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2章 男儿行,当暴戾!/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的是太喜欢这时候曹小七脸上的表情了!

精彩!

精彩到了极点!

这个人一直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模样,我还真没见过他过分激动的模样,可现在他整个人面色犹如死灰,在冷雨中不断哆嗦着。

他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已经输定了。

“要干什么!这些贱民要干什么!”

杨建国在大雨瓢泼中疯狂的嘶吼着,眼睛都红了,吼道:“难道你们都疯了吗?”

“疯的是你!”

我大声喝道:“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的疯病从你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开始了,今天,你也该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了!”

“代价?哈哈哈……”

杨建国可能真的是歇斯底里了,在这个时候竟然狂笑了起来:“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敢杀了我不成?天大地大,法律最大。你们不敢动我!”

法律?

你他妈的这个时候跟我说法律?

要脸不?

你在指挥着铲车碾死自己的母亲的时候怎么不说?你在开枪射杀自己的弟弟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反而提这个来保护自己了,好使么?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不禁被这个人的奇葩思维的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他妈的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就因为你有钱,所以你就可以任性,把丧尽天良的事情做个干干净净,而我们没钱,就只能认命,硬着头皮坐在那里免费让你欺负。稍有反抗就是我们有错?全天下怕是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变成了那样,公道和正义泯灭,那么我们的世界就是悲哀的,亡了也罢!

“你还真说对了。我确实敢宰了你!”

或许是被杨建国的强盗逻辑激怒了,或许是我也被他的疯狂影响了,总之,这个时候,我也同样做出的抉择,轻轻的笑着,淡淡说道:“不光是你,今天站在这里的所有人,恐怕都难逃此劫了!是你们这些疯子想钱想疯了,为了钱不择手段,不听劝告,一下子引爆了中条山沉寂了多少年的隐患,让这里的一万七千名百姓陷入了危难,朝不保夕,你们几个是百思难辞其咎,理应拿你们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疤脸啊……对不住了!

说不得。这回老子还真得拿着鸡毛当令箭,临机决断,在这里轰轰烈烈的做一件大事了!

就是不知道你疤脸脖子上的脑袋够不够坚挺,能不能扛住这么大的事情了!

不管了,反正你他妈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坑我,一直以来都没给过我什么好处,也是时候帮我担待着点了!

我看着杨建国和曹小七身后那黑压压一大片暴徒,事涉人命。心里难免有些沉重,但是心念却从未动摇。

对付疯狗,只能把他们打死!

对付冲进自己家里的饿狼,只能比他们更加疯狂才能活下去!

我终于还是缓缓抬起了手掌,顺着大雨坠落缓缓落下,只说了四个字:“格杀勿论!”

我的声音不高,但这个时候四周真的是太安静了,所以这四个字听起来反而是格外的刺耳。也是格外的清晰,击穿了天地间的雨幕,也彻底撕裂了最后的平静,当我的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围堵在四面八方的敦子叔他们那里就发出了狂野的怒吼!

他们压抑的太久了!

仇恨在心,憋得他们快炸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也疯了,尤其是敦子叔,亲眼看了梅子那个可怜的女人被自己的亲儿子压死在铲车底下以后,早就已经记住了这血海深仇,这个时候提着一把斧头更是一马当先就冲了上去,眼睛红的厉害。跳上去直接一斧头就砍倒了一个跟杨建国来的暴徒!

不光敦子叔眼红,周围的村民没个不眼红的!

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杨建国和他母亲、弟弟的一家之事了,而是他和大杨村的对抗。不,是他对中条山里喝着蟒河水长大的一万七千名父老乡亲的挑衅!

山民质朴,思维单纯简单,尤其是像大杨村这样本是同族的山民。非常团结,基本上就跟一家人似得,你对他们中的一家人礼遇,那么你们的事情就会很快传遍全村,他们所有人就都会把你当成自己人,可是如果你对其中一家犯下罪行,那他们就会把你直接当成敌人,全村暴起与之对抗!

当年血战中条山的时候,为什么整个中条山的老百姓都集体站在了日本人对立面,连一个汉奸都没出?

就是因为日本人开进中条山的时候,有一个士兵闲的无聊,杀人玩,开枪射杀了一个放羊老汉,所以中条山的老百姓暴起和他们抗争了整整八年,地无分南北,人不论老幼,皆是见了的日本人就红眼,后来中条山大战结束以后,日本人离开这里都没用,这里的老百姓就跟牛皮糖一样追出去撵在他们屁股上捣乱!!

这就是中条山山民的特点,这就是他们的血性!

很显然,现在这种压抑着的血性已经彻底爆发了出来,四周村庄集结起来几千名精装同时拿着武器从四面八方猛攻杨建国豢养的那些暴徒,这才是真的群殴呢,杨建国豢养的这些暴徒可不是什么身经百战、受过特殊训练的战士,说白了就是一群混子,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如今这些在山里敢和豺狼虎豹角力的山民一红了眼,他们当时就怂逼了,哪里能扛得住?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敦子叔他们乱刀放倒十几个,死活不知。剩下的人当时就崩溃了,想跑,无奈早就被敦子叔他们包围了,往哪里跑?只能绝望的哀嚎!

“杀出去!”

混乱之中,我听到曹小七大吼了一声,然后招呼了他身边的七个黑衣大汉,二话不说一马当先就朝着一个方向突围了过去!

“不行,我得出手了!”

林青有些着急的说道:“曹小七动了。靠敦子叔他们挡不住的,搞不好村民这边还会出现大规模的伤亡,上一届龙虎双榜的卫冕之王,根本不是山里的猎人能挡得住的!”

说完,林青提着惊蛰剑就冲了出去。

“陈煜,你也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便拍了拍陈煜的肩膀,轻声道:“给我上去拿下杨建国!”

“你……”

陈煜还是有些拿捏不住,看了我一眼。

他的意思我明白,我脚伤未愈,几乎是没有战斗力的,如果有个万一……

“我身边有小敬呢。好歹是神算一门有成就者,能保护我。”

我笑了笑,就让陈煜把我放下了。

脚落地,还有些发疼。我得拄着靠周敬扶着才能站住。

这样一件大事,我因为脚伤和葛家的杀气特点却不能去参加,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遗憾的。

既然没办法去战斗,那就……让我的刀去吧!

我长长呼出一口,“哐”的一下抽出了百辟刀递给陈煜,轻声道:“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不两立!血姑鬼尸本来就是为了杀戮而生,今夜,我放你找回本性。”

陈煜没说话,结果百辟刀,掉头就朝着杨建国的方向冲了过去,一进人群,立马掀起了滚滚血浪!

“疯了,都疯了!!”

云中子看着眼前乱象,一个劲儿的狂呼:“放血姑鬼尸伤人,鼓动村民发起报复行动,葛家小子真的疯了!中条山惨案,血流成河啊!”

我没说话,只是在一旁轻轻的冷笑着。

正道沧桑,我只是在用我的方式来踏平这世间不平乱象而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