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8章 血染的骏马,盛开的冰花/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个雪人首领真的是个大麻烦,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脾气暴躁的真够可以,它差点怼飞我,可我只砍了它一刀,结果,它还得理不饶人了!

海瑟薇骑马驮着我在前面跑,这东西跟条疯狗似得没完没了的在后面追,嘴里发出山呼海啸般的疯狂咆哮不说。还时不时的抓起一些东西猛砸我们,譬如……随手就将一些不甚粗壮的树木直接倒拔而起,然后就跟投矛似得将树木朝我们这边扔过来,好在海瑟薇的骑术非常精湛,没有掉头多看那头畜生,但是就跟后背上长了眼睛一样,每一次都能堪堪躲开,这要是换了我,恐怕早就已经落马了!

不过,被这么狂轰滥炸,确实是一件挺难受的事儿!

海瑟薇也是被惹急眼了,脚挑着马镫使劲儿的抽打着胯下马的肚子,我们两人共乘一骑,风驰电掣般的从密林所在的高地俯冲了下去。

这里很明显是一片长时间不见人迹的鸟地方,地上的雪层非常松软,应该有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了,我们的马一冲进来,立马倒霉了,马腿几乎有一多半全都陷在了雪里,速度自然是渐渐慢了下来。

好在。那个畜生追进这积雪里以后,行动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这才没有直接追上来!

从这片高地俯冲下去以后,一条羊肠小道就赫然在我们眼前了,海瑟薇打马穿过了这条羊肠小道,然后我们就进入了一片大峡谷。

这是一片冰封的沉寂山谷,千万年以来,人迹罕至,接连着的祁连山和昆仑山,两侧冰山峭立,再没有什么植物了,放眼望去,就是一片冰雪世界,除了雄山和皑皑白雪,再什么都没有了。

这里,就是我们的终点了--那陵格勒峡谷的尽头!

事实上,穿过了那条羊肠小道,我们基本上就已经走出了那陵格勒峡谷,算是进入了青海祁连山的地界儿!

这么说吧,那陵格勒峡谷的真正位置是在昆仑山和祁连山的夹缝之中,南有昆仑主脊直插云霄,北有祁连雪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寒风,我们这一路向北,走到祁连山下的时候,基本上就等于离开了那陵格勒峡谷。只不过因为我们眼前的这条冰封大峡谷和那棱格勒峡谷紧紧连着,所以更多的时候,这条峡谷也被认为是那棱格勒峡谷的延伸,就是那棱格勒峡谷的最深处!

这条冰封峡谷,在地图上没有名字,它是巍峨的祁连山脉的南方起点,但却有些不起眼,也很少会有探险家来这里,所以到现在,这条冰封峡谷的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官方名字。一般都被人笼统打上了那棱格勒峡谷的标签。不过长期生活在西藏的人却都知道,在藏民之中,这条冰封峡谷被藏民称之为是“阿尼安多”,这是一句藏语,阿尼在藏民的语言里有祖先的意思。也有雄伟、壮阔的意思,安多呢,在藏语里是山脚、末尾的意思!

综合起来,阿尼安多的意思就是--祖先的尾巴,雄伟的山脚。

藏民认为它是万山之祖的尾巴,同时也是一片极其雄伟壮观的峡谷!

这里,景色确实是壮观,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壮阔,因为近距离的站在这里。能很清晰的看到昆仑山主峰和祁连山雪脉的清晰轮廓,语言已经无法形容见到那等景色时的心潮澎湃!!

不过,气候未免恶劣的有些过分了。

风如刀,雪如剑,在整个峡谷中席卷肆虐。积雪在狂风的席卷下,将前路都遮挡了,可视度不足十米远,前方尽是雪雾!

我和海瑟薇两个人猝不及防的冲进来,当时就差点儿让狂风拍翻,狂风夹杂着雪花抽打在脸上的时候生疼,最主要的还是冷,这条峡谷至少比外面气温要低十几度,据我的估计,即便是七月。这里的气温怕是也在零下二十多度左右,我和海瑟薇两个人钻进来以后,当时就冻傻逼了,浑身哆嗦,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紧抱住了她。

“流氓!”

海瑟薇都这时候还不消停,咒骂了我一句,不过,后面的话她也没机会说出来,全都被冷风一股脑儿的给顶回肚子里去了!我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在马鞍上稍微向后挪了挪屁股,离她远了一些,扯紧了身上的棉大氅。

可还是冷。

尤其是我俩的距离分开以后,更冷了!

最后,我估摸着海瑟薇也有点受不了,她自己倒是在马上往后贴了帖。挨住了我,这才身子哆嗦的没那么厉害了。

这一切,与男女暧昧无关,皆是本能,在恶劣环境下的相互依存。

所以。我也没有排斥。

吼!!!

结果,就在这时候,我们的背后竟然又一次传来了那雪人首领首领的愤怒咆哮声,一下子惊得我俩差点没从马上蹦起来,冲进冰封峡谷以后。我们两个人的注意力全都被恶劣的环境搅散了,一时间光顾着拉衣服御寒了,竟把那畜生还在屁股后面撵着这一茬儿给忘了,没曾想那畜生还真是紧追不舍的追进来了!

海瑟薇当时就踢打着胯下的马往前跑,无奈的顶着寒风。这匹马是怎么跑都跑不快了,“唏律律”的一个劲儿的哀鸣着!

这功夫,后面那畜生又开始拿东西砸我们了,捡起冰封峡谷里面的冰块就丢,一块块冰块在我们身边落地爆开。冰碴子蹦起来都划破我的脸了,不过伤口却不流血,因为不等流血,血液就被风霜凝固冻结了,最险的一次那那东西丢出的冰块直接奔着我脑袋就过来了。要不是我扭头一刀劈碎了冰块,估计那一下子就能给我爆头,当场打我个脑浆迸裂!!

总而言之,后面那畜生彻底疯了,又吼又闹,给我俩搞得脑门子上都冒出冷汗了。

咔嚓!

毫无征兆的,一声清脆的爆裂声忽然在峡谷里响起。

这声爆裂声来的格外的清晰,刺破了风雪呼啸,掩盖了雪人怒吼,一下子碾压了一切。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这一声爆裂声!

“什么声音!”

我身子一下子崩了个笔直,瞪大眼睛嘀咕了一句。

海瑟薇没回答,但我能感觉得到,她的身体绷得很紧很紧,显然也很紧张。

我们两个几乎是竖起耳朵再听。

爆裂声再没有出现。

但是,峡谷里却回荡起了“轰隆隆”的响动,声音的来源……好像是在我们头顶!

“shit!雪崩!”

海瑟薇当时就惊叫一声:“这头该死的‘大猩猩’,在这人迹罕至的雪山大呼小叫,引来了雪崩!!!”

我虽然在海瑟薇的后面,但我仍然能看清,她侧脸的肌肉在抽搐,整个人更是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

她在害怕。

我又何尝不怕?

遇到雪崩,十有九死!!而且还是最惨烈的死法--活埋!

在窒息与寒冷中死去,身体被彻底冷冻,变成一具标本。冰封在雪山之中,数千年后假若有人恰好来到我们死亡的地方,可以直接瞻仰我们的遗容,然后把我们带出去像只猴子一样世界各地展览……

这种死法,谁不怕?

眼下怎么办?

我心思急转。

往回走?肯定不可能了。回去不说要和那畜生迎头对冲,而且关键的是没地方可以藏身!

那么……只能往前冲了!

但愿我们在被活埋的时候,能找到锁龙窟吧!

想及此处,我一发狠,咬了咬牙。扭头直接用百辟刀刺进了马的臀部,心里默默叹息着--对不起了马儿,只能牺牲你了,燃烧你的生命,努力的往前跑吧!

能跑多快跑多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