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3章 一代人的悲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啊!

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我是急怒攻心,狠狠在自己的脑门子上扇了一巴掌。

入山之前,青衣就跟我说过云中子的儿子的事情,那可不就是当年西北军的一员么,根据番号来看,很有可能他的儿子当初就是跳崖的八百壮士之一!!!

不用说,现在这里几乎聚集了所有抗战时期战死的军人,他儿子说不好还真在下面!!

我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茬儿,下面阴兵交战,竟然望远镜交到了云中子的手里!

“怎么办?”

大炮看了我一眼,有些郁闷的说道:“这老头子现在疯疯癫癫的。就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我看了眼已经跌跌撞撞走到半山腰的云中子,陷入了沉默。

现在的云中子,哪里还有个天师的样子!

就他这状态下去,非得出事儿不可。下面阴兵交战,兵荒马乱的,他浑浑噩噩的去了,就算是个天师也得栽个大跟头。搞不好得丢了命呀!

不光大炮在盯着我看,青衣他们也在看我。

我知道,他们在等我抉择。

略一犹豫,我心里就有了选择了,扭头问大炮:“大炮,你们的弹药还足不足?”

“足个屁!”

一说起弹药,就跟戳到了大炮的伤口似得,这货当时就跳脚了,咬牙道:“这些弹药全都是我们背进来的,你觉得能带多少?我当初可是负重一百五十公斤进来的,可还是不够,在这里战斗了这么几天,现在基本上已经没多少弹药了,我还有一千多发子弹……”

说到这里,大炮有点捶胸顿足的叹息道:“后勤补给跟不上啊,要是有足够的子弹,老子能让这些日伪阴兵全都魂飞魄散!”

在这鸟地方还有什么后勤补给?

我懒得搭理他,看向了火药他们。

“三个弹夹。”

火药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连今夜也撑不过了。”

猴子和闷油瓶那边也差不多,基本上都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了。

“够了!”

我仔细算了一下,然后看着大炮他们:“反正子弹也就够今晚用的,有没有心情跟老子玩一发爽的?”

“爽的?”

大炮瞅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山下的阴兵一眼,似乎知道我要干嘛了。嘿嘿笑了起来:“行啊!要不在这地方迟早他妈的得饿死,趁现在还有力气,不如去拼一个!”

“那么,打?”

青衣问了我一句。

“虽然我不太爽这老头子,但是,毕竟是和我一起来的,他可以不仁,我不能不义。”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反正咱们必须得冲到那片谷地。虽然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没办法了,拼吧!”

直线距离三到四公里,下去以后可就不是这个数了,在这么长的距离上,全都是日伪军阴兵,这简直就是一条死亡线,能不能闯过去我心里没谱。

不过赌命的行当我也不是头一次做了。人嘛,尽人力,知天命,谁不是这么活着的?真定死了我葛天中得死在中条山。我约莫是逃不过去!

哐!

百辟刀出鞘,刀锋上跃动着淡蓝色的弧光,寒光湛湛!

我从衣服上撕扯下一条布,死死把刀子绑在了手上,沉声喝道:“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横竖得一遭,早来早超生!”

说完,我没管他们,自己率先撵着云中子朝山下冲去,因为过度的亢奋,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轻轻颤抖着。以至于我甚至都已经忘却了后背的疼痛,一口气顺着龙首山陡峭的山坡就冲了下去!

山下,喊杀震天!

那些国军的阴兵真的是只剩下最后的残缺意识了,根本没察觉到一个大活人已经无声无息之间来到了他们身边,也没有和我起什么冲突。

不过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混迹在阴兵冲锋的狂潮中,一步步跟着云中子贴了上去。

这个时候,云中子似乎在混乱中找到了他的儿子,整个人一下子情绪激动了起来,脚步也骤然加快,一转眼就消失在了我视线里,倒是弄了我个手忙脚乱,连忙就在他后面追,不过这老头子找儿子的时候跑的那叫一个快,我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有点追不上,卯足了劲儿的跟着。差点没给我跑断气才好不容易重新找到了云中子,这时,我发现自己也已经到了阴兵交战的最前线!!

这里,国军和日伪军的阴兵正在交战。刀光剑影、凄厉的鬼叫声不绝于耳,场面极其震撼。

甚至没给我做出进一步的动作,就有两个日军阴兵朝我扑了上来,脸色煞白。他们还正在狞笑,笑起来的时候脸皮子看着明显有些僵硬,在加上一双猩红的眼睛,那模样实在是不敢恭维!

“去你妈的!”

我被云中子搞得原本就有些心神意乱。现在俩小阴兵也来找我的麻烦,当时我就炸窝了,浑身杀气爆涌,百辟刀刀锋上顷刻之间喷涌出长达一米的实质化杀气,直接挥刀就朝着那两个阴兵斩去!

好歹我也如今也是准天师级,两个阴兵还挡不住我,一刀劈出,直接两颗大好头颅就冲天而起。两个阴兵直接魂飞魄散。

解决了这俩日本兵,我才终于腾出手来了,连忙朝云中子那边看去,这才注意到他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开始纠缠一个衣衫褴褛的国军阴兵。那阴兵虽然已经是死人,脸色惨白,但仍旧能看到其面部轮廓颇为清秀,想来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个俊俏后生。只不过看样子似乎是没有残留多少灵智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日本兵,挺着一把上了刺刀,锈迹斑驳的汉阳造步枪就朝鬼子兵往过扑。

而云中子则死死的拽着。就差抱住人家了,明明是一代天师,屹立在阴阳两界巅峰的存在,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一个劲儿的喃喃自语着:“冲子,跟爹回家,跟爹回家,什么国家,什么民族,咱都不管了,行不?”

这个“年轻”的阴兵,想必就是冲子了吧?

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看到这一幕有所触动,虽然我不太喜欢云中子这个人,很不喜欢,但抛开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这一刻他只是一个可怜的父亲而已,让人同情。

这是那个时代留下的伤痕,也是一代人的悲剧。

那冲子是个阴兵,一个就剩下最后残留的一丝灵智的阴兵,云中子哪里能抱得住啊?几乎是被冲子拖着往前走!

这时候,他们已经冲进了日本兵的阵营里了,我一看这云中子浑浑噩噩的光顾着拖冲子了,都不管四周是个什么情况,心里当时就暗叫糟糕,提刀砍翻两个阴兵后,就准备过去给他们保驾护航。可我实在是跟他们有点距离,鞭长莫及,在我往过冲的功夫就已经发生了惊变!

两个日本兵一左一右,就在云中子纠缠着冲子的功夫,上来就直接用刺刀把冲了捅了个对穿,冲子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凝滞了,紧接着化成了一股黑烟消散,不用说,直接魂飞魄散!

这里是阴兵交战的最前线,容不得那么多的感情!

云中子这才终于回过了魂儿,然后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彻底暴走了,一身道门灵气沸腾,直接炸飞了身边的其他日本兵。

他已经失控了,就跟疯了似得冲进了乱兵的狂潮中。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扭头看了眼刚刚追上来的大炮等人,当时就吼道:“开火,杀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