衣的老太太正站在那里。

看到这老太太,杨老伯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伤和怀念。

周敬凑到我身边和我说,从二人的脸上能看得出,这老太太生前应该是杨老伯的妻子,两人的妻妾宫紧紧挨着,明显是有过一段夫妻缘分的!

原来是这样!

我叹了口气,从背包里取出了几根请神香,让周敬在地上点上,这才沉声道:“人鬼殊途是真,但现在这个世道。人话已经不可信了,我更愿意信鬼话,所以才来这里找杨建业,有些事情需要问他!”

请神香点上,香气很快就在密林里散发开来。吸引了更多阴人现身,一时间,密林里面到处都是穿着各个朝代衣服阴人,这些应该就是大杨村的祖先了,看它们的模样。应该不像是什么恶鬼,倒是让我放心了不少。

“找建业那孩子?”

鬼老太太站在远处有些痴迷的吸了几口请神香以后,这才忽然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和我说道:“你也是因为深山里的事情来的?娃娃,你既然是我家老头子带来的。有些话我可得提前和你说,深山里的事情非同小可,你还是别过问了,更别进去,否则会出大事的!”

听这老太太的话,好像……她知道些什么?

我连忙就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算了,我也说不清楚,只有建业那孩子知道具体的。”

老太太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你们要执意想知道,就跟我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