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2章 帝国的盲肠炎/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是对文玩稍有了解的人应该就知道,琥珀蜜蜡这种东西,它并不是什么质地坚硬的东西,只不过密封性好,里面如果封住个小虫子什么的话,能让这个小虫子变成一个活标本,存在几千万年都没事,不过要说到硬度、熔点,这琥珀蜜蜡还真不行,烧红的铁丝就能扎进去,松香味立马就出来了,跟塑料差不多。

就这一层蜜蜡隔层,还真挡不住我的脚步,铁锤每一次落在凿子上,立马就得蹦出一大块蜜蜡。大炮跟在我后面忙不迭的拾捡,一转眼背包都快满了,光是那一背包的琥珀蜜蜡,我估计也能值个百八十万了,出去了换成钱给猴子和火药的家人送过去。那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最起码一家人不会因为壮年劳动力的消失而受什么难处了。和大炮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对他们的家庭情况都有了解,都不是什么富二代,富二代也不可能跑到部队里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都是寒门子弟,家境不太好,他们眼下说没就没了,我这个做兄弟的不帮一把子的话,估计一家老小都得遭殃!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墓里摸出点什么拿出去卖了,比弄琥珀蜜蜡来钱快,还省力,毕竟这可是一座距今约五千年的先古墓啊,随随便便出来的物件儿那就是国宝,那个时期的骨器比青铜器都要牛逼,属于神器那伙儿的,随随便便出一样,拿到外面就是天价,没八位数甭想入手!

如果能搞那么一件儿,那火药和猴子的家人这辈子的富贵就有了,我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可惜,这念头我也就是想一想,没敢和大炮提。

别忘了,大炮是特殊事件调查组的,是官家人,能容得下我在这里开棺摸金?

这些琥珀蜜蜡虽然金贵,但说到底也不是什么珍宝,拿出去换钱大炮念着我是为过世的兄弟出力这一茬能接受,也可以帮我,可我要是动国宝……

我估计他立马就得学古人和割袍断义,然后清理门户!

这层蜜蜡隔层不薄,上下厚度有半米来回,不过敲打不费劲,我约莫用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在蜜蜡隔层上打开了一个直径在一米左右的盗洞,下面黑黢黢的,没有什么格外难闻的气味,拿手电筒照下去也看不清个具体的情况,就能看见下面的墓室约莫是三四米高,地面上散落着一些残留的建筑碎片,没有看到棺材什么的。

我取了个火折子丢进了墓室里,火折子落地以后没有熄灭,说明下面的墓室里空气的流通整体还是不错的,可以进去。

三四米的高度。就以我现在的身手来说,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拽着登山绳下去了。当下我把铁锤和凿子随手丢到一边,然后右手撑着盗洞旁边的地面,整个人直接纵身从盗洞里跳了下去,坠落的时候,强烈的失重感将我包裹,耳畔都隐隐有风声在呼啸,不过这一切都是短暂的,转瞬即过,很快我就落地了。冲击力不小,震得我双脚一麻,我也不敢用自己刚刚愈合的脚关节来承受这种冲击力,要不再来个二次崴伤,而且还是在这危机重重的先古墓里面。那我热闹可就大了去了,所以,在落地瞬间,我顺势向前一扑,然后就地一滚。化解了冲击了,这才站起!

啪!

我撑起了从云中子那里拿来的强光手电,一点明亮当时就照亮了墓室,待看清这里的情况后,我整个人懵逼了。

倒不是说这里有什么危险。而是……这间墓室的装饰格局,倒像是一个--办公室!

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作战指挥室!

这间墓室很宽敞,大概有个三四百平米上下,在墓室的最西南,有一扇上了锁的石门,不知通往何方,奇怪的地方就是石门上上的锁了,那是一把状如游鱼的铁锁。生锈的已经特别厉害了,不过仍旧能看的出来,工艺不错!

五千年前的墓里,竟然出现了铁器?而且还是一把结构精巧的锁?

这难道不奇怪吗?

五千年前,那是石器时代,也就是人类刚刚学会使用工具,正在使用石头打磨出来的工具的时代!

在之后,是青铜器时代,一直延续到了汉代的时候,咱们国家的先民才终于使用上了铁器。可是汉代的时候所制造的锁,根本达不到那个石门上的锁的精巧程度!

以我这双眼睛的眼力来看,那个锁,至少都是清代以后才出现的了!

五千年前的先古墓里出现了清代以后才有的铁索,这难道不奇怪?

更加奇怪的还在后面!

这个墓室里竟然有一条长度十几米上下的长桌,两侧整齐的摆放着桌椅,明显是近代才使用的会议桌,会议桌正对的方向,就是一张巨大的华北地图。

除此之外,还有沙盘、办公桌椅、床!

更加离谱的是,竟然还有一个电台,在朝东的位置,还挂着一面巨大的日本国旗!!!

这里的一切陈设都在告诉我,这间墓室,在七八十年前。是一间日本人的作战会议室!!!

蜜蜡密封的墓室里,怎么会变成日本人的作战会议室?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小天哥!”

我发呆的功夫,大炮就已经在上面大呼小叫了:“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丫该不会是嗝屁了吧?怎么的半天都不吱声?”

我现在仍旧没有从震撼和疑惑中回过神来呢,也就没和大炮计较他嘴里没好话的事儿,站在原地沉凝了良久,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有些艰难的说了两个字:“安!全!”

上面登时发出了一系列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一会儿,剩下的人就全跳下来了。

如我所料。他们下来以后表情也比我好不到哪,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这,这这这……”

云中子呢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没搭理他们,已经自顾自过去开始在电台附近翻找了起来。希望这里能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然后弄明白七八十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说,最后我还真有了一些线索,在那台办公桌的抽屉里,我竟然找到了一个日记本。已经发黄了,好在这间墓室有蜜蜡密封,而且中条山地下水也不是很丰富,没有地下水倒灌进墓室里的现象,所以墓室比较干燥。这本日记本也保存的不错,只可惜上面全都是日文。

我虽然通读各种古文字,真要是靠这个维生,那也绝对当得起专家两个字,但是对现代的语言却是云里雾里吃不透。英语都从来没及格过,更别说日语了,所以看到上面是日文,我也有些懵逼。

我知道,这本日记里一定有很重要的内容。于是就扭头问其他人:“你们谁懂日语?过来帮我翻译翻译这个!”

青衣和云中子肯定不行,大炮俩眼睛瞪得跟只王八似得,溜圆,我估计就算是日文认识他,他也不可能认识日文,还不如我,周敬更不用说,我唯一指望的是林青,没成想林青竟然摇了摇头,表示她不知道。

眼瞅着众人都不认识。我都有点绝望了,正准备放弃,没成想这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闷油瓶竟然开口了:“我来试试吧!”

“你懂!?”

我有些不敢置信,在我印象里,闷油瓶的形象一直和青衣差不多,属于那种跟古人差不多的人,他能懂日语,真出乎我的预料!

“我是一个杀手,职业要求我必须懂他国语言。”

闷油瓶说了一句,劈手从我手里拿过了那本日记,打开看了一眼,当时就挑起了眉毛。

“咋样?”

大炮凑上去问:“能瞧明白不?”

闷油瓶长长呼出一口气,就说了一句话:“帝国的盲肠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