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4章 鬼类至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扫尽龌龊事,一片清明天。

杨建国一死,剩下的杨大春已经是孤掌难鸣了,当天晚上,愤怒的村民就去找杨大春算账了。

不过,杨大春相比于杨建国来说,更怂!

有心为恶,但却没胆子承受一切的后果,听说杨建国和曹家的人在混乱中结束了他们嚣张不可一世的一生后,干脆直接吓破了胆子,等村民们冲进他家的时候,老东西已经悬梁自尽了。

经过短暂的商议,村民共同决定村子里的事情暂时由杨老伯来带头解决,算是个临时村长吧,杨老伯倒是也有一股子狠劲儿。约莫是真的恨透了杨大春这些人,杨大春死后第一命令就是--不允许这些恶人进入大杨村祖坟,因为他们不配,不配做英烈之后!

于是,一把大火,那个血染的夜晚里的一切就全部化为了灰烬。

接下来的几天,我终于能安心养伤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解决了杨建国那些人以后,仿佛整个大杨村的空气都一下子清新甘美了起来,最起码没有那股子污浊的味道了。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太多太多,俗话说的好,精神好了养病快,别说,我这双过阴桥的时候差点废掉的双脚恢复的速度那真的是没的说。配合着杨老伯从禹贡山上采下来的草药,休息了约莫六七天的功夫,基本上就下地活动没什么问题了。

当然,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软组织都已经损伤了,要说完全愈合那是痴人做梦,如果做剧烈运动的话,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疼。

但我还是决定启程前往中条山深处。

没办法,蟒河附近的一万七千名老百姓就快没吃喝了,这里又和外界联系不上,我也没办法把这里的情况传递给疤脸他们,也就是说,这里的事情如果不解决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得到补给的。在这情况下,因为我这双破脚继续磨叽下去真的是有些不地道了,根据我的估计,就算是把地里所有能吃的东西全算上,这里的百姓也最多还能坚持十五天左右!

十五天以后,这里的村民就要面临着最残酷的三个选择。

其一,进入中条山深山,看看能不能找到猎物!这是赌命,也是赌运气,中条山深山里现在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猎物都说不好!根据经常上山打猎的敦子叔说,以前的禹贡山里其实猎物很充足。可是自从这一次的事情爆发以后,那些动物就像是闻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气味一样,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这么消失了,所以村民们才失去了最主要的肉食来源!中条山深处的情况是不是也如禹贡山一样,这个无从推测,所以,进入深山狩猎,就是在赌命、赌运气!而且,中条山的深处会遇到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那里有进无出,去了能不能回来可就不保准了,简直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其二,吃树皮、草根!

大饥荒年的时候,老百姓都是靠这个活的!

这是个办法,但却不是长久之计,顶的时间久了,还是会死人的。

第三,等死……

一旦断水断粮,这就是蟒河附近的一万七千名老百姓的下场。他们忠烈,热血不死,搀和了杨建国的事情,我的身上也打上了这里的烙印,不能坐视不管,所以在我感觉自己可以走路的时候,我就决定立即进山,时不我待,老天爷留给我的时间似乎不足以让我等脚伤痊愈了!

出发前夕,我去见了鬼婆婆一面。自从进入大杨村以后,鬼婆婆算是彻底沉寂了下去,带着灵媒就缩在我醒来时所在的那个院子里,我闯进杨大春的家里的时候,她没有露面,那个流血冲突的晚上,她仍旧没有露面,好像彻底沉寂了下去一样!

可是,我需要鬼婆婆的帮助!!

经过了那一夜的冲突,痛快是痛快,可随即我就面临着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身边的人太少了!

就凭我们几个,进入中条山深处,和找死没区别!

这一次接下这个任务,我就已经做好倒血霉的准备了,说实话。来了我压根儿就没打算能回去!

这是我当时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但,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求生,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本能,在真正要面对中条山深处的那东西之前,我还是想尽可能的壮大一些力量的,能拉拢到鬼婆婆绝对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助力!

可惜,我说的吐沫星子横飞,最后还是没能说动鬼婆婆。

这一次,灵媒撒娇、装可怜都不好使了,鬼婆婆的态度相当的坚决--不去,要嘛我死,要嘛我在这里待着,想让我和你进山对付那个恐怖的东西,没门儿!

后来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放弃,从始至终都是我在请求鬼婆婆,我也没资格强求人家,作为一个与我交集少的可怜的阴人,人家能帮到现在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说白了全是看在了沈梦琪的份上,犯不上和我一起去玩命也是正常的。

我死了,还有一个修炼者死后的时候可以期待,人家死了,那就直接变成个屁了!

没成想。就在刚刚迈出腿的时候,鬼婆婆却忽然开口和我说:“小子,深山里的那个东西,怕是死人里的至尊,根本不是你和那两个天师能对付的了!”

鬼类至尊?

我不明白鬼婆婆为什么会这么说。稍一犹豫,便问道:“婆婆,为什么这么说?”

“我是一个死人,我难道还不知道?”

鬼婆婆斜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鬼类至尊对于阴人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么?一个鬼类至尊出现。方圆几百里之内的阴人都会感应到,一旦鬼类至尊发出号召,道行浅的阴人直接就会被奴役控制,成为鬼类至尊的奴仆!他们强大又恐怖,总之你小子是招惹不起的,我的感觉也绝对没错,不出意外,那个鬼类至尊就快苏醒了!”

至尊?那个夺了我人文始祖葬地的东西?

我心中一动,于是就在心里问花木兰,她有没有感觉到。

“我感觉不到,而且也不会感觉到的!”

花木兰苦笑道:“别忘记了,我是灵鬼,千年不杀生,不轮回,在极阴之地修炼千年才形成的灵鬼,早就已经跳脱了阴间的禁锢,和一般的阴人不太一样的,我和陈煜差不多,血姑鬼尸半人半尸,灵鬼半人半鬼,一个道理!阴间的规矩影响不到我们,什么鬼类至尊与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我们感知不到。”

原来如此!

我点了点头,准备再仔细询问鬼婆婆,可惜被鬼婆婆一挥手拒绝了:“事实上。我也就知道这么多!鬼类至尊出现,哪怕我是个天师级的阴人也没法对抗,而且一出现在对方附近的话,我很有可能被对方控制,所以我过去不是帮忙。是帮倒忙,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婆婆直接就把我撵了出去,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这一夜,我是真的失眠了。

大战在即,可是有一件事情一直都环绕在我心上,始终放不下,在夜里翻来覆去的就是合不上眼睛,最后一支等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干脆咬牙从炕上做了起来,披了一件外衣就朝着关押人的后院走了去。

青衣……

咱们是时候好好谈谈了!

没错,犹豫了这么久,我最终还是决定见青衣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