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7章 先祖/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动作快而果决,跟在我后面的林青他们几个人动作也不慢,毕竟和我久经配合了,我一动手,他们立马就知道该干嘛了,直接撑开了手电筒,有的干脆丢出了火折子,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的,整个墓室就已经被照射的透亮!

然后,我终于看清了墓室里的情况。

这是一件空间约莫在三百多个平米上下的墓室。工艺和一些秦汉之后产生的大墓是没法相比的,毕竟这座古墓是在五千年前建造的,文明程度和秦汉之后的社会不是一个级别。

不过光从工艺来说的话,这座古墓的工艺绝对代表着新旧石器时代的巅峰,四周已经有了支撑结构,墙面上全都刷着树脂,顶部结构和我们下来的时候见到的那种树脂夹层一模一样,承重结构全都是双人合抱粗细的树干,树干的四周已经刷上了一层树脂。

这些工艺虽然简单,但问题是它出现在五千年前。这就非常惊人了--说明我们的老祖宗在新旧石器时代就已经懂得密封保存抗氧化的道理,明白树脂的密封性特别好,只要是用这东西封住物件儿,就可以延缓物件儿的腐朽速度,比如四周那些充当柱子承重的树干,用树脂密封以后,在古墓里经过了五千年岁月的考验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碳化迹象,犹如刚刚伐倒的树木一样,密封技术堪称鬼斧神工,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些承重的树干没有腐朽,所以才能支撑着这座先古墓五千年不塌吧!

如今,在古墓特殊的环境里,那些用来封顶、刮墙、刷地、密封承重树的树脂几乎已经全部成为了化石,放眼望去,整座墓室完全都是由琥珀蜜蜡构成的。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琥珀,没有丝毫乳白色化的蜜蜡,透光度极好,火折子跃动的火光和手电筒散发出的强光照进去以后,整座墓室都是熠熠生辉的,尤其是火折子落到琥珀地面上以后,甚至灼烧出了一阵阵浓郁的松香味,在整个墓室里弥漫,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走进了阴森可怖、凶机重重的古墓里,反而像是进入了《旧约》里说的所罗门王的宝库里一样,珠光宝气,流光溢彩!

在墓室的最中间,有一座巨大的棺椁,看上去似乎还是阴窨木做成的,属于双层棺椁,里外两层,在夏商周,乃至春秋战国时期,这可是属于最高土葬规格了。一直以来我以为这样的土葬仪式是从夏朝开始的,没想到在新旧石器时代就已经出现了。

阴窨木双层棺椁,贵不可言啊!

如今,这座巨大的棺椁就停放在墓室里,安安静静的。

这一切,都是我在冲进墓室的时候注意到的,不过很快,我的注意力就全部都集中在了棺椁旁边的一具简陋的薄皮棺材上了,那具薄皮棺材就是最简单的白皮棺材,就是那种连漆面都没有。直接木板钉出来的,没什么技术含量,而且木板特别的薄,遇水渗水,遇土腐朽。遇火立马完蛋,民间只有一些穷人才会用这种棺材,当然,一无所有的人连这种棺材也用不上,死了基本草席子一卷挖个坑埋了完事。

这口薄皮棺材似乎在这间墓室里放置的有些年头了,木板看上去都糟粕了,仿佛随便碰一碰就能立马散架一样,腐朽成这样,恐怕至少都放在这里七八十个年头了,这还是这间墓室封闭效果比较好的原因,要是放在了寻常的墓室里,恐怕现在这口棺材已经彻底烂掉了。

在棺材里,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雄伟的男子。

上半身为人,肌肤呈现出的是一种健康的古铜色,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是恰到好处,不显得臃肿,充满了弹性,这男子的面部也是棱角分明的,剑眉斜插入鬓,说不出的粗犷英武,一头黑发洒落在棺材里面,下半身则是一条足足有两米长的蛇尾,堆叠在棺材的窄头出,鳞片是黑色的,散发着一种冷冽的金属光泽。

男子就静静的躺在棺材里面。犹如陷入了沉睡了一样,只不过在他的眉心位置,却陡然插入一根极其粗大的脊椎骨,都快有人的手臂粗细了,明明已经钉穿了他的额头,但却不见颅骨有丝毫的崩裂,在那根脊椎骨的末端,一根红线捆绑在脊椎骨的关节之间,红线的另一头,直接延伸到了那具阴窨棺椁里。

看到这男子后,我浑身都不可抑制的颤抖,不用说,这就是我们的祖先伏羲大帝了!

不过,在激动的同时,我更多的是愤怒。

贺茂横一,这王八蛋真的辱我祖先!!

鸠占鹊巢,直接占据了伏羲大帝的阴窨棺椁不说,还将伏羲大帝随随便便的放在了一具薄皮棺材里,辱及尸身!

如果……

如果伏羲大帝不是被十龙天脉压制的话,哪里会有他贺茂横一的机会!!

反正,看到这一切以后,我是眼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自己的民族、国家就是最粗壮的一条根,无国度、无民族的人。只是这个世界的弃儿,走到哪里都不会受到欢迎。

民族兴盛,做为其中的一员,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尊敬,不是你有多牛逼,而是你的国家、你的民族给你撑起了脊梁骨,最起码不用走到哪里都被其他国家防备着,当成不法分子盘查!

民族受辱,辱的是每一个国人!

祖先遭到了鼠辈的暗算践踏,就是侮辱我这个后人。我想,每一个血气方刚,心里还知道忠义礼孝仁勇几个子怎么写的人就都不会视若无睹。

怒火,在胸腔中熊熊燃烧。

我紧紧握着百辟刀,浑身杀气爆涌,脚步片刻不停,直接朝着那具阴窨棺椁冲杀了过去。

桀桀桀桀……

一阵阴森森的笑容毫无征兆的从那具棺椁里飘荡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哐当”一声巨响,然后那具棺椁的棺材盖子竟然直接崩飞了,而且准确无误的就朝着我砸了过来。棺材里面冲起浓郁的阴雾,我清晰的看见,是那些阴雾将棺材盖子崩飞的,直接将棺盖朝我这里弹射了过来,分明是棺材里面的贺茂横一控制着阴气用棺材盖子来砸我!

“给我开!”

我大吼一声。一往无前,从始至终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一直在向前,在那巨大、沉重的棺盖就要砸到我身上的时候,我才猛然一拧腰,借助着腰部的力量狠狠挥出百辟刀,只听得“喀拉”一声,直接将那朝我砸来的棺盖劈成了两半。

说实话,这棺盖颇为沉重,再加上弹射力量,冲过来的时候还真就跟碾压似得,一刀将之劈开的同时,我也是浑身一震,纵是双手握刀,仍旧感觉虎口一麻。然后就有一股子滚烫的热流划过我的双手,我知道,自己的虎口肯定被崩裂了。

可我不肯停下,死死咬着牙齿,握刀。握刀,再握刀!

前进,前进,再前进!

和贺茂横一完全不需要废话什么,直接上手。不是我死,就是我斩下他的头颅,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

我的速度不慢,片刻就已经冲到了距离那具棺椁不足三米的地方,这时,我双脚猛然一跺,整个人腾空跃起,杀气更是炽烈到了一个极致,在我血红的视线范围内,我所有心神全都集中在了那具棺材上,我要借助坠落之势,极尽升华,爆出最强势的一击,一举劈开那具棺椁,看看里面装的那老王八羔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这众生恶灵到底是不是名不虚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