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1章 雪山古墓/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了这么一劫,我们几个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挂彩了,趁着休息的功夫,我们各自检查起了身上的伤。

我皮外伤不少,但都是跌打伤,主要的伤处,其实还是在内里,估摸着内脏里是有了一些淤血了,这种伤凭我们现在的手段肯定医不了,我只能吃两颗活血化瘀的草草了事,除此之外,比较让我蛋疼的就是自个儿身上的衣服了,当时密林里恶斗那些雪人的时候,我这身上基本上就让雪人的血水染透了,当时光顾着玩命,也没在意,现下闲下来了,我才发现自个儿的衣服早就被冻硬了,棉大氅硬邦邦的不说,里面穿的迷彩作战服也全都透了,有些地方甚至和皮肤粘在了一起,搞得我和在冰天雪地里裸奔没区别,冷透了,坐在这又黑又冷的山洞里一个劲儿的哆嗦。

我怀疑,再不处理下这问题,我自个儿迟早得冻死在山洞里面,所以趁着休息的时候就脱下了衣服,这其实是个挺痛苦的事情,我身上的一部分地方已经和衣服冻在一起,脱衣服的时候,被扯下大片大片的皮肤,疼的我在零下三十来度的冰洞里脑门子上冷汗涔涔。废了挺大劲儿才中算是扒下了衣服,然后用绷带在自己上半身裹了一层,这才又把衣服穿上,有了这一层绷带,好歹我的皮肤不用紧紧贴着湿透冻硬的衣服了,身体自个儿散发出来的热量能被保存下来,好受了不少。

我们这些人里头,伤势最沉的是胖子。一条胳膊报废了,说是在和雪人搏斗的时候,在打马从一个雪人的身边掠过去的时候,因为马力尽了,掠杀的不够迅猛,所以被一雪人拽住了胳膊。雪人力大,差点没给胖子从马上拽下去,而且非常凶悍。胖子回头在那雪人的脸上连着砍了好几刀人家都纹丝不动,最后胖子眼瞅着自己就要被其他雪人包围了,也懵逼了,一发狠,就狂踢马肚子,让战马冲锋,一下子把那雪人拖倒在地上,拖了十多米对方才终于撒手,这么一来,虽说他从包围圈里从了出去,但他这胳膊也报废了,真是的玩了一出壮士断腕。

林青给胖子检查了一下,说没大事,就是脱臼,当时在胖子的胳膊上东捏捏西捏捏,最后一把抓住脱臼的地方“喀吧”一拧,伴随着胖子“嗷呜”一声惨叫,这才给胖子的胳膊又接回去了。

别说,这一手玩的漂亮,胖子的手臂最起码能活动了,给胖子乐的就差没屁颠屁颠的了,不过林青也说了,这次完事,胖子回去得打了石膏好好在医院躺几天了,矫正是矫正了,但毕竟是临时应急的法子,损伤大了去了,后期保养得跟上,要不脱臼的地方回头得畸形。

我们原地休息了差不多俩小时左右吧,中间吃了一些东西,等体能稍微恢复了一些的时候,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起身探探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洞。

祁连山不是高寒带喀斯特地貌,基本没有岩溶现象,这边山势陡峭结实,很少会有天然形成的山洞。

我们现在所处的山洞,也不是天然形成的,人工开凿的痕迹非常明显,山洞两边的岩石非常平整,没有格外突出的棱角。以至于上面覆盖上了一层均匀的、约莫一尺厚的冰层,山洞顶部更是平坦,就跟我们现在打出来的吊顶一样,很显然做过承重结构,更加证明这山洞不是天然的了,天然山洞,大都为拱洞,洞顶和拱桥似得,有一种天然形成的弧度。

只不过,这条山洞到底是谁开掘出来的?开掘的目的是什么?

这,我们暂时就不清楚了。

不过这趟山洞倒是挺深的,朝着祁连山山腹蔓延,足足有四五百米长,越走越暖和,毕竟已经到了山腹里了,冰封峡谷里的寒风入不了这么深的地方。走到深处,山洞里覆盖的冰层基本已经融化了,散发着一股子发霉的气味,已经有了一些地底生物活动的迹象。

“哎,小天哥。”

走着走着,胖子忽然拿自己胳膊肘戳了戳我肋下,一边耸动自己的鼻子,一边跟我嘀咕道:“职业嗅觉告诉我。这里应该有一座古墓!这味儿……熟啊!隔着大老远,我就已经闻到鬼货上散发出的厚重历史气息了。”

这货怕是又想摸金了吧?

我撇了撇嘴,不过胖子的观点我倒是认可的,这条山洞越往里头走,散发出的气味我就闻着越熟悉。

有尘封的古墓的地方,基本上都有这种味道,不能说是臭味吧,但也绝对不算好闻,就跟抓了一把雨后的湿土扔进玻璃罐子里密封上十来天以后散发出的味道一样。毕竟,有古墓的地方,肯定是经过施工的,土壤翻新,再加上大兴土木,一些人类的器械进入,尘封,反反复复的折腾以后。经过时间的酝酿肯定得留下味道,据说卸岭一派找墓,主要就是闻这种味道,只不过人家那鼻子比我们好使,不沾烟酒,特殊训练过以后,隔着大老远就能嗅到,我们就不一样了。必须得走到通风不太好的地方才能闻出来,而且这里那股子味道真的是太浓了,我估摸着这条山洞怕是就是为了这座古墓开辟的。

不过,冰封峡谷这头属于死亡谷最深处了,谁会来这地方下葬啊?

我有些疑惑。

“这有啥奇怪的?”

胖子跟我说:“咱国家有多少皇帝?封建正统的、少数民族的、政变、夺权建立的、农民起义建立的、追封的……这一系列的算下来,来来回回得有一千多位了,有些的皇帝的名讳说出来,落在不是研究这行的人的耳朵里面。那他娘的还不如自家隔壁卖菜的阿婆的名号来的熟悉呢!可是能葬的下皇帝的龙脉有多少?掰着指头都能数明白!不算那些什么权臣贵人、皇室宗亲,这龙脉就是光埋皇帝都不够用的!但凡风水宝地,哪块不是被抢着的啊?有些蛋疼的,一个地方埋葬十几个皇帝,古墓有时候是一座压着一座,这都不是啥稀罕事儿。祁连山这地方风水多好啊,尤其是咱们现在所在的这条山谷,夹在昆仑山和祁连山中间,宝地啊!有人看上,那是纯属正常!我告诉你啊,这地方绝逼是个大墓,不信咱走着瞧!”

说完,胖子加快了脚步。

这家伙这辈子也就是做这个的命,一碰到大墓,就跟见了蜂蜜的黑熊瞎子似得,整个人的情调都上来了。一路走走停停,东摸摸,西看看,想确定古墓的具体位置。

一转眼的功夫,我们就到了这山洞的尽头。

这里,一堵石壁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胖子上去在那石壁上面敲打了敲打,当时就骂道:“草!什么狗逼玩意,墓门就在这儿,不过堵死了!”

堵死的墓门?

那就是全密封的古墓?

这种墓……

我脸色不太好看了起来,古墓的墓门一般有好几种,前面也说到过,大都是那种能打开的,因为古代的大墓大都是合葬,墓主人居中,他的妻子老婆孩子死了能跟进去和他一起沉睡。讲究个“团团圆圆”,这也是咱国家老百姓几千年来的传统老思想了,所以墓主人在睡进去以后大都会“留门儿”,就是给自己的老婆孩子留个以后进来的路,所以墓门有机关,能进去!

全密封的,就是压根不“留门”的那种,孤家寡人专用!!!

这种墓其实很少见。就算是大太监李莲英的墓都没有全密封,人家虽然是太监,裤裆里少了那点玩意,但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总行的吧?所以,李莲英死了以后,给他养在民间的几房媳妇儿都“留门儿”了,这种自己一睡进去,立马把墓门给彻底堵死的。真的挺少见的!!!

全密封的墓门,想进去只有一条--强行破坏!

没办法,这墓门和那些落地闸、或者是顶门石、或者是灌铁水封门的墓门不一样,这种墓门就是古墓建成以后,直接拿一个大石板直接把出口顶上,两侧填土,埋得基本上把石板全都封进土里才算数。

也就是说,别看我们面前的这石壁看起来只有几个平米,但是它的全貌可能是好几十平米,只不过其他地方被泥土封住了而已!

这种墓门,我们这行里喜欢将之称之为死门!

顺着石门把填土挖掉,然后进去?这个法子可以拿来对付这种死门,但不适用于我们几个,古代建造一个大墓动辄就是动工万人,上万人填的土,靠我们几个人就想挖开。累死都不成!!

所以,只能外力破坏了。

不过让我纠结的是,墓门全密封的古墓,里面一般空气都特别不好,十有八九非常凶险,结构不是沉沙墓就是用的崩土墓,基本全是和盗墓贼同归于尽的结构,无论是沉沙还是崩土,这样的结构,一进去不小心触发机关墓就会全塌掉,毁了墓,也把盗墓贼活埋!

你就寻思寻思吧,一个不给后人、亲人“留门”的,能是易于之辈?孤家寡人啊都是,自个儿一个待久了,这种人挺容易变态的。死了都不和家人团圆,大都是死时对这个世界有怨气的人,墓结构狠毒十分正常!!

而且因为是密封的,有时候墓打开了暂时都不能进去!

可没招,我们现在没地方走了,只能心一横进墓,看看能不能找着个去处了。

好在这石壁不算特别坚韧的,就是简单的青石。不过比较厚,胖子和我互相替换着上场,用凿子折腾了大半天,才终于打出了一条盗洞,跟狗洞子差不多大小,人爬进去都费劲。

盗洞一开,我就往里面丢了个火折子!

诡异的是,火折子在墓室里竟然没灭掉!

这意味着。里面空气流通的!!

什么情况?

我懵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墓,墓门密封,墓里空气好的就跟天然氧吧似得,反正比山洞里空气好,火折子进去燃烧的霹雳啪啦的!

搞不明白,也就不搞了,确定里面空气流通,我就放心了,心一横,头一个钻了进去!!

墓室里面有些杂乱,胡乱堆砌着一些东西,我看到大都是一些腐烂的衣服神的,心里基本确定墓主人是个女的了。

这应当是配室了。

只不过,在墓室里我发现了丝绸,工艺极好。貌似是唐丝!

那么,这是唐墓?

更诡异了,唐朝时,这边可不归咱们汉人管,这里却冒出了一座唐墓,不诡异么?

我发现配室的四周有壁画,我想,弄清楚了这些壁画,大概就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了,当下研究了起来。

这些壁画带着佛教色彩,破译起来有点难度,我足足对比研究了四五个小时,才终于对这座古墓有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座公主墓了。

一位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但是,贡献却不小的公主--金城公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