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0章 失踪的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眼神一凝,下意识的朝着河对岸的小树林看了一眼。

那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只有谷间的寒风吹过的时候,树叶发出“沙沙”的轻响。

好安静啊……

安静的……有点诡异了!

看来,有情况啊!

扎西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一草一木,一山一壑,皆在他的记忆里。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我相信他就算是傻,肯定也练了一身不俗的本事,要不然怎么可能成为次仁老爹手底下最拿得出手的勇士?

作为一户牧民家里的总管,绝对是得有些能耐的,须知,一户牧民能不能在牧区立足,全得看自己的总管够不够硬朗!

牧民淳朴,牧民热情,牧民好客……

是的,没错,牧民确实有这一系列的优点,但是,人们却忽略了一点--牧民,绝不善良!!!

撇开那些被做成旅游景区的伪牧民不说,和真正的牧民接触过的人都会深深体会到这一点。

牧民崇拜的是狼图腾,牧民遵循的是狼性法则,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的士兵就是牧民,他们回到牧区是牧羊人、牧马人,但是到了战场,到了别的国家的土地上,他们就是屠夫,就是掠夺者,他们就像是狼,掠夺一切的可以掠夺的东西,杀死一切威胁到自己的人,抢走一切他们看上的女人,古往今来,这一点从来不变!

因为这是他们的生存法则,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狼性,是埋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是这片山水险恶、环境残酷的大地赋予他们的天性,在这里,善良,等于死亡。

所以,没人会选择善良。

维持着世代相传的游牧生活的藏区牧民也是这样的,如果你的家里的总管不够狠,拳头不够硬,那么很好,明天别人的牛羊就会跑到你的草场上。

扎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他,傻,这没错,就知道“嘿嘿嘿”。但,绝不代表他不是个战士!!

一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中傲然不败的战士,他的战斗嗅觉是非常强烈的!

如今,他露出了这样的神情,那么肯定是什么东西靠近了我们。

错杀一千,不放一个吧!

我心里做出了决定,抬手轻轻拍了拍扎西的胳膊,让他稍安勿躁,然后我才缓缓退了一步,深深做了几个深呼吸。气沉腹中,猛然就是一声大吼:“敌袭!!”

话落,长刀出鞘!

不是我的刀,是扎西的刀!

哐!

一声轻吟,扎西腰间马刀直接出鞘。刀身上闪烁着冷冽的寒光,在一刹那甚至有些刺眼,然后扎西整个人就跟一发炮弹一样,轰然从地上弹起,冲过水深不过及膝的那棱格勒河,直接扑杀进了对面的草丛。

我也握紧了刀,不过没有扑杀出去,飞快后退,直接退到了我们的帐篷前。

不是我怕死,也不是我卖队友。而是眼下有了突发情况,最要紧的就是给睡梦中的队友提供反应时间,扎西去制敌,我,会像钉子一样死死钉在帐篷前,无论遇到什么,死战不退,我不死,谁也别想冲进帐篷!

这是属于我和扎西的默契吧。

结果,就在扎西冲进树林里没一会,那陵格勒河对面的小树林里就忽然爆出了一声尖叫。

啊!!!!

是一道女人的尖叫!

有人?

我当时就傻逼了一下?

一直在暗中窥视我们的,不是那些怪物,竟然是个人?!

妈的,这死亡之谷里怎么会有人!!

我当时就蛋疼了,不等做出下一步反应,对面的小树林里就爆出了“铿铿”几声金属颤音,应该是扎西和窥视我们的人交手了,不过也就两下,对面树丛里就爆出了一声惨叫。

尼玛……扎西不是把那人给做了吧?

这傻子还真有可能!!

牧民们对付敌人可从来不会手软的,钻进羊圈里的狼会被他们剥狼皮筒子。侵占了草场的人会被他们割掉脑袋,在他们的人生词典里,从来没有留情二字。

我有点急眼了,想过去瞧瞧情况,但又不知道窥视我们的人有没有同伙。会不会袭击我们,只能守在帐篷前。

此时,树林里响起了扎西的招牌式笑声--“嘿嘿嘿”!

然后,他高举着一个女人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确实是举着出来的……

一个大活人在他手里就跟玩具似得举着!

那个女人还在挣扎,因为光线黑。而且距离远,我看不清那女人的样子,只能听到对方在黑暗中“啊啊”的尖叫着,然后用一口生硬的汉语骂道:“放下我,你这个该死的猪猡。不!!你就是个一身羊膻味的恶棍!!你快放下我,你那双肮脏的臭手不配碰我高贵的身体,你要是敢伤害我,我发誓你会付出最沉重的代价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骂,都无法撼动扎西,更无法从扎西那双铁手下逃出来。

“嘿嘿嘿……”

从始至终,扎西都在傻笑。

然后……

扎西做了一件打死我都没想到的事情,他那两条和我大腿粗细差不多的胳膊一振。竟然直接把那女人凌空抛了起来,然后在那女人的尖叫声中,陡然抬腿,对着人家的屁股就是一记大力抽射……

“不要……”

我下意识的大吼了一声,可惜晚了,扎西的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人家的屁股上,当时我就闭上了眼睛,心里无力的呻吟了一声--oh,no……

扎西啊扎西,咱的绅士风度呢?你他妈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啊……

你以后可咋娶媳妇……

反正,无论无如何为扎西的未来担忧,他终究还是干出了这么一个草蛋事情--把一妹子当足球踢了。

嗯,还是香蕉球……

上帝才知道这傻子这一脚使了多大力气,我就听那可怜的妹子发出一声凄厉的就跟杀猪似得惨叫声,然后直接朝着河岸这边飞了过来,更是落在了我的脚下,砸到地上瞬间,落地的力量甚至让这妹子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又落下……

我看的眼角都在抽搐了,这得多疼啊?

结果这妹子也坚挺,都被人当成足球来了个完美的香蕉球,直接一脚抽射二三十米,居然愣是没死,当时就要从地上爬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我哪里能让她站起来啊?在确定她不是敌人之前,我根本不可能给她任何转圜余地的,于是在她刚刚坐起来的就是,抬腿就是一记膝撞砸在了她胸口,然后用膝盖直接将她压在了地上,百辟刀随之出鞘,直接抵在了她脖子上。

“哦,该死的黄皮猪!!!”

这娘们当时就叫了起来:“你竟然亵渎了我高贵的胸部!!”

我这才看清,这好像是个外国人,有一头如瀑的金发,只不过长啥样我就看不清了,也懒得看清。这娘们估计刚学会中文没多长时间,说话不会说大白话,都是书面语言,听起来绝逼雷人,不过我可不在乎她是不是什么国际友人,在这年地方,我自个儿的脑袋都朝不保夕了,何必对他人留情?当时我就冷笑道:“不想死的话别动,要不然老子不介意宰了你!”

这妹子这才消停了。

这功夫,青衣他们总算从帐篷里出来了。一看我制服了一个人,当时他们也是懵逼的,上来就问咋回事。

我这才想起,还没弄明白这娘们是谁呢!

当时我就逼问这娘们来历。

明晃晃的长刀顶在脖子上,可能也是我表现的有点凶神恶煞,总之,这娘们有点怕了,终于老实交代了。

结果,轮到我们集体懵逼了--这妹子,就是前不久蛋疼来西藏考察的那批富二代里的一员,就是那个始终没找到尸体的人!

好像……她还带着西方那边的皇家血统,当时失踪差点没闹个天翻地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