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8章 河边的脚印/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这个情报人员至死都特别想告诉我们的信息了。

可惜,光是这一个英文单词,我真的无法联想到太多!

这时候,青衣他们也注意到我动了尸体了,纷纷过来看到了“Snow”这个单词了,一个个目光沉凝,似在思索,帐篷里头安安静静的,几乎是落针可闻,就连呼吸声都没有。

其实,不呼吸。倒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我们在这地方都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本能的屏蔽了自己的呼吸。

这里死了太多人了,尸体发烂,臭气熏天,晦气的很,这地方的气体活人能不吸入就尽量不吸入,对身体没什么好处,我估计这些尸体这么堆着,虽然死去不久,但因为腐烂的严重,尸体里都快憋出毒,时间再久点,出了瘟疫都是轻的,所以刚才我才不用自己裸露的皮肤去触碰那具女尸。

这些尸体,不太干净。

最后,是白无敌率将目光挪开了我脚底下的女尸,将注意力投放到了帐篷里的其他地方,似乎是想不通,干脆不想了,想找找其他的线索。

白无常一动,我们也开始翻找了起来,可惜,除了那具女尸手底下压着一个死前蘸血抠出来的单词外,再没什么值得考究的线索了。

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我们几个人也就不在这里继续折腾了,直接离开了这顶晦气冲天的帐篷。

外面,平原上凉风习习,千里牧草肥沃,与帐篷里的惨烈景象形成的鲜明的对比,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出来以后,我大口的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其实我憋气不算久,顶多几分钟,缺氧不厉害,完全犯不上的。

约莫,我是在用这种方式宣泄笼罩着自己的压抑吧!

我默默想着。

里面的景象真的太惨了,那些情报人员完全是被虐杀的,吃脑浆、吸骨髓、摘心肝……

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凶残,就算是野兽活吃人也没达到这种地步吧?野兽吃人,粽子吸血,恶鬼啃肉,甚至是人吃人,我全都见过,那些场面虽然触目惊心,但死者在被啃食之前,全都是被先结果了性命的!

而这个,从那些死者的死相上来看,根本就是承受完了整个过程才死的!

我注意到,那些死者里。绝大多数都是仰面朝上的,也就是说,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应该是被按在地上,扯开背部的皮层,然后取走了脊梁骨,人没了脊梁骨,也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算是彻彻底底变成一团烂泥了,然后,他们才被转过了身子,打开了天灵盖!

事实上。人的生命力是非常完全的,拆掉脊梁骨,摘下天灵盖,这根本不足以让一个人当场死亡,也就是说,受害者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天灵盖被摘下来。脑浆被吃掉,看着被开膛剖腹,心肝肺被取走的!!

这到底有多痛苦?

我想,对比于这样的痛苦而言,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有些时候,死了是真比活着舒坦啊,我想,那些情报人员死的时候一定是这么想的。

“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玄尘子负手而立,望着天空中盘旋着,等尸体彻底腐烂下来吃肉的秃鹫,轻声道:“集思广益。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很强悍!”

林青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那些东西非常强悍,天道盟的情报人员虽然是战斗力不强,但搏杀之术都训练了一些,至少平日里对付两三个壮年汉子不在话下,结果……全都是被直接压制!!不,准确的说他们应该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像是落入了老虎爪下的兔子一样!!我在一具尸体上发现了抓痕,他的脚踝被那东西握住过,结果整个脚踝粉碎性骨折,呈不规则扭曲。人的脚踝骨头可是非常硬的,波及的时候,都是用脚踝来撞击对方,杀伤力极强,是人体可以横练成的武器的部位之一,每个武人都重点锤炼,结果……却被一把捏碎了!!这……难道不可怕吗?我估计,那些东西力量,怕是赶得上一些猛兽的了,可以虎、熊角力!”

“而且速度极快。”

伊诗婷叹息着在一旁补充道:“从现场来看,当时那些情报人员应该正在开会,也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陵格勒峡谷一趟到底发现了什么,回来以后就召开紧急会议,结果。还不等向组织报告,后脚那些东西就追上来了,足以证明它们耐力很强,速度很快!毕竟,咱们的情报人员不可能是徒步去的,哪怕是骑马。那也是一个小时二十多公里的速度啊,结果那么快就被追上了……”

“那么……关于那个雪……”

玄尘扭头看了我们一眼,有些迟疑的说道:“有关于这个你们有没有什么联想?”

一下子,我们全沉默了。

就一个字,价值有限,无法做出推测。

至少。我做不出任何推测。

“好了,时间不早了,处理了这些尸体,咱们该上路了。”

这时候,白无敌忽然开口打断了玄尘,看了看时间。道:“距离天黑还有四个小时,咱们今晚必须进入那陵格勒峡谷,今天晚上咱们在那陵格勒峡谷驻扎,这里……不太安全!鉴于有这些东西在旁边窥伺,咱们以后白天赶路,晚上休息。轮流放哨。”

对于这个,我们当然没意见了。

这里四面平原,没有丝毫遮拦,却是不太适合扎营,否则一旦遇到袭击的话,那可真是前面狼烟四起。屁股后面也是长枪戳菊,蛋疼到极点了!还不如心一横,直接进山!

主意一定,我们就不在这里逗留了,观察了那些情报人员的死相以后,基本确定那些袭击人的东西很难惹,力量奇大,速度还快,简直就是杀手,到了晚上,视线不好,不驻扎下来的话,特别容易遭殃。

眼下距离天黑也就三四个小时的功夫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当下,我们一把火把那些情报人员葬身的帐篷烧了,事急从权,没工夫埋葬他们了,只能一把火烧掉,总不能留下他们的尸体在这里被秃鹫啃吧?

处理了这里的现场,我们一行人就踏上了前往那陵格勒峡谷的路,一路朝西,穿过了这片草原以后,巍峨的昆仑山脉就跃入眼帘,远山犹如伫立在大地上的禁卫军一样,一座连着一座,海拔极高,用望远镜看,山下葱葱郁郁,山顶白雪皑皑,那等壮阔的风景,没见过无法想象。

壮阔,等于荒无人烟,等于……环境恶劣!

进山的路很艰难,那陵格勒峡谷距离我们其实不远,十几里山地,可我们足足走了两三个小时,到最后就连次仁老爹送给我们的马都有点体力难以为继了,我们所处的海拔高度也在一点点的攀升,高原反应时刻威胁着我们,这一次我们为了减轻负重,氧气瓶一人就带了一颗。现在我们只能祈祷环境不要在与我们为敌了,要不然,我们将陷入困境。

就在,我们几个人筋疲力尽的时候,才终于见到了那棱格勒河!

这个时候,山势一下子平缓了许多,我们几个人也是精神一震,知道自己距离目的地很近了,纷纷猛踢马肚子,撵着累的嘴角已经有了白沫的马加速前进,沿着那棱格勒河向前冲刺了约莫十多里地,才终于抵达了那陵格勒峡谷谷口。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们终于见到那些牧民所说的大脚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