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4章 十里血战/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云中子可算是把我们所有人都拖下水了,至此,我所有的观望心态全都没了,唯有引刀一战!

没办法,阴兵太多了,俗话说的好,好汉架不住人多,这天师也架不住阴兵多啊。冲子被日本兵戳的魂飞魄散以后,云中子整个人都失去理智了,只管进攻,连身后都不管了,空门大开,就这么冲到了日本兵的包围里面,早晚得出事儿!

我不喜欢他这个人,很不喜欢!

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因为我不是曹家的人,一切以顾全大局为重,只要他云中子还是我的队友,那我就不会放弃他!

命令一下达,大炮他们当时就火力全开,一时间激烈的枪击声甚至都压制了黄河浅滩平原上的喊杀声,大炮他们几乎是一股脑儿的把剩下的子弹全都倾泻在了那些日本兵头上,围着云中子的阴兵眨眼的功夫全都被镌刻着道门业火符的子弹射的魂飞魄散,当真就跟收割麦子的一样,成片成片的往下倒,转眼功夫就不知道干掉了多少!

可惜。大炮他们的弹药实在是太少了,这样的火力压制无法持久,也就四五分钟的功夫就偃旗息鼓了,日本兵又一次围了上来。

“干!!”

我大吼一声,提着百辟刀就朝着云中子的方向追了上去,距离不远,只有二十来米,两三个呼吸就到,然后我抬刀就砍翻朝我扑上来的几个阴兵,也不管他云中子情绪怎么样了,作为队长现在我也没心情照顾他的情绪,冲到他身边后,一句好话都没有,一把拽住了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然后对着他就咆哮道:“你他妈到底要干嘛!!”

这个时候的云中子,头发凌乱,眼神涣散,看样子他儿子的事情真的刺激的他不清,精神都有点受创了,我拉住他以后也不反抗,就是老泪横流,一个劲儿的长叹:“生无可恋,生无可恋……”

我去你妈的吧……

你是真想做第一个被阴兵戳死的天师啊?

你想做,我们他妈的不想做,别在这连累我们啊!!

我当时就怒了。不想再和他废话了,左手扯着他的衣领,右手抡起百辟刀就用刀柄狂砸了他脑袋一下子,当时就给他开了瓢了,不过总算是让这疯疯癫癫的老头子消停了--他这状态,别说参战了,拖后腿还差不多,真不如昏迷过去!

“大炮,扛上这老头子!”

我长长呼了口气,一把抹掉云中子溅在我脸上的血。一点都不后悔自己的作为,现在我是这支小队的队长,把所有人都带出去,活着带出去!!然后,解决掉这里的事情,这是我的责任,为此,我会不择手段。

“好嘞!”

大炮倒是没什么怨言,我一安排,立马上来把老头子扛在了肩膀。

我倒提着百辟刀环目四顾。乱阵之中,百鬼长嘶,我们这边的几个人都已经和那些阴兵交上手了,林青、陈煜、青衣、闷油瓶他们几个人站成了一个圆形,我和大炮护持在了最中间。和正在竭力抵抗那些日本兵!

“冲出去!”

我一抬手指向了那片谷地所在的方向,一马当先,提着百辟刀在最前面开路,刀锋上喷吐着长达一米的实质化杀气,所过之处,阴兵纷纷在惨叫中化为飞灰,一身阴气全都被我吸收。

杀气,在于久战!

我是愈战愈狂,带着我们这帮人迎着日本兵冲锋的狂潮在逆冲,完全可以这么说--我们是在挑战这漫山遍野的鬼子兵!

不过好在这些鬼子兵的主要目标是那些国军,不,或者应该说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国军身后的龙首山,所以我们倒是没有遭遇到围攻。

这是很惊奇的一幕--十几个大活人穿梭在鬼兵的狂潮里,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对鬼兵充满诱惑力的血肉香味,可竟然没有一个鬼兵对这些“香喷喷”的血肉感兴趣的。在它们的眼睛里只有横亘在前面的龙首山!!

好吧,不得不承认,我们被这些鬼子兵无视了,向着这些鬼子兵发起进攻以后,只要是面对面朝我们冲过来的鬼子兵。全都被我们一刀刀砍翻在地,可就是这样,四周的鬼子兵仍旧没有过来围攻我们!

他们……确实是接到了命令!

能看得出来,他们现在只对龙首山感兴趣,令行禁止,那个背后控制他们的存在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去干什么。

这样对我们几个来说倒是好事,怕就怕我们冲进来被鬼子兵围攻,现在可好,我最起码是没有这样的忧虑了。我们只需放倒和我们面对面冲过来的阴兵就可以了。

这一路,我们披荆斩棘,完全是踩踏这鬼子兵的冤魂在前行,血战十里,最后好不容易才冲进了那片谷地!

这个时候。谷地里的盘踞的所有鬼子兵几乎都已经冲出去了,谷地边缘的密林里黑黢黢的,到处都是十分粗壮的大树,地面上飘荡着一层薄薄的白色阴雾,树林里到处都是齐腰的灌木丛,安静的让人心里发虚,只有“呼呼”的阴风在呼啸,就跟刀子似得,擦的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生疼。

不仅如此,林子里面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臊味道,那股味道挺特别的,就像是风干的粪便味道一样。

“我去,这林子里啥味了?”

大炮显然也闻到了这股味道,嘀咕了一句,随手把云中子丢在了地上。甩了甩胳膊有些不满的说道:“这老头子看着干巴巴的没几两肉,咋的背在人身上这么沉,都压得老子肩膀麻了!”

不是那老头子沉,是你早就体能过度透支了吧?

我心里轻笑了一声,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一口气从龙首山下冲到了这里,血战十里地,都是我在开路,虽然杀气越来越旺盛,但是体能却难受的厉害。背上更是黏糊糊的,我估摸着伤口怕是又开始渗血了,这个时候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一样,基本上都有点提不起来了,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了些说话的欲望了,指了指云中子,说道:“安全了,把他弄醒来吧!咱总不能一直背着他走,现在谁也没那个能耐了!”

“昂!”

大炮怕是早就巴不得了,相当的粗暴。上去“啪啪”就是俩大嘴巴子,愣是直接给云中子扇醒了。

云中子这回受的打击是真不小,醒来以后一言不发,靠在一棵大树底下,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他的眼神已经不再涣散了,想来也已经恢复正常了。

他不说,我们也不说,主要是这种事情没法儿安慰,丧子之痛。搁谁身上谁难受,外人说再多也没啥用,那种痛苦根本就是在心脏上捅了一刀啊,伤口血淋淋的,谁都救不了他,只能靠它自个儿!

一时间,我们几个倒是全都沉默了下来,坐在这片林子里默默恢复着体能,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在树林里回荡。

要说现在谁状态最好,恐怕只有杨建业了,他是阴人,不知疲倦,跟着我们一口气跑了十里地,仍旧不见累的,这时候我们在休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进入这片树林以后就开始到处走动了,这瞧瞧,那看看,一张脸耷拉的就跟谁欠了他五百万似得,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索性我们就不管了,各自休息各自的。

“不对劲!”

没成想,我们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杨建业却率先开口了,沉声道:“咱们得赶紧离开这,越快越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