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1章 青山忠骨/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说是大炮,这喊杀声我也熟悉--可不就是中条山夜夜都在回荡的那喊杀声么?

只不过,在这里听起来更加的清晰,也更加的震撼,仅此而已!

“准备战斗!”

火药一听到这激烈的喊杀声,整个人就跟磕了药似得,激动的当时就从地上蹦了起来,二话不说“咔咔”两下将子弹上膛,挥手招呼了大炮他们就要离开。

去干嘛?

不言而喻!

参战!!!

他们都是最纯粹的军人,生在了承平已久的年代,想跃马扬刀,可惜没有机会,现在也算是变相的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动作相当的迅速,从外面漫山遍野的鬼叫声爆发开始,到离开不足三五分钟的功夫。眨眼就都出去了。

“咱们怎么办?”

云中子看了青衣一眼:“要不也跟着出去瞧瞧?”

青衣没直接回答,而是问我:“小天,你身体怎么样?能出去不?”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身上虽然还有些疼,不过因为伤口都是在后背。而且伤口都不是特别大,不至于因为剧烈运动就崩裂伤口,也不影响行动。

我四下看了一眼,发现林青已经不声不响的醒了,正看着我。这个时候的她多多少少有些虚弱,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在这光线不是很强的碉堡里看着格外的抢眼,竟有一种我见犹怜的别样风情。

别说,认识林青也有一段时间了,我还真没见过她这样,一双眼睛跟黑宝石似得,格外的明亮,瞧得我都有些心酸,一条铁骨铮铮的女汉子。愣是因为救我被折腾成了一个娇羞柔弱的小女子,当下我连忙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跑过去把她扶起,这才问她:“感觉怎么样了?”

“死不了。”

林青摆了摆手,缓缓道:“该做什么你直接说吧,你都能动,我就不用说了。”

我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四周环视了一圈,发现大家的精神状态其实都不好,除了杨建业和陈煜以外,剩下的多多少少都有些疲惫,但我咬了咬牙还是说道:“时不我待!这中条山里的正主儿已经到了苏醒边缘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很有限,耽误不起了,而且我有预感,这地方的阴兵交战怕是有很大的内幕,关乎着整个中条山事件,如今既然咱们已经碰上了,不如今夜就出去看看。然后见机行事!”

没有曹家的人在中间当搅屎棍,现在我说话可比以前好使的多,一张嘴,虽然大家都挺疲惫的,但还是很快就统一了意见。

事情一定下来,就不多墨迹了,我收拾了背包,带了百辟刀,头一个从碉堡里面钻了出去。

山间的深夜是凄冷的,山林中弥漫着阴雾。白色的雾气在天空、地面上飘荡氤氲着,震天的喊杀声激荡!

我站在龙首山山顶环目四望,也是头一次看山下的情景,一切都一览无余,尽在眼中。

山下,山河壮阔!

我看见了流经中条山的黄河,就在龙首山的山脚下,黄河浅滩,那里形成了一片山间的平原,阴兵交战的地方就在那里了。

鬼界的战争。我以前也见过,在落马山我就见到过。

甚至可以说,落马山的鬼界战争是我一手主导的!

可是,无论是规模,还是惨烈的程度,落马山的鬼界战争和这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里……有数万阴兵在交战!

没错,就是数万阴兵,而且这还是我保守估计出来的一个数字,我目光所及之处,铺天盖地的全是阴兵!

在黄河浅滩平原往北延伸。也就是往我们所在的龙首山这边延伸的地方,全都是国军的阴兵,穿的衣服颜色很杂,有川军的、中央军的、晋绥军的还有陕西西北军的……

毫无疑问,这全都是当年战死在中条山的国军将士!

他们衣衫褴褛。手里拿着的都是特别简陋的武器,那些武器就是他们生前的武器,早就已经锈迹斑驳了,但是还能大概看出那些武器的出处,中正式步枪都少。绝大多数都是汉阳造和老套筒,但凡是懂点军事的人都知道,汉阳造这种枪特别容易炸膛,在20世纪初的时候就已经被淘汰了,结果到了抗战时期竟然是抗战军队的主要装备!这还不算。甚至,我还看到有阴兵拿着燧发枪!!

那已经是最原始的枪械了,放一枪就得往枪管里捅黑火药,是17世纪的东西,当年满清刚刚建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的一种枪,没想到到了20世纪的时候还在国军里面装备着!

而在中条山一直往南的绵延起伏的群山中,全都是日本人的阴兵了……

数量真的是太庞大了!

二战年间,死在这里的日军应该至少都在三万人左右,伪军就更不用说了,显然,这些当年祸害完华夏的东西,如今又全部化成阴兵,再次侵害中条山!

我看到,在黄河浅滩平原的以南的地方,伪军所化阴兵在前,日军阴兵在后,犹如开闸的洪水一样朝着我们这边的国军阴兵汹涌而来。

无论是日军还是伪军,在1936年之前其实都已经在东北那边完成了换装,手里拿着的都是三八大盖,而且他们的枪常常会用牛油擦拭。所以保养的非常好,即便战死以后在中条山里沉埋了这么多年,仍旧生锈的不厉害,和国军阴兵手里的那些废铁不可同日而语。

没办法,人家有钱。吃饭有肉,所以牛油舍得用来擦枪,但是国军一个个全都是饿着肚皮在打仗,有了牛油哪里还舍得擦枪,全都下饭吃了!!

双方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生前装备差距大,死后差距还大!

在绵延二三十里的黄河浅滩平原上,就是双方厮杀的主战场,我看见那些日本和伪军的阴兵一下子就能砸断国军阴兵手里的武器,直接挑杀国军阴兵。打的相当的惨烈,国军阴兵手里的武器因为生前没有好好保养,死后生锈的太厉害,简直成了破铜废铁,实在无法证明和日伪军阴兵的武器硬刚,而且真的就是大炮说的,日伪军好像有人在指挥一样,进攻很有节奏,也很犀利,唯一的目的就是--撕裂防线!而国军这边非常混乱,就是不要命的往上扑,全靠着残留的最后一点点的意识在行动,在本能的药挡住那些日伪军阴兵,可能它们甚至都不知道,如今的时代已经变了,在他们身后的也不是当年支援他们抗战的那批老百姓了,战争已经结束七八十年了,这一切他们都不知道,或许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能让日伪军过去,否则生灵涂炭。

这。就像是变成了他们的本能一样!

说到底,国军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士气!

没错,士气特别特别高!

几乎是胸膛在顶着人家沉埋七八十年后仍旧明光闪闪的刺刀在抵抗,是在以命换命。

看着这一切,我视线有些模糊。眼里酸涩的厉害,透过这里的缩影,我仿佛看到了七八十年前的那场全民族的惨烈战争。

当年……我们就是用这种法子打赢的吧?

任何电视剧、电影,都无法完整的还原这种惨烈和震撼,但是我却从这场鬼界的战争中看到了。

也许。到了我们这一个时代,一切都已经变味了,人们再一次唱着国歌的时候,心里是麻木的,甚至有些非主流还觉得国歌什么的都out了,我想,除非把那帮傻逼送到炮火连天的战场,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明白那句唱词里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深沉和哀伤--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大炮他们这个时候已经在山巅上开始朝着下面的日军射击了,枪击声接连不绝,反正下面铺天盖地的都是日伪阴兵,用特殊事件调查组生产出来的子弹,随便放一枪都能干掉一个阴兵。

这才是战争……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将心底深沉的哀伤掩埋,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于我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观测山河地埋,找到神葬的真正位置,然后端掉里面隐患,彻彻底底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或许这场鬼界的战争才会停下。

那些忠烈生前已经流了足够的血了,死后应该安心长眠在这巍巍青山之中,不需要继续战斗了。

否则,就是后人无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