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9章 甲骨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不提还好,一提,我发现大炮和闷油瓶他们全都垂下了头。

登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我心头。

他们是官家人没错,但,更是我的兄弟啊!

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当初在解决和珅墓的时候,一起忍饥挨饿,将后背交给对方、彼此依存着才能活下去。

这种情谊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所以,当初青衣出卖了我的时候,我才会一整夜一整夜的难以入眠。

对我来说,火药和猴子也是这样的关系,毕竟,我们并肩战斗过。

或许,于我而言,就我这性格。永远也做不到理智的就像是一台精密计算的仪器一样,最起码,当事情涉及到我所在乎的人的时候,我永远无法淡然处之,这一刻也是一样。我的情绪几乎是不可抑制的激动了起来,上去一把抓住大炮的肩膀就摇晃了起来:“告诉我,他们到底去哪儿了?”

大炮沉默不语,即便是被我摇晃的时候触及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就是不肯说话。

“不用问了,他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成全了身为军人的荣誉。”

最后,闷油瓶开口了,有些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难得的这个时候话多了起来,叹了口气跟我说道:“小天哥,你是个聪明人,难道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吗?在我们跳下来的时候,为了掩护我们。他们留下来抵抗疯熊的围攻,然后……

好了,小天哥,具体的我也不说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是我辈军人的宿命和荣耀,我知道你们这行有能耐去另外一个世界要人,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那么做,火药和猴子也不希望你那么做,各行都有各行的规矩。战死沙场是我们的宿命,阴阳两界相安也是平衡的基准所在,各安天命吧!

这些年,特殊事件调查组为了处理这些事情死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我们也可以做到去阴间要人,毕竟我们也有天师,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为了什么,你应该明白!

特殊世界调查组也有这样的规矩--不得因为个人的感情就去挽回战死的战友,他们为了阴阳平衡而战死,不能因为他们的战死就再去破坏规矩!

规矩。是得每一个人来维护的!”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闷油瓶说的话我的认同感不多,但偏偏他占尽了一个“理”字,我还真没法子反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好些了,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经过了最初的激动以后,现在一平静下来。我也渐渐转换过了思想--是啊,猴子和火药他们一直都为了维护规矩而努力,如果我为了救他们去坏规矩,想必猴子和火炮也不会高兴的吧?甚至,干脆不会接受?

人,有时候因为理念的分歧,才是真正让人难受的。

我独自坐在岸边沉默了很久很久。

若问我这段时间内在想什么,其实我什么都没想,脑海里是一片空白,只是想自己安静一会儿。仅此而已。

这一沉默,沉默了多久,我亦是不知道,对于周边的情况也是充耳不闻,直到后来青衣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的时候。我才终于惊醒。

“这是他们选择的宿命,也是他们的意志,我想你不应该用自己的理念去为别人做出决定,现在的你,和我犯了同样的错误!”

青衣看着我。眼睛很深邃,笑着拍了拍我肩膀,笑道:“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了,这边有点发现,你过来看看!”

其实,我也知道,刚才是我有点意气用事了,对于一些有原则的人来说,有时候。他们宁可死,原则也不愿意被改变!

青衣是这样,火药和猴子他们也是这样。

或许,我也是属于这样的人。

自己待了一会儿,我的心情也好些了,青衣说有了发现来找我,我猜八成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当时我就点了点头,从河岸边站起了身!

我这才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片足足有五六百个平方的四方空间。跟个巨大的房间差不多,人工开凿的痕迹非常明显,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座大墓的墓室,云中子、林青他们现在正在墓室南边站着,拿着手电筒在照那面墙,也不知道在寻找什么,因为相距甚远,我也看不清那面墙上到底有什么。

不过这地方像个墓室这一条,倒是让我有些疑惑。

难不成,我们从那个意外塌方的豁口进来以后。直接进入了神葬穴场的墓室?

我心里头还是有些犯嘀咕的,不过既然是墓室,为什么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呢?

琢磨了半天,琢磨不出个所以。索性我就跟着青衣朝南边走了过去,等凑近的时候,我才终于看清那南边的墙上有什么了--原来,这面墙上刻画着一些简单的线条,非常的生硬简洁,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生硬的线条其实拼接有一定的规律!

我盯着瞅了半天,然后才终于确定--这应该是一些文字!

准确的说,不出意外,应该是咱们国家最早,也是最最最原始的文字!!

只要不是个历史文盲,想必应该就知道,咱们国家最早的文字是甲骨文,要说甲骨文源于什么时期,这个可就难说了。世人都认为甲骨文出现在商代,其实那都是屁话,甲骨文只不过是在商代才形成具体规模的,但要说出现的年代,远在商代之前!

甚至,甲骨文很有可能在原始部族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真正的出现时期,说不得就是三皇五帝时期!!

而我现在看到的这些甲骨文,就是最原始的那种甲骨文,应该是咱们国家最早出现的文字。

“哎,葛家小子,能破译这些东西不?”

我看的正出神呢,云中子忽然用胳膊肘戳了戳我,在一边问我:“你们老葛家可都是学贯古今的高手,据说每一个老葛家的传人。都能完爆现在的什么历史学家之类的,你倒是说说,能不能破译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些东西肯定记录这什么相当重要的事情。”

我也知道肯定记载着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这是最早的甲骨文啊,那个时候的甲骨文还没有形成体系,是现在全世界最难破译的文字了,到目前为止,全部破译出来的甲骨文也就两千来字儿,这玩意你以为是说破译就破译的啊?

我真恨不得回头一巴掌给云中子呼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的那种!

真是盛名累死人啊!!

说的就跟破译不了这东西。我们老葛家就是浪得虚名了似得,别的我不敢说,就这篇文字,把全世界的所有甲骨文专家凑到一起,都未必能全部破解出来!!

这种文字的雏形是最难搞得了。因为有时候它一个字符,可能就是要讲述一句话,或者是一个故事,神才能完整破译!!

不过,现在也不是和这种文盲较真儿的时候,我沉默了一下,才咬牙道:“我可以试试,但需要一段时间!”

这个云中子他们当然没意见了,当时就全都撤到了一边,然后我才开始专心研究起了这篇文字,其实主要是我也好奇这篇文字到底代表了什么!

这篇文字不长,一共只有一百多个甲骨文,但我却足足折腾了四个小时的时间,然后……我才终于弄明白了个大概。

当下,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沉声道:“真他妈的复杂啊,咱们现在真的在一座墓里,这座墓,足足涉及到了两位人文始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