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6章 蒙尘的圣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昆仑山下的问题,好像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恶劣一些。

听完格桑说的,我们几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袭击村民的是什么东西呢?

野兽?

不像!

根据格桑的描述,那些东西留有很大的脚印,应该是直立行走的一些怪物,脚印的尺寸已经达到人类鞋子尺码的50多码,看样子下盘十分稳健,爆发力应该是极强的,而且,速度特别快,从进入圈养的牲口的厩里袭击牛羊,到牧民发现,整个过程应该不足一分钟,结果就在这一分钟里,他们就能杀死牛羊,并且背着牛羊直接离开,速度和力量应该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背着羊跑,这个还能理解,一头羊也就几十斤重,就算是一些力量较大的壮年男子都能做到,别的不说,我认识的人里,大炮就能做到背着一只羊狂奔如履平地。但是。牧民们丢失的牲口里还有牛马,一样是遭到了袭击以后牛马也不例外,直接被扛走,这就有点吓人了,几百斤的东西,能扛着跑?还跑的特别快?

这东西的力量……怕是远远超过了人!

一身黑毛,喜欢攻击牛羊,有时候还攻击人!

这在最开始的时候。倒是让我想到了黑凶,也就是一些没什么道行的大粽子,可是后来格桑的说法又让我放弃了这种看法。

因为这种东西是有智慧的,而且成群出没,不出意外,应该是群居生物。

显然,黑凶不可能是群居生物。

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我们几个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解。

“难道是……一些山野精怪?”

忽然,玄尘有些迟疑的说道:“昆仑山环境特殊,会孕育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一些动物因为居住在灵地宝穴,集体成精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以前在祁连山就曾经见到过这样的情况,在一些低矮灌木丛地带,一窝猴子集体成精,体型大变。异常残暴,生食活人,当地牧民苦不堪言,便是我当初也废了不小的力气才将那一窝猴子斩草除根!”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动物集体成精?听起来倒是骇人听闻,但,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性!

“乌云遮盖了太阳,雄鹰再无法翱翔,整个圣山草原已经陷入了沉寂和死亡中。”

这个时候,格桑竟然哭了起来,呜呜咽咽的,颤声说道:“这一次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

怪,只怪你们时运不济吧!

我心里叹了口气,问格桑接下来他们打算怎么办?

格桑说,他们打算从这里一直想西,最后进入阿里无人区,他们有一个亲戚在那里,说阿里无人区今年草场还不错,现在一路往那边走,到了以后还来得及准备过冬的草料,先熬过这个冬天再说吧。

阿里无人区……

我轻轻倒吸了一口气,我们这里到阿里无人区,要沿着新藏线继续朝着西藏的方向进发,后面的路会更加艰难的。尤其是走死人沟那块,他们能不能淌过去真的两说,那地方气候太恶劣了,没准早上是暴雪,到了晚上就是黑风暴,光是天气就是吃人的野兽,眨眼就能将人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光是一个死人沟就蔓延三百多公里,平均海拔3500千米,最高海拔6500多千米,可以想象那是什么情况么?呼吸都困难,别看现在是七八月,照样积雪终年不化,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可以参考方向的东西。进去了十有八九迷路,从古至今那个路段死的人已经不计其数了,要嘛叫死人沟呢?当年解放初期,民国有一个骑兵师逃到了那地方,睡了一晚上一个骑兵师变成一个骑兵连了,一夜之间,有被活埋的,也有被冻死的,一晚上天气变了七八回,人可不就活不下去么!

而且,格桑他们走到新藏线的终点都仍然不算解脱,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好几个无人区,然后他们才能抵达阿里!

这条路,就是一条死亡之路。

我没走过,但我来之前分析过这里的地貌,说句不好听。等格桑他们走到阿里,恐怕人和牲口也死的差不多了。

“要不,你们暂时先别去阿里了。”

犹豫了一下,出于好意我和格桑说道:“实不相瞒,在你们的牧区死去的那三四十个人,全都是我们的人,我们这一次过来,就是为了解决这边的事情的。如果你们信得过我们的话,不妨先在这地方等一等我们,如果我们能解决那里的问题的话,你们就回去,如果解决不了,那你们再去阿里,反正用不了多场时间,不耽误你们收割秋草,你看怎么样?要不然这一路高山大漠,太过艰难!”

“解决问题?”

一直都沉默的次仁老爹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篝火下的他老脸上闪烁着惊讶,吧嗒吧嗒的抽旱烟,我原本还以为他要说出几句崇拜或者是感激的话呢,结果憋了半天,幽幽给我来了一句:“我那如雄鹰一样的儿子扎西都有些对付不了山神,凭你身上那二两肉,还不够山神塞牙缝的呢,汉家小子,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没必要去送了性命!”

嘎!

当时张金牙这瘪三就扯着公鸭嗓子大笑了起来。

不光他笑,我们这边的人更是肆无忌惮的笑,就跟我吃瘪对他们有好处似得。

这些人笑还不算,就连次仁老爹那位犹如雄鹰一样的傻儿子扎西都在一旁“嘿嘿嘿”。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心提醒次仁老爹一下。结果却被狠狠鄙视了一顿,郁闷到了极点。

不过,我总不能跟个傲慢的老头子一般见识吧?

犹豫了一下,我就跟次仁老爹说道:“反正我建议已经给你,你怎么选择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们觉得你们赶着这么多的牛羊能迁徙到阿里地区的话,那您尽管去,我只是出于善意提醒一下罢了!”

说完。我就起身带着林青陈煜他们朝我们帐篷走了过去,青衣他们也纷纷离席,主要是赶了一天路,都有些倦了,休息一下明早还得赶路。

这一夜,是我第一次在藏区荒原上钻帐篷里睡觉,头枕大地,偶尔在帐篷里撑开手电。还能看见无尽的天穹,景色很美。但是这觉,却不是很好睡。

原因?

简单!

因为我他妈钻帐篷里听了一晚上狼嚎!!

我能感觉得到,就在我们的营地附近,至少至少都有几十头狼在徘徊、窥伺,在这种环境里睡觉,真的是睡不踏实,我翻来覆去的折腾到了约莫将近十二点的时候才终于合上了眼。结果半夜三四点就被一阵激烈的枪声惊动了,钻出帐篷一看,竟然是狼群在入深夜后发起了攻击。

这是我头一次见识青藏高原上的狼群,真的很庞大,几十头狼齐头并进,一起掠杀羊群,场面很骇人,扎西带着几个牧民正用双管猎枪在疯狂射击。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见识到了扎西的剽悍。这狼啊,有铜头铁骨豆腐腰的说法,也就是说它们的脑袋非常坚硬,就算是用石头砸都一下子砸不死,结果扎西那拳头,一拳过去就能毙掉一只狼,直接就能砸个脑浆崩裂,凶悍的狼在他手里就跟小猫小狗一样,逮住在地上摔打一下就挂了,看的我们几个都眼直了,就连云贵蛊王最后都忍不住惊叹--真猛士!

原本我们还犹豫要不要上去帮把手,结果有扎西在,不到五分钟狼群就退走了,整个过程很短,但是也很惨烈。次仁老爹这边有一个牧民被咬上了,羊也被叼走了十来只,不过被干掉的狼也不少,少说有二十来只,最后被扎西堆在一起剥狼皮筒子。

次仁老爹和我们说,这些狼其实已经跟了他们一路了,从昆仑山跟到了这里,终于饿的受不了了,开始进攻了,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不是什么大问题,让我们安心回帐篷里睡觉。

经过了这一次,我们对青藏高原的险恶环境又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认识,心说我们这一次的敌人好像又多了一些。总之,这一夜是含着心事睡着的,第二天一觉起来。已经是七点多了。

结果,等我们出了帐篷的时候,才发现次仁老爹带着他三四十个家人全来,就连羊倌都来了,全都站在我们的帐篷外面。

我一瞧次仁老爹他们的身上还沾着露水,心说这是在外面站了一夜,也有点纳闷了,于是就问:“老爹……你们这是?”

“汉家小伙子。老爹是来给你道歉来了。”

次仁老爹跟我说:“昨晚上那些狼的袭击虽然在我的预料之中,但也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今年西藏所有地方都狼灾频繁,我们这才走出百多里地,就有了损失了,你说的对,真要是硬着头皮走下去,恐怕我们都到不了阿里了。”

我挑了挑眉:“所以……”

“我决定相信你们,我真的不想再损失一个家人了。”

次仁老爹的面色很凝重,然后把扎西推到了我们面前,说道:“我准备让扎西和你们一起去,该面对的东西总该面对的,扎西有经验,也对付过山神,有他和你们一起去,能帮上不少忙!”

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们需要扎西这么个当地的向导,而且这人力量奇大,体能充沛,是个好帮手,于是我们就同意了下来。

然后,我们一行人受了老爹的款待,喝了酥油茶,带了一些牦牛肉干。补充了一些口粮就上路了。

不过这回我们没有开车,因为次仁老爹说了,到了昆仑山山口,再去那棱格勒河下游的话,我们这车子可就不好使了,不如骑马方便,所以我们干脆将车子留在了次仁老爹这里,老爹把家里最好的马全都提供给了我们,一人两匹,一匹坨器材和食物,一匹人骑,这样还能保证进了山里的机动性,遇到什么事情跑路也方便,总比开车去强,要不然一到昆仑山口,车子基本完蛋。徒步跋涉太辛苦了。

从这里到昆仑山的那棱格勒河下游已经很近了,百多公里,我们清晨骑马出发,一路快马在平原狂奔,然后大概在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才抵达了昆仑山下的平原,跑的那叫个蛋疼菊紧,我头一回骑马跑这么远,大腿都磨破皮了。张金牙那瘪三更惨,都路走夹着蛋,说卡的他肚子疼……

不过,我们倒是确实被这平原上的景象镇住了!

这里真的已经荒败了,明明草地肥美,但是千里无人,只有一些牧民离开时候残留下来的东西,看起来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吱吱!”

这时候。蛊王白无敌那边忽然发出了几声虫鸣,来的很突兀,听的也清晰,我这才注意到,在白无敌的领口位置盘着一只跟蝉差不多的虫子,只不过通体金色,就是那只怪异的虫子在鸣叫。

一听这虫子的鸣叫,白无敌当时就扬了扬眉。轻声道:“这里有很多死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