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5章 昆仑山里的怪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神?

说实话,我还真被格桑给逗乐了。

想不到藏民居然也信这个啊?

有关于山神的传说,基本上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流传,只要这个地方有山,那就一定有有关于山神的传说,在这些传说中,有关于对山神的传说也是不一而同,反正山神到底长什么样子,在各地的传说中都不一样!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

因为山民敬畏大山,但大山里出现一些他们理解不了的生物的时候。都会被他们统称为山神!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山神都不过是一些山里的小鬼而已,有一些八字弱的猎人进了大山以后一不小心看到了小鬼,甚为畏惧,所以就觉得那是山神。

最搞笑的一次,是在皖南山区那边,一个村民跑进大山里采蘑菇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状似人、一身黑毛的“怪物”,正在山里面咆哮,当时吓得“嗷嗷”的就往出跑,出了山以后说山里有野人,他看到了,结果听他说的人煞有介事的说那不是野人,是山神。这事儿还真就传开了,村民们惶惶不安。觉得自己和“山神”待在一块,离得那么近,很不安全,一来二去的,竟然有村民报警了!

警察都被这批村民整的没脾气了,后来局长说为了安定民心,否定这怪力乱神的说法,就去走一遭吧!

结果,警察就去了深山里了,还别说。真的找到了那个“山神”,其实压根儿就特么一狒狒,是当地一个富人从非洲那边搞回来的,原本是图个新鲜养着,后来这位富人信了佛了,就把狒狒放生到了深山里面,被村民们瞧见了,村民们也没见过狒狒啊,于是就说那是山神。

说白了吧,所谓的山神,其实就是一切山民理解不了东西,都被统称为山民!!

格桑看我乐,就急眼了,这姑娘汉语说的不好,一着急就捋不明白了话了,急的一个劲儿的捶打我,说让我别笑,那是真的。

别说,这藏族牧区的姑娘,可和咱们汉家的姑娘不一样。手上有劲儿啊。咱大汉族的姑娘打人,嗲滴滴的就跟按摩一样,那叫个舒坦,但这藏族的姑娘,那他妈可真是捶人啊,比东北老娘们都狠,两拳头下来我肩膀生疼,当下就不笑了,主要是笑不出来了,反而想哭……太特么的疼了!!!

格桑看我不笑了。这才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道:“真的是山神,牧区里前段时间来了三四十个穿着打扮和你们差不多,跟当兵的似得的人,一夜的功夫全都让山神吃了呢!你这汉家的汉子咋的这么不知道个轻重,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看到了估计你连觉都睡不着了,肚子里的细软东西全都没了,天灵盖也让人拧开了,脑髓全都让吸走了,还有脊梁骨,脊梁骨也被拆下来了,骨髓也让吸了!”

卧槽!

死的这么惨?

而且还是和我们几个的穿着打扮一样,全都是穿着迷彩作战服的人?

三四十个?

我和伊诗婷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不用说,那些死的非常惨,身上的细软全都被拆掉的人,应该就是天道盟的情报人员了。

倒不是说我们的打扮是天道盟特色,而是干我们这行的,都喜欢穿迷彩作战服。因为这东西隐蔽性好,还结实扛造,要是穿牛仔裤的话,进山不出三天就得刮破了,而且咱们现在的那些衣服也不是很适合打斗。以及做一些幅度过大的动作,比如那什么韩版的衣服,绷得那叫一个紧啊,大老爷们穿身上,蛋的形状都能给你绷得完整的呈现出来,穿那玩意下墓,碰到大粽子,跑都跑不了!!

那些死去的人,既然和我们穿的一样,那应该就是和我们同一行了。再加上人数和天道盟失踪的情报人员人数吻合,所以我们基本上一下子就能确定了。

当下,我就面色凝重的看了格桑一眼,沉声道:“仔细说说!”

大概是我面色过分凝重了吧,倒是把格桑这小姑娘给吓了一跳。然后看我面色凝重,倒是再不和我争执了,当下,原原本本和我说起了整个事情的始末。

约莫就是在天道盟的三四十个情报人员出事前的一周吧,也就是不老尸进入了那陵格勒峡谷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昆仑山下的牧民们就开始发现一些不对劲的事情了。

最开始发现问题的是次仁老爹的草场旁边一个草场里的羊倌发现的问题,那个羊倌有一次放牧走的比较远,去了那那棱格勒河的中游地带,那里已经是那陵格勒峡谷的谷口地区了,那个羊倌在河岸的浅滩上发现了密密麻麻的脚印!

很大的脚印!

羊倌一天到晚的在野外放羊,对于一些野兽是非常熟悉的,很确定那些脚印根本不是野兽的,倒像是人的,只不过……那些脚印足足有五六十码的鞋子大,人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脚啊?那羊倌想到了有关于死亡之谷的种种传说,当时就吓得屁颠屁颠的跑回去了。

恶魔谷,不再平静!!

昆仑山下的牧区里,牧民们惶惶不可终日,纷纷认为恶魔谷的恶魔要开始发难了,也有一些胆子大的不信邪,认为那个羊倌在骗人,自己骑马跑到那陵格勒峡谷谷口去探查去了,等他们看到那些大脚印的时候,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的,全都回去了,一时间,牧区里愈发的不平静了。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吧,牧区里开始隔三差五的丢失牛羊了,每天晚上半夜,忽然听到厩里的牛羊惨叫。然后等出去的时候,牛羊肯定少了,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偷走了牛羊。

直到,有一天一家牧民的总管晚上值班,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偷牛羊的时候,恐慌才开始蔓延了--因为,那个总管自己也在当夜失踪了,牧民们就听到他惨叫了一声,然后人就没了。

不过,有一个特点是--但凡是丢失了牛羊、人的地方,全都留下了一些黑色的毛发!

很长的黑毛!

这个时候,一直待在牧区的天道盟的情报人员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决定去那陵格勒峡谷谷口去一趟,他们去了,也全都回来了。不过格桑说他们回来的时候很慌乱,那天,已经是深夜了,格桑他们也就没多问。

就是那一夜,天道盟的情报人员集体被害!!!

这么一下子。牧区就更加炸窝了。

牧民们认为是魔鬼要屠戮他们,也有人说是山神不让他们在这里居住了。

牧民们开始纷纷迁徙。

次仁老爹胆子大,认为那是扯犊子,就没有迁徙。

结果,就在两天前吧,次仁老爹的大儿子和扎西一起去放牧的时候,直接出事了。

他们被屠杀了天道盟情报人员的东西袭击了,老爹的大儿子在袭击中被抓穿了胸膛,从马上坠落了下来,当时扎西怒不可遏。竟然去把那些东西活活打死了一只,可惜尸体被那些东西的同伴抢走了!

没错,袭击他们的东西是成群出没的!

后来,扎西把兄长带回了家里,那个时候,次仁老爹的大儿子已经快死了。

扎西傻,除了“嘿嘿嘿”不会说话,也说不清袭击他们的到底是啥玩意。

但是次仁老爹的大儿子会啊!

他的大儿子在死之前就说了三个字:“山神,走!”

很明显,次仁老爹的大儿子说的是,山神袭击了他们!

次仁老爹悲恸,十分自责,没办法之下,这才带着自己的家人离开了草场。

他们,是最后一家离开的。

现在的昆仑山下,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无人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