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0章 没有尽头的战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苦头?

我当时就心里抽搐了一下。

这一路上我背上的血流的“哗哗”的,我早就已经有些慌了,听大炮这么一说,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连忙说:“大炮,你他娘的可别吓唬我,到底咋回事,有屁快放!”

“一、二、三、四、五……三十四!”

大炮没说话,反而开始在我背上指指点点了起来,过了半天才一脸震撼的说道:“小天哥,你知不知道,你背上现在一共有三十四个弹片?整个他妈就是一筛子啊!见过戳烂的猪肉没?那就是你背上现在的情况!你丫还真是个不死小强啊。这都不死?”

三十四个弹片?

我……

我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更不踏实了,于是就说:“谁有镜子,帮我照着,我看看!”

没人回答我,但我从周敬眼泪汪汪的模样上就瞧出,我现在铁定他妈的惨到极点了!

最后火药看不下去,直接一脚给大炮踹到了一边,说道:“我说大炮你能不能别他妈在这瞎白话?小天哥被射了一背弹片,本来就已经够慌了,你还在这瞎白话,诚心给小天哥找不自在呢?”

终于遇到个好人!

我一感动,眼泪都差点没下来!

结果事实证明,有些人最多也就嘴贱,可是有的人嘴不贱,但他妈手黑!

比如火药……

这王八蛋一脚踢开大炮以后。干脆蹲在我身边,用手开始扒拉我背上的弹片了,当时疼的我他妈差点没跳起来,不过还不等我开口骂娘,火药就立马一本正经的开口堵上了我的嘴:“没啥大问题,我估计你跑的速度比较快,地雷爆炸的时候,你已经离开爆炸杀伤范围挺远了,弹片入肉不不深,没伤到内脏,属于皮外伤!”

“皮外伤怎么要吃苦头?”

我就纳了闷了。

火药不说话了。

闷油瓶倒是开口了,这人比青衣还话少,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蹦,我很少听他说超过十个字的话,不过这回可是破天荒了,非常难得的多说了几个字:“你背上现在最少有十个弹片是三角形的!”

三角形的弹片?

我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可能也是因为失血太多了,所以我的思维都有些不够敏捷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闷油瓶在说什么。

三角形的弹片,进入人体,带来的伤口也是三角形的!!

这原理,就跟三棱军刺一样!

若说最歹毒的冷兵器是什么?在近代所有战争中,只要是经历过的老兵,就一定会说--三棱军刺!!

这种当年在越战战场上出现极为频繁的近身格斗兵器。比二战时候日本人的刺刀还歹毒,日本人的刺刀血槽特别深,捅进人肚子里的时候放血那叫一个狠,可是三棱军刺呢?捅进去的时候放血不狠,但是留下来的伤口是个三角形的,极难缝合,能活活流血把人给流死!!

现在我背上的那些三角形的弹片就起到了异曲同工的“妙用”,三角形的伤口。很难缝合,也很难自愈,就凭着我们现在带的医用品,基本上无法处理这样的伤口!

难怪这一路上我的血就没停过,弄的我还以为我没有血小板了呢,伤口不会凝固了,原来我背上的伤口是三角形的啊!!

一时间,我的脸色苦了下来!

“忍着点。我来给你处理伤口,你姐那边没事,我看了,她的伤口都是一字型的。简单止血缝合就行了。”

猴子走了出来,随手从背包里取出一块汗味特别浓的毛巾:“咬住,忍着点!”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嫌弃了。一口咬住了毛巾,当时一股子浓郁的汗味就冲进了我的口腔,然后猴子蹲在我身边二话不说上手就去揪那些嵌在我背上的弹片,每一次往下揪一块,就是一股子钻心的疼痛,一股黑血就会喷出来,有的甚至都落在了我的脸上,疼的我眼前都有些发黑了,死死咬着牙齿不吭声,转眼的功夫,猴子终于把我背上的弹片全拽下来了。

然后,他从背包里取出一把子弹,开始拆那些子弹,拆开以后把火药全倒在了我的伤口上。

那滋味儿,简直就跟伤口上撒盐一样!!!

我终于知道猴子要干什么了--火烧伤口,止血!

这种法子是战场上紧急自救的法子,无异于饮鸩止渴,虽然短时间内能止血,但后果也非常的严重--等我回去,伤口会感染恶化!

不等我发表自己的意见。猴子就已经用打火机引燃了我背上的火药!

轰!

当时我的背上就蹿起了火苗,即便我是趴着的,眼角的余光都能看见火苗,冒的老高了。一时间整个碉堡里都弥漫着一股子硝烟的味道,外加一股类似于烧猪毛的味道。

我知道,我的皮肉肯定被烧焦了!

说实话,我头一次体会这么可怕的疼痛。整个人的意志都快崩溃了,疯狂的用手锤击地面,死死咬着嘴里的毛巾,在用这种法子宣泄痛苦。

痛苦在蔓延。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才终于好些了,整个人就像是脱力了一样,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是条硬汉!”

大炮对着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这都不吭一声啊?”

你以为老子不想吭声么!

老子是疼的说不出话了!

这功夫。猴子已经帮我用绷带裹住伤口了,我身上的痛苦总算是减轻了一些,然后一口吐掉了嘴里的毛巾,长长呼出一口气,咬牙道:“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这中条山的深山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炮一愣,看了火药一眼,火药叹了口气,说:“还是我来说吧,这里……正在进行一场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战争!”

“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想到了大杨村能听到的喊杀声,不禁问:“是鬼界的战争,阴兵和阴兵的对决吗?”

“没错,而且,阴兵还比较特殊!”

火药苦笑了一声:“是抗战时候在中条山里交战战死的日本兵和国军在交战,他们化成阴兵以后,仍然在对抗。每天午夜子时十二点,一出现就立马在这里厮杀上了!”

说到这里,火药顿了顿,缓缓道:“那些日本兵有着非常完整的生前意识,而且好像……有人在指挥它们,所以进攻的时候是进退有据,非常凶悍!而这里的国军,就残留着一点点的意识。我们四个人来到这里以后,曾经截留了一个国军的阴兵,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那个国军说话的时候都是片言只语,很僵硬,只是断断续续的和我们说--不能让日本兵过去,过去了他们要杀人,必须挡住,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感觉,然后说生是忠骨,死是忠魂,再之后推开我们就加入了战争。

总之,非常的奇怪!

为什么日本人要一定要冲过去?

为什么国军只留着最后一点点意识了也要抵挡他们?

这些都是疑问!

不过,看那些日本人的凶残架势,我们知道,那些日本阴兵如果越过龙首山的话,恐怕后面的老百姓会真的遭殃的,所以我们几个人干脆就在龙首山上狙杀日本阴兵了。”

难怪他们这么疲惫!

原来是参与到了鬼界的战争中!

这里的情况……好像更加复杂,更加诡异啊!

一座神葬,涉及到了人文始祖,还设计到了战死在中条山的日本兵和国军所化成的阴兵……

这里到底埋葬着怎样的秘密啊!!

就在我沉思之际,外面毫无征兆的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喊杀声。

大炮脸色一变:“又开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