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5章 破镜重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事情争执到最后,其实还是为了解决争端。

比如,我和青衣。

从始至终,我们都不是有血海深仇的敌人,我们只不过在选择上有了分歧而已,所以我来了。

不管如何,我都应该来这里一趟。

关押青衣的地方黑漆漆的,真说起来,好像废弃了很多年了,其实是咱们国家建国之前的东西,以前是用来关押革命人士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不大光彩的名字叫--渣滓洞!

读过中国近代史的人,相比这个时候已经知道这座黑黢黢的牢房是什么地方了,这种地方实在是说不上光彩,我没想到青衣和云中子竟然被转移到了这里,那一夜血拼之后,我因为心里打心眼儿里有点抗拒去想青衣的问题,所以这几天来一直都是嘱咐人别饿着他们,还真没有亲自来看看,就记得有一次杨老伯说村民情绪激动,原来的民房里已经不再适合安顿青衣他们了。怕出什么岔子,于是就跑来想向我申请转移青衣他们,我当时觉得在理,经过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以后,杨建国似乎成了大杨村最敏感的一个话题,非常容易就会触及这个雷区,青衣他们作为当时反对我的人,继续留在村子里已经不安全了,于是我就答应了杨老伯的提议,没想到杨老伯竟然把青衣丢进了以前的渣滓洞!

虽有冲突,但我从来不否认他是我的兄弟这一条,即便是现在,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条!

想想,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做的有不对的地方。毕竟说什么,也不能把两位天师关进渣滓洞!

我是抱着愧疚的心思缓缓走进关押他们的地方的,里面散发着一股子腐朽的味道,就像是封闭了很多的年的空间刚刚打开以后里面的味道一样,绝对说不上好闻,除了门口守着两个大杨村的百姓以外,这里就再没一个人了,我走进去以后,脚上穿着的厚重军靴在狭窄悠长的甬道中留下一连串沉闷的响动,最后终于在一件紧紧关闭的囚室里透过铁门上的下栅栏看到了他们。

青衣和云中子两个人就安安静静在囚室里盘腿打坐,一言不发,盘腿坐在地上,犹如磐石一样,大有一种天塌下来都岿然不动的架势。

“小哥儿,他们每天都是这样,没事的。”

看守这里的村民也跟着我进来了,在一旁压低声音和我说道:“虽然这地方不行,但杨老伯说了,这里最起码安全,到现在还余怒未消的乡亲们不会来这里找他们,这些天我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过他们也就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过来吃饭,其他时候都是这样的在那里盘坐着,一动不动,连个屎尿都没有,还真是奇了怪了!”

有屎尿才怪……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道门的人打坐,那个时候身心空灵,所有吃到肚子里的饭都被分解成精气吸收了,总归那是一种非常玄奥的状态,有时候盘坐在那里半个月一动不动的高手都有,和普通人不一样的,真要是一会儿尿急了,一会儿屎憋坏了,就他娘的跟懒驴上磨似得,啥都没,就屎尿多,那他们还修炼个屁啊,有这些就够支应的了!

看来,青衣和云中子的心境倒是没有乱,被关在这地方仍然能潜心打坐修道。

不过,这看守的村民这么一说话。也惊动了青衣和云中子,当下两人就从打坐的状态中退了出来,缓缓睁开了双眼。

四下的环境黑黢黢的,几乎没什么格外明亮的光,可即便是在这种环境,我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青衣那双犹如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双眼,他也在通过铁门上的栅栏看着我。

四目相接,一时无言。

曾经的我们,是多么要好的挚友啊!

终究,我们还是因为信念和追求不同,关系出现了无法修补的裂痕。

我们都没错,只是命运弄人!

此时相见,我的心里要说不复杂那是不可能的!

“葛家小子,你终于肯现身了?”

青衣不说话。但是云中子可按捺不住了,当时就蹦了起来,冲到了铁门前,恶狠狠的怒视着我:“凶威你也逞完了,现在可以放我们出去了吧?还是说你小子真的准备把事情做绝了,连同着我们两个人你也准备干掉!”

干掉?

我苦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是不敢么?

我只是不忍、不愿、不想!!

因为……这中间有个青衣!!

虽然我们有了分歧,但也是对事不对人,要我仇恨他,我永远仇恨不起来,我不会忘记当初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他在尽心尽力的帮我,我葛天中的良心又没有被狗吃了,当了那么久的兄弟,就算是石头放在心窝子里也该焐热了吧?我至于对他下毒手!?

且不说这一次的事情还不至于让我们的走到生死相向的地步,真走到了那地步。青衣的却邪剑不砍在我的身上,我的百辟刀就绝对不会沾他的血!

总而言之,一句话,他不动我,我绝对不做第一个下手的人!

云中子……真是把我想成了一个心思阴狠的枭雄了,可我他妈就一狗熊,如果他们不逼我,我不至于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里忽然悍然发起事变,血染中条山!

可事情摆在这里,我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对我而言,我只看重青衣的态度罢了,所以,干脆就无视了云中子这位前辈高人。定定看了青衣一眼后,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缓缓说道:“内乱已平,明天一早就准备出发前往中条山深处了,这两天搜集了不少情报,这里的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就算我解决我不了,但军令状已经立下,我就是拿自己的尸体去填,也得填平中条山里的一个坑!告诉你一声,只是希望你放心,我没有忘记来这里的初衷,拯救中条山一万七千名百姓,我责无旁贷!”

纵然肚子里有千言万语,可是憋到了最后,我还是只憋出了这么几句话。

说完了,心里好像卸下了什么包袱一样,一直盘坐在囚室角落的青衣没说话,不过却轻轻别过了脸。

我也没有再过多关注,该说的说了,我掉头就走。

结果。没走几步,身后的那间囚室里就忽然传出了青衣的声音:“打开门,放我出去,我和你一起进山。来的时候是一起来的,走,也应该一起走。”

完全是情不自禁的,我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扭头一看,发现青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了,现在真站在囚室的铁门后,透过栅栏,我看到他脸上没有太多的神情,身材瘦削修长,腰杆子却挺得笔直。

没有太多的废话。但我却懂他的意思!

从始至终,拯救中条山百姓都是他的信念,为此,他可以容忍曹家,可以对杨建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牺牲我,甚至,也可以牺牲他自己,因为在他的心里,中条山的百姓始终是大义所在,为了大义,他可以牺牲一切!

这个目标,他从来都没有变过!

现在,我要进入中条山深处。去解决这些问题,似乎……从某方面来说又和他的目的有了共鸣,所以,他决定与我同去。

他没变,我没变,只不过世事无常,我们的立场在不断变化。

青衣,果然还是那个青衣……

可爱又可恨的青衣啊!

“好!”

我没有过多犹豫,直接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一来,进中条山深处,我势单力薄,确实需要青衣和云中子的力量。

二来,曹家这根横在我心头的刺一除掉,我对青衣和云中子没有太大的隔阂,最起码,没到生死相向的地步,这一次他们干的事情可恨,但却没有杀我的心,为了中条山的百姓的事儿,我可以做到放下成见,再通力合作!

有这两条,我们就有了合作的基础,于是我扭头看了眼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大杨村老乡,然后低声吩咐道:“开门,放他们出来!”

“小哥儿,这……行吗?”

那老乡当时就有些急眼了,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青衣和云中子一眼,然后把我拉到了一边。小声嘀咕道:“小哥儿我说句实话你可别介意啊!你是好心人,总是习惯把人往好处了想,但这人心隔肚皮的,他们到底咋想的你哪里能猜得到啊?这要是把他们放出来,他们要是对你下手,咋整?你可是我们这蟒河跟前的十里八乡的恩人呐,我要听你把他们放了。结果他们却在这里对你下手,真有个好歹,乡亲们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这老乡看着紧张兮兮的,倒是把我逗乐了,当下我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儿,你真以为那间牢房能困住他们?他们要是想走,早就打破门出来了!不走,说到底是因为他们想做点事情,同时他们也知道,只要咱这的乡亲们还肯听我一天的,他们就翻不出个浪,所以,他们才一直留着!困住他们的,不是那扇门,而是我,是咱们这的老百姓!”

这老乡一脸懵逼,到最后还是没听懂我在说啥,最后我也不和他打哑谜了,推了他一把让他去开门,这老乡这才悻悻的过去开了门。

而我,在他开门这功夫就已经掉头走了,都没回头看青衣和云中子!

如果他们的冷剑真从我背后窜过来了,我他娘的认了,怨我眼瞎,看错了人!

事实证明,青衣和云中子不是那种卑劣的人,他们是心怀苍生的英雄,是那种可爱又可恨的人,不是俩阴谋家,我到最后还是看对他们了,一直等我穿过黑黢黢的甬道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含怒对我下手。

约莫就是我走到出口的时候吧,我的身后才忽然传来了动静,是青衣说话了,他的语气有些复杂,似乎是在叹息,又似乎是在懊悔着什么:“小天……或许,这回你是对的,而我错了。我一力想避免冲突,却不知道恶人和好人之间永远无法共存,委曲求全只能失了民心,你说的对,民心所向,才是真正的无敌。”

这算是……认错?

今日见面的一切,我都预料到了!

唯独没预料到这一点!!

这是真话,我没想到这一次青衣竟然会认错!

或许,那夜我登高一呼,应者如云的景象,真的给他很大的震撼吧!

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缓缓道:“找个地方休息一夜吧,明天开始怕是咱们就没机会悠闲的谈话了。”

说完,我甩开步子,扬长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