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8章 人文始祖的踪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然想知道了,要不然我大半夜的淋着雨跑这深山里干嘛来了?我疯了啊!

都不带犹豫片刻的,陈煜、林青、周敬他们直接就跟了上去,杨老伯后来也就跟了上来。

老太太带着我们出了密林,然后直接就朝着那座石山往上走,她是阴魂,涉山如履平地,几个起落就窜上去了,可是苦逼了我们几个了,石山这边可能常年晒不到太阳,山体上爬满了青苔,走上去滑不溜秋的,一个不留神就得栽下去,陈煜背着我行路还好,他是血姑鬼尸。不至于在这个上栽了跟头,就是林青、周敬和杨老伯遭罪了,到了后面几乎是手脚并用在一点点的往上爬,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几个人足足折腾了将近一个钟头才总算停在了半山腰。

这时。我想我是见到了正主儿。

在我们所处的位置向上约莫十多米左右的位置,那里竟然有一个在半山腰突出来的小平台,似乎连接着一个半山腰的岩洞,不出意外应该是中条山的凶禽的巢穴,一些比较凶猛的猛禽都喜欢把窝弄在这种地方,如今却成了这些大杨村的阴人藏身的地方了。

在突出的那个小平台上,一个伟岸的男子背对着我们站在那里!

他的头发很长,有些不像现代人,不,应该是现代鬼。满头的黑发在风中凌乱,身上披着兽皮,就像是野人一样,两条手臂暴露在空气中,虽然是阴魂虚体,但体型也是生前的模样,可以看的出,他生前真的很壮硕,暴露在外面的手臂上肌肉就跟一条条怒龙一样盘绕着,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左右,拄着一把开山刀正在眺望远方的群山。

这个男子身上张扬着一股子野性的力量,仿佛是从远古洪荒时代走来的部落勇士一样!

老太太现在就站在男子身边,虽然老太太没和我们介绍,但我知道,这个人就是杨建业,那个一身赤胆,忠孝两全,曾经力搏黑熊,生裂虎豹,供哥哥上学的男人!

因为,当他的头发偶尔被吹起的时候,虽然相距甚远,而且光线也比较暗,但是我还是能看见,他没有后脑壳。那里有触目惊心的伤口!

那伤口,是他付出了一生的哥哥给他留下的,一颗子弹,从眉心送进了他的头部,搅碎了脑子,最后崩飞了后脑壳,结束了他值得称颂,长歌当哭的一生。

他是个伟男子。

毋庸置疑,在他的身上,能找到一个华夏传统男性的所有优点--忠、义、礼、孝、仁、勇!

可惜。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人心不正,以恶行为财道!

看着他,我就觉得心酸!

他像野兽一样,身上充满了兽性的力量,因为他要供养自己的哥哥,必须整天和野兽厮杀,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变的跟野兽一样,不。比野兽更加凶残,要不然他无法猎杀野兽。

他身穿兽皮,长发乱舞,不是跟现在城市里那些被惯坏的孩子一样玩个性,搞什么非主流,而是因为他舍不得买衣服,也没工夫打理自己,他要攒钱,十几岁的时候就要开始攒钱供哥哥读书,养活自己的母亲。

命运给了他黑暗的人生,他用自己的力量寻求光明。

若要我说,只有两字--壮哉!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

这句话,在这兄弟俩人的身上真的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我拍了拍陈煜的肩膀,陈煜知道我想做什么。在半山腰一蹬,整个人直接向上冲去,然后直挺挺的落在了那个在半山腰突出来的平台上,出现在了杨建业的身后。

然后,杨建业终于回过了头,我也看清了他的脸。

这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刚毅,脸上有胡茬,充满了雄性的侵略感,可是眉心的那个黑洞却让他这张脸看起来多了一些凄凉。

他在看着我,嘴唇轻轻颤抖着,过了很久很久,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你。”

语落,他对我鞠躬。

我忽然有些难受,估计老太太已经把我的来意告诉他了,他在遭逢巨变以后,仍旧是一颗赤子之心,对于要帮助他的人,第一句话就是谢谢,他的眼睛里也没有戾气和凶恶。只有感激……

我愈发的痛恨杨建国了!

一母双胞,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

一个狼心狗肺,一个始终抱着一颗赤诚的感恩之心处世!

话,堵在我喉咙上很久,我也憋了很久。憋得我快要炸了,我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跟他说道:“公道,不会沦亡!仇,我给你报!”

出乎我预料的是。杨建业竟然没有表现的很激动,只是平静的摇了摇头:“不提仇恨,先救人!我徘徊在这里,虽然也想手刃他,无时无刻不想。但是,中条山真的要乱了,父老乡亲们真的很危险,非常非常危险,我好几次想不顾死活的去示警,可惜有家不能回,他身边有人守在村子里,我进不去,只要一下山就会被发现。”

原来是这样!

他原来不是因为报仇的执念留在这里的,而是为了救中条山的父老乡亲的执念才留在这里的,无惧狴犴脉的浩然正气,不怕天师的威压,硬着头皮在这里等待着。

我心绪激荡,长长呼出一口气才终于平静了下来,然后让陈煜把我放下。直接盘腿坐在了冰凉潮湿的平台上,杨建业看我坐下,他也连忙坐下,似是不想以俯视的姿态和我说话,比现在的读书人有礼貌的多!

我犹豫了一下,就问:“你知道中条山里的事情?”

“知道一些,但是不是特别清楚!”

杨建业的脸上闪烁着思索之色,缓缓说道:“深山里面有一股很特别的力量,我刚刚死的时候,我和母亲都被那股力量牵引着朝深山里飘去,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我们看到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和我们说,有一个可怕的东西鸠占鹊巢,抢夺了他沉睡的地方。现在正在深山里面一点点的苏醒,等那个完全苏醒的时候,恐怕浩劫就要降临了,他有心想守护这里的村民,无奈被那个抢夺他沉睡地方的东西暗算了,受到了禁锢,已经没办法继续再帮这里的人了,他希望我回去通知这里的所有村民,不要继续在这里驻留了,赶紧离开吧!等他说完,那股牵引我和我母亲的力量就消失了,我们这才逃走了,可是我没想到我妈还是惦记着那个畜生,竟然冒冒失失的去给那个畜生示警,结果又被那个畜生打的魂飞魄散。”

深山里的特别力量?

应该是神葬的力量吧!

神葬自成一片小阴间。死在神葬穴场内的人当然要去神葬墓主人那里报到了!

可是,听杨建业所说,那个让他们逃离牵引,前去示警的黑影子……似乎就是神葬的主人啊!!

只不过,神葬的主人的沉睡之地被抢了,一个邪恶的东西占据了他的穴眼,正在一点点的苏醒?

这……好像有点复杂了!!

神葬,只葬人文始祖,否则,就是帝王将相都没资格用这种墓葬规格,而且三皇五帝之后,神葬早已失传!!

也就是说,那个让杨建业和她母亲梅子逃走,去大杨村示警的影子,是一位人文始祖的阴魂!?

我们华夏的一位人文始祖被一个邪恶的东西暗算了,然后还被禁锢了!?

事情好像有点越来越出乎我的预料了。

我有些惊骇的问杨建业:“那你还记不记得你们飘去的路线?那个和你们说话的影子是什么样子你看到了没?”

“当然记得路线了,我就是这里长大的,深山就是我的家,我怎么可能找不到我的家!”

杨建业摇了摇头,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才有些犹豫的说道:“他的样子……我没看太清楚,好像脸上挡着雾气一样,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他绝对不是人类,他的上半身是人身,可是下半身……好像是蛇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