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3章 血夜/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大雨滂沱。

这一夜,喊杀震天。

这一夜,血色弥漫天空!!

混战之中,我看到了太多惨烈,杨建国手底下的暴徒就跟割麦子一样倒在泥泞的乡间土路上,杨建国最惨,陈煜在拿下他的时候没少费周折,这个人忽悠人的本事倒是不弱,明明是个不忠不义不仁不孝的东西。可偏偏在这种节骨眼儿上还真有人誓死保护他,最起码面对着陈煜的凶威时,有两个看上去是练过的壮汉挡在了他前面。

那俩壮汉,就是寻常的练家子而已,哪里是陈煜的对手?

陈煜一刀一个,全都将之斩首,鲜血喷起足足一米高,然后越过他们横在地上的尸首就朝杨建国扑杀了过去,杨建国这人大概也是预料到自己的末日到了,所以格外的凶悍,竟然捡起一把开山刀和陈煜火拼起来了,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陈煜一刀劈断了他手里的开山刀,刀势未减,甚至干脆卸下了他一条手臂,杨建国这才歇火了,捂着手臂的断裂处歇斯底里的在泥水里翻滚,当陈煜把他的断臂丢到他的胸口上的时候,虽然相距甚远,但他脸上的神情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个时候,他捧着自己的断臂,眼里充满了不敢置信,或许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经历的只是一场梦境,他满脸的泥水,抱着自己的手臂哀嚎痛哭,倒不是说他幡然醒悟了,而是他在心疼自己。

这个人果然是个自私到极点的人!

他舍得指挥铲车把自己的母亲碾压成一团烂肉,肠子飞溅出一米多,事后村民敛尸的时候连尸体都找不全;他也舍得一枪把自己的弟弟脑壳子打的飞起,当场毙命。可是到了他自己身上,他连自己的一条手臂都舍不得!

看着他的失魂落魄,看着他的狼狈,可悲可叹,但却不值得怜悯!

杨建国完了,但是曹小七,还真就让他杀出去了!

这个人确实可怕,大难临头之际,直接丢下杨建国,带着他的七个手下连伤三四十个的村民,然后朝着村子南边就逃走了,甚至连曹贵都扔下了,怕是他也看出来了,带着曹贵这个废物根本出不去的,所以,干脆直接抛弃。带着他最信任的七个手下逃走了,林青和敦子叔带着好几百个村民出去追去了。

血缘关系对于曹小七来说好像真的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对他来说,谁有用,他才不会抛弃谁!

曹贵最后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被愤怒的村民用粪叉叉在了地上彻底制服了,也是活该他倒霉,被叉在了交战最激烈的地方,在那种情况下谁还能注意到他啊?村民和杨建国豢养的暴徒在厮杀的时候在他身上踩来踩去的,最后干脆被踩进了稀泥里。无奈脖子上和四肢都被粪叉叉着,他是想动都动不了,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在稀泥里窒息挂掉了,鼻子里、嘴里、眼里、耳朵里都是稀泥,嗓子眼里的稀泥恐怕都有一大碗了,真的是在“吃土”,死的时候还带着喜剧色彩……

而这个时候,錾龙台对于阴魂的影响也渐渐开始变小了,等四周的金光消失的时候,在我的身后直接就爆发出了排山倒海的鬼叫声。这些阴人在摆脱困境以后,第一时间就加入了,不伤大杨村百姓,只想杨建国带来的暴徒索命,一时间,这里直接变成了修罗地狱,人鬼乱舞,犹如末日!

杨建业更是直奔着杨建国就冲了上去!

他嘴里发出类似于野兽一样的怒吼,眼睛里都开始往下淌血了,怒斥的杨建国四条大罪。

知恩不报,是为不义。

伤害恩人,是为不仁。

残杀母亲,是为不孝。

荼毒英烈葬地,是为不忠!

他每怒吼一声,就在杨建国的身上落下一刀。杨建业死的时候心中有大执念,也有疯狂的杀意,携带着那柄曾经在山里猎杀熊瞎子的开山刀而死,死的时候刀上也沾染了阴气和怨气,基本上与他融为一体。虽然不是阴兵,但却和阴兵差不多,他这几刀下去,不光断绝了杨建国的这一世,更是断了杨建国的轮回了!

被阴兵手里的武器所伤。那是没有轮回的机会的,直接魂飞魄散!

人死变鬼,鬼死变屁!

杨建国嚣张了一辈子,最后干脆变成了一个屁,“噗”的一下子就什么也没了,他的一辈子富贵梦就这么转眼成空,还留下了骂名,可悲可叹!

这一场死斗,从入夜一直持续到了黎明,一直等天光破晓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了,这个时候的大杨村,早就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满大街躺着的都是杨建国带来的暴徒,雨水将乡间土路淋浇的泥泞到了极点。血水混和着雨水和泥土,让十里长街的地面上都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红色,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类似于铁生锈以后的气味,非常难闻,看起来触目惊心的。

可是,生在中条山,喝着蟒河水长大的村民们却在欢呼。

是的,他们赢了。

这值得高兴!

由来权贵欺人不眨眼,身在底层只能无奈忍受。现在,他们终于反抗了,也斗倒了这些丧尽天良的恶棍,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正道沧桑!

这四个字由来已久,那是用鲜血染红的四个字啊!!

“几百条人命。这可是几百条人命啊……”

被捆绑着淋了一夜雨的云中子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过了良久才忽然看了我一眼:“葛天中!你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因为我心里想着去救更多的好人!恶人不死,好人难活,这才是我要的正道。为此,我一往无前!”

非常难得的,我很耐心的回答了云中子的问题,淋了一夜雨,我身上早就已经湿透了。在清晨的寒气重身子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的还是冷的,总之,这一刻我是有些麻木的,轻声道:“反抗!反抗!反抗!直到绵羊变成雄狮的那天,直到……踏平世间乱象!”

云中子一下子不说话了。

我让老百姓们开始救伤员,清理四周的场地了,但我却没有回屋,仍旧伫立在这里,任由四周的血水从我脚下冲过,仍旧在雨中耐心候着,因为我一直记得,还有一个人的因果没有了却呢!

约莫在七点左右吧,林青和敦子叔他们才终于回来了。

“曹小七呢?”

我迎上去以后,这是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此人不除,我心里不安!

“逃了!”

林青叹了口气,道:“他的七个手下全都留下了,他的身上也全都是伤,尤其是敦子叔那一刀。更狠,隔着百十来米把手里的刀扔了出去,直接砍在了背心的位置,他是摇摇晃晃的从村子南边的墓地逃出去的,钻进了中条山深山里,要我说,他还是死路一条,且不说他身上的伤是要命的,进山的时候就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光是中条山深山的危机就足以要他的命了。那地方现在早就变成禁区了!”

原来是逃进了深山……

还是身受重伤的情况下逃进去的!

曹小七啊曹小七,我看你丫怎么活!

我冷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林青看了我身后的青衣和云中子一眼,压低声音问我:“他们……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好!

“先扣押起来再说!”

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这两天先不管,养伤吧,等我好一点了,下一步,咱们就该让杨建业带咱们进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